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2998:谁在操纵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节!

    丁长生看着叶茹萍悲呛的表情,内心的怜悯之情开始蔓延,但也只是在心里蔓延,脸上毫无表情,官场,商场,欢场,哪一个都不适合喜怒形于色,所以,丁长生的脸皮和心在不断的积累,已经够厚,够硬了。

    “我现在担心的是即便是他们接管了,袁氏地产名下的土地足以支付所有的欠款和楼盘所需的建设成本,但是他们不会把这些钱给业主和银行,而是通过破产程序,巧妙的把账做平了,银行的贷款成为呆账坏账,而业主花了钱买的没建设成的房子也会不了了之,到那时,不但是袁氏地产的名声臭了,他们还可能把叶家也搞臭,叶家在北原再无立身之地”。叶茹萍说道。

    “看来你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到了”。丁长生说道。

    “被关在车家河地下室里的时候,我每天没事就想这些事,当然,我想的最多的还是怎么把名单上的那些人都弄死,一个都不留”。叶茹萍说道。

    丁长生看着叶茹萍脸上的表情,决绝和狠辣,让他都不由得为之一振。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迅速的拿起来接听,丁长生离的比较近,可是也只是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却没听到说的是什么?

    “好,我知道了,继续下一个,要小心,做的隐秘一些”。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说完这些,她把手机放在了茶几上,看着丁长生,说道:“已经解决一个了,很简单的事,当车家河注意到这事时,他的死期就到了”。

    丁长生一愣,看向她,问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该走了,要么,你留下过夜?”叶茹萍问道。

    丁长生叹口气,说道:“你也说了,选举的事重要,我还是先去忙重要的事,过夜这种事对我来说不习惯,我不习惯被女人招来招去的,你要是真想和我合作,你该学会怎么做一个听话的女人,而不是一个习惯了命令男人的女人”。

    丁长生不想被人利用,但是却一直都在被人利用,尤其是被女人利用,所以,这句话是告诫叶茹萍的,也是告诫自己的,可是他就是改不了这个毛病。

    丁长生上了车,直接给仲华打了个电话,得知他还在办公室,于是直接回办公室汇报工作。

    仲华听了丁长生的汇报同样是震惊莫名,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你也这么觉得吗?”

    “表面上风平浪静,可是下面却是波涛汹涌,暗流密布,我觉得这事不像是何家胜主导的,他可能一点都不知情,难道我们高估了何家胜对北原的控制力了?”丁长生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再问仲华。

    “现在几点了?”仲华自己有手表,有手机,却问丁长生几点了。

    丁长生看了他一眼,明白了他其实也很紧张,毕竟是大战在即,这一关过不去,后面的事就没得谈了,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以,怎么过去这一关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如果这一关我过不去,这将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我想他们最大的希望不过是让我这一关过的很艰难,这是给我们的下马威,也是对我的羞辱,你想想,要是他们能完全的操纵选票,我以多个几票几十票的优势过关,虽然是过了,但是难看至极,对吧?”仲华问道。

    “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做的出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所以,我看,还是要和何书记说一下,我们知道了这事,汇报了,他采取不采取措施,那是他的事,我们尽力了,要是我们知道了这事不汇报,将来出了乱子,我们会后悔的”。丁长生说道。

    “嗯,这样吧,我今晚去见见何家胜,你呢,从外围查查这事到底涉及到多大的面积,是谁在操控这事,明早给我结果”。仲华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好,我立刻去办”。

    丁长生走了之后,仲华慢慢坐下,感觉屁股上很凉,这才知道在刚刚那一瞬间,自己脊背上的冷汗浸湿了自己的后背,都流到了屁股沟里了。

    “仲华,你怎么来了,稀客啊,快进来进来”。何家胜对仲华还是很客气的,尤其是仲华来了北原后第一次登自己家门,虽然自己的住处和仲华的住处只是隔着几栋楼,但是仲华到现在才来,他心里还是颇有微词的。

    但是无论怎么说,仲华还是来了,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感,你就是再有后台,在北原,你还是要登我的门,而不是我去登你的门。

    “何书记,我早就想过来,但是每天的事把我忙的是焦头烂额,回来的都很晚了,怕打扰何书记休息,所以到现在才过来”。

    “哈哈,我开玩笑,不妨不妨,请坐,吃了吗?”何家胜问道。

    “吃了,刚刚吃完,想起有些事需要向何书记汇报,就溜达过来了”。仲华说道。

    “仲华,你难得过来,我们不谈工作,谈点别的吧”。何家胜说道。

    仲华笑笑,说道:“何书记,这个工作我必须要谈,否则就来不及了,这件事要不是这么紧急,我就等到去了办公室汇报了”。

    何家胜闻言,面色一凛,问道:“出什么事了?”

    “是选举的事,我得到了几个消息,是有人在串联,串联的结果是让这些人到选省长的时候投反对票,我不知道这些人有多少,但是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也不知道是谁在操纵这件事,我怕到时候真的出了事,大家都交代不了就麻烦了”。仲华不紧不慢的说道。

    他早已过了最初的震惊,情绪也早已调整好了,所以,说起这件事来时,如云淡风轻,看起来这事好像是和他无关似的。

    但是何家胜却不是这样子,他和仲华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的表情是一样的,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这样的表情看在仲华的眼里,他的心更是一沉,看来这件事何家胜也不知道,这就麻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