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96:不死不休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叶茹萍坐在自己可以说是广大的办公室里,一筹莫展,袁氏地产目前的状态,可以说是命悬一线,这也是他们想要的结果,银行的贷款全部切断了,而且第一笔还款的期限年后就到,已经开始有银行上门催款了,展期是不可能的,对他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还钱。

    袁氏地产的命运早已注定,这个时候还钱,傻子才会干呢,此时秘书进来说有几个员工想要见她。

    “什么事?”

    “他们没说,只是说公司现在事情已经够多了,不想再给公司添麻烦,要辞职”。

    叶茹萍凄惨的笑笑,说道:“给他们多发两个月的工资,以后凡是要辞职的,都按这个规矩办,这些员工都跟了我多年,不能亏待他们”。

    “我知道,可是他们走之前还是要见你,叶总,他们好像是还有别的什么事要汇报,所以……”

    “你让他们进来吧,准备茶水”。叶茹萍说道。

    很快,进来了三个人,都是叶茹萍认识的,因为这三个人是公司的典型,也即是公司树立的榜样人物,所以叶茹萍和他们很熟,他们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省人大代表。

    “张叔,李叔,小贺,请坐,我这刚刚忙完,说吧,啥事,我已经让财务给你们多发两个月的工资”。叶茹萍笑脸相迎,说道。

    “叶总,不是我们不懂事,公司现在是多事之秋,可是我们要是不走,怕给公司添麻烦,我们要是从公司辞职了,我们干了什么事,就和公司没关系了,我们就是因为这个辞职的”。张叔先说道。

    叶茹萍一脸懵圈的样子,问道:“张叔,你们做啥事了,是不是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了,要是这样的话,公司可以帮你们吗?”

    “唉,不是那么回事”。张叔看了看其他两人,他们两人点点头,张叔这才开始往下说。

    “啥事啊,要是为难的话……”叶茹萍看出来了,这些人是有难言之隐。

    “算了,老张,我来说吧,叶总,是这么回事……”旁边的老李见老张这么吞吞吐吐的不痛快,自己抢过去话头说了事情的大概。

    叶茹萍听了很是惊讶,但是这种事以前还真是没遇到过,这一次他们想要干什么?

    “你们说是有人找你们做工作了?”叶茹萍问道。

    “是啊,我们也知道这是国家的大事,不能儿戏,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是袁氏地产的职工,万一这事将来漏了,我们怕给公司和叶总添麻烦,我们公司现在的事够多了,要是再因为这事给叶总添麻烦,我们心里怎么过意的去?”老张说道。

    叶茹萍点点头,说道:“那行,我知道了,你们先去吧,等我想明白这事了再找你们,对了,像你们这样的事多吗?”

    老张他们摇摇头,说道:“这事本来就是见不得人的事,哪能召集一块开会啊,都是单个单个的谈,还不让说出去,你说这事弄的,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我是这么觉得这么做好像是不妥,所以才不想给公司添麻烦,我们辞职了,将来有什么事也是我们自己的事,和公司没关系,也和叶总没什么关系”。

    “谢谢你们,我再想想,等我想清楚了再找你们”。叶茹萍说道。

    车流慢慢移动,可是在一辆奥迪a8l的车里,额头上冒着细密汗珠的叶怡君两手艰难的支撑着前排的座位,只是把半个身体伸到了前面,任凭丁长生的手指在她的嘴里自由的出入。

    这是一个非常嬴荡的动作,这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虽然他的手指不是进入她的那个位置,可是这个位置,这个姿势,这个动作,和那个地方真的是没什么区别,这才是让她感觉到耻辱的原因。

    直到她的嘴唇产生了麻木的感觉,再也兜不住因为他的手指进出产生的口水,开始时是一滴一滴,后来就形成了如丝如线的感觉,滴在了奥迪车的扶手箱上。

    丁长生猛的把手抽了回去,然后拿了纸巾擦拭了一下扶手箱的口水。

    “叶团长真是一个水做的女人,口水也这么多,其他地方应该更多吧?”丁长生问道。

    此时的叶怡君脸上的表情是懵逼的样子,因为就像是丁长生想的那样,他在她的嘴里做这个动作时,她就是在联想其他的一些场景,这也是她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而她的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的原因。

    随着丁长生的猛然抽回手指,她一下子愣住了,好像自己的身体一下子从充实到空虚,她知道,游戏的规则是他定的,所以他随时可以终止游戏,也可以随时开始游戏,而她,就在刚刚要登上山顶时被人一下子推了下去。

    “你满意了?”叶怡君从后座的车门上扯了一张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吧,说道。

    “满意了?这从哪里说起,不过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叶家的事我不会不管,但是你要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你们叶家的东西,他们拿走多少,将来都会加倍的吐出来,不要计较一时的得失,那样的话,我们只会是鸡蛋碰石头,因为无论是我,还是叶家,都没能力和整个北原的官场对着干,不过好在是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撬开了一个小口子,只要是这个小口子开始流水,慢慢的就会冲垮北原市这些人处心积虑垒起来的大坝”。丁长生说道。

    “我明白,记住你的话,不要食言,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叶怡君说道。

    “这是在威胁我吗?”丁长生笑笑,问道。

    “不是威胁你,是说真的,你要是敢食言,我这辈子都会纠缠着你,让你不死不休,我也是一样,你不是要在北原官场撬开一个小口子吗,我感觉我现在就被你撬开了一个小口子,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现在居然敢陪着你做,按照你的要求去做,我感觉你在我身上撬开的小口子已经开始泛滥成灾了”。叶怡君坐在后座上悠悠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