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93:难题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2993:难题

    丁长生按照约定的时间,去了居酒屋,这里依然是一副懒洋洋的环境,来这里消费的人都是为了体验这里的慢生活,总是这么慢慢吞吞,不急不躁的样子,现在的国人都在强调一个快字,难得慢下来,除非你到了这样的环境里。

    叶怡君坐在座位,慢慢的端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再放下,丁长生坐在她的对面,看着这一幕,等她完成了,才说道:“叶团长,我正在帮忙准备两会呢,实在是慢不下来,所以,有什么事还是直说吧,我得赶回去”。

    “我知道你忙,所以才叫你来放轻松一下,叶茹萍的事我谢谢你,但是你和车家河说的那些话,不会是真的吧,叶家的事还没完,你准备不管了?”叶怡君皱眉问道。

    丁长生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是我和他在书房里说的那些话吗?”

    “没错,我是想听一句真话,你也可以骗我,女人都是好骗的,像是车蕊儿,现在不是被你骗的团团转吗,我真是想不到,车蕊儿那么跋扈会栽在你的手里,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威胁,还是利诱,好像都不太有用吧?”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笑笑,没说话。

    “我想知道,也许我还可以帮你判断车蕊儿对你是不是真心的”。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你真想知道?”

    “当然,我很好,这几天一直都在想这件事,到底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车蕊儿居然肯低头,我想这间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答非所问道:“叶家的事,现在是暂时告一段落了,我说的是我能做的也到这里了,再让我做其他的事,实在是难为我,我现在这点权力,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人微言轻,搞掉叶家是北原既得利益集团的目标,我个人很难和这个利益集团抗衡,所以,我事先说明,能做到肯定去做,做不到也不会轻易承诺,这是我的底线”。

    “我明白,那你和车家河说的那些话,是在敷衍他,对吧,我不希望咱们俩之间成为敌人……”

    “但我们也不是朋友,对吧,一切都是利用的关系,可是好像现在你一直都是沾光的,我呢,只是被利用而已”。丁长生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对你我一直都是心存感激的,所以,你想要什么,我会告诉叶家,让他们为你准备,叶茹萍能回来,他们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应该的”。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看着叶怡君,说道:“我想要什么,叶团长应该很清楚,只是叶团长装糊涂罢了”。

    叶怡君闻言,自然知道丁长生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禁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而且脸的红晕也多了起来,好像是一阵潮红,丁长生本想再多说几句逗逗她呢,服务员来菜了。

    “来,喝一杯吧,我敬你”。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算了,我还有公事,不能喝酒,以茶代酒吧,等有时间了,找个没人的地方,和叶团长好好喝一杯,像现在这样,喝也不会喝的很尽兴,气氛不对”。

    叶怡君抬眼看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道:“你对其他的女人也是这么色吗?”

    “看眼的,才色,看不眼的,多看一眼都觉得累”。

    “那叶茹萍呢,你去了酒店不少次了,没点什么吗?”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没有,因为她给我出了个难题,这个难题我解不了”。

    “什么难题?”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看看周围,用手指头在茶水里沾了沾,然后在桌子写下了杀人两个字,叶怡君眉头紧蹙,很显然,她也没想到会是这两个字。

    “怎么会这样?”

    “是啊,是会这样,而且还不是一个人,我现在担心的是,在我没有答应她的情况下,她自己会不会自己动手,那麻烦了”。

    “杀谁?”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夹了一口菜说道:“不是一个人,不过这其包括你老公,还有周一兵,至于为什么,相信你也猜到了吧,他们对她做了什么事,她一定会报复”。

    “这些人渣都该死,但是她懂这些事吗,别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那样的话,目前来看很不值得了,叶家还得靠她撑下去呢”。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咀嚼了一个寿司,说道:“这可说不准,再说了,叶家的危机到现在也不能说已经过去,而且你老公现在已经不管袁氏地产的处理了”。

    “那怎么办?”叶怡君急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撇了撇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对叶家来说绝不是好事,你老公管这事,我们好歹还能知道一点他在干什么,可是这要是把处理的权力交出去,那我们真的成了睁眼瞎,一切都要推倒从来,对方要怎么对付叶家,我们一点都不知道,另外他们会不会再次打叶秋的主意,还真是不好说,所以我说,这不见得是好事”。

    “那你真的打算不管了?”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看向叶怡君,眼神里充满了侵略的味道,叶怡君看着他的样子,不禁一阵气苦,一到关键时刻,他是这眼神,他想干什么,自己自然知道,可是要自己彻底放下尊严,彻底的做一个臣服的角色,她还是做不到。

    “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到目前为止,我好像什么好处都没得到,付出和产出完全不成例啊”。丁长生说道。

    叶怡君看着他的样子,说道:“待会我坐你的车回去吧,你把我送到单位行,我喝酒了,开不了车”。

    说完这话时,叶怡君好像是下了多大的决心似得,因为丁长生明明看到了她的牙咬住了下唇,这是一个明显的暗号,也是一个隐晦的暗号,对于不熟悉女人的男人来说,这样的动作他不会懂,可是对于丁长生这样的老手来说,这意味着叶怡君向他表明了臣服的开始,这让丁长生不禁多了一些期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