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97:再无翻身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最近丁长生往这家酒店跑的有点勤,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叶茹萍说有重要的事要见他,而且还非得来酒店,他不得不来,但是每次都要忍受面对秀色而不能餐的尴尬。

    “丁老板,叶总在屋里等您了,请”。丁长生到了酒店,在总统套房的门口,大堂经理已经恭敬的在门口等着了,丁长生默不作声,经理推开门,让丁长生进去,然后又关上了门。

    一门之隔,里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可是和上次一样,在客厅里没看到叶茹萍,他找了一圈,发现洗手间里有动静,不用说,叶茹萍在洗澡,丁长生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猎物,一直都在被叶家的人追着,刚刚从叶怡君的魔爪下逃脱,现在又进了叶茹萍的魔窟,当然了,这样和别人说非得被人打不可,在外人看来他这绝对是得了便宜卖乖。

    过了一会,丁长生一支烟没抽完,叶茹萍裹着浴袍走了出来,头上用白毛巾裹住头发,然后在脑后系住,长长的秀发就被包裹在浴巾里了。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我每次来,叶总不是洗澡,就是睡觉,看来我们下次见面时不能在这里了,我很容易被叶总吃掉,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丁长生说道。

    “这一次,我不是和丁主任开玩笑,我是有正经事要和你说,是你自己想歪了”。叶茹萍说道。

    “是吗,是我想歪了吗,叶总每次都约我到酒店里来,而且每次都是这样,活色生香的,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好吧,我要是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事来,我想叶总一定会原谅我的,对吗?”丁长生笑笑说道。

    “原谅你?那也要看你做的合不合我的心意,不合我的心意,我才不会原谅你呢,算了,说正事吧,两会召开在即,你很忙吧?”叶茹萍问道。

    “还行吧,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办了,我不忙,下面的人知道该怎么做,我只负责一些面子上的事就行了,说吧,找我啥事?”丁长生问道。

    “你不忙,但是有人忙,忙着拆你和仲省长的台,你知道吗?”叶茹萍问道。

    “有搭台的就有拆台的,这很正常,官场向来如此,这有什么奇怪的,你是第一次见到这事?”丁长生问道。

    “不是,我是说选举的事,我觉得你们应该重视起来,否则的话,到时候真要是过不了关,那可是生生的打脸啊”。叶茹萍说道。

    “选举?选举什么事?”丁长生一下子警惕起来,瞪着眼看向叶茹萍,问道。

    “我公司有三个人是人大代表,他们今天向我辞职,本来我想,公司现在多事之秋,辞职也是正常的事,没想到他们是不想给公司添麻烦,怕将来事情漏了给公司造成不好的影响,他们之所以这么怕,是因为有人给他们做工作,要他们投反对票,在选举省长的时候,你说这事是不是有问题?”叶茹萍问道。

    丁长生闻言,眉头一下子缩成了一个疙瘩,问道:“有这事?”

    “是啊,要不是这事,我也不会急着见你,这眼看两会没几天了,你们要是再不做工作,这种事还有多少,很难说,到底是谁在捣鬼,也很难说,别不当回事,到时候真的出了问题就晚了”。叶茹萍说道。

    “这种选举,一般都是稳过的,就是赞成票多少的问题,各个选区里,早就做好了工作了,目的就是怕出现乱选的问题,选举谁都是下了指示的,现在反过来了,下指示投反对票,这有点意思”。丁长生说道。

    “还有意思啊?我告诉你,我觉得吧,这事肯定是有人在做文章,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大的胆子,说白了,这是在操纵选举,这是犯法的,可就是有人敢这么干,这说明了啥问题,你还不明白?”叶茹萍问道。

    “我当然明白,没事,放心吧,出不了大问题,出了大问题,何家胜也脱不了责任”。丁长生说道。

    “那要是何家胜也蒙在鼓里呢,要是他和仲省长都被算计了呢,你想想会不会有这回事,我觉得你们还是太乐观了,你也太相信何家胜对省里局势的把控了,你要知道何家胜在这里待了多少年了,很多人都在传何家胜将要调离中北省,如果真是这样,谁还会把他放眼里?”叶茹萍说道。

    “你这都是听谁说的?”

    “我也有我的渠道,如果这次不是不小心被车家河这个混蛋设计了,我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无论如何,我都会让车家河下地狱,别怪我没提前告诉你”。叶茹萍说道。

    “车家河和我没半毛钱的关系,你就是活剐了他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放心吧”。丁长生说道。

    “嗯,那就好,我劝你啊,这几天不要忙活别的事了,选举这事最重要,一旦出了问题,那就是大问题,选票出了问题,仲省长要是过不了关,你在北原也就没意义了,这也是我担心的,你如果离开了北原,我怎么办,袁氏地产怎么办?”叶茹萍悲呛的说道。

    “怎么着,你们这是赖上我了?”丁长生问道。

    “不是赖上你,是我感觉袁氏地产是没希望了,就算是有希望最后能过关,那也是千疮百孔,所以,他们要袁氏地产,就让他们拿起吧,叶家要想东山再起,必须有个后台,我想,丁主任做叶家的后台刚刚好”。叶茹萍说道。

    丁长生摆摆手,说道:“别别,我不习惯被人这么捧着,待会一松手,啪嗒,掉地上就是一摊泥”。

    “怎么会……”

    “怎么不会,我现在是泥菩萨过河呢,你真是高估我了,算了,不说这事了,他们对你们公司有下一步的行动吗?”丁长生问道。

    “有,银行催债,断贷,所有的项目基本都停摆了,这也给了他们插手的机会,等到业主闹起来时,他们就好来接手袁氏地产了,那个时候就由不得我们说了算,我担心的是他们把最后资不抵债的屎盆子扣在袁氏地产的头上,我们就再无翻身之时了”。叶茹萍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