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01:水浅王八多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最快更新官梯最新章节!

    “有眉目了?”仲华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看看周围,小声说道:“说来真是奇怪了,这事怎么会找到他的头上?”

    仲华看着丁长生,等着他的下文,丁长生也没卖关子,直接说道:“最后查到了陈书记的头上,是他在暗中指示这些人干的,人数涉及的不多,选举是没问题,但是结果会很难看,所以,这事还得重视起来”。

    “陈文科?”仲华皱眉问道。

    “没错,就是他,凡是替他跑这些事的人都是以前他的旧部,这些旧部再去找自己信得过的人,这么散出去,人就多了,至少涉及到几百人,这事怎么办?”丁长生问道。

    仲华已经没心思再吃下去了,但是丁长生刚刚来,不能现在就走吧,他是个很注重细节的人,说道:“先吃你的,吃完了我们回办公室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丁长生紧忙扒拉了几口,一分钟内就解决问题了,看到他这样,仲华本来想说什么呢,但是话到嘴边没说出来,不说也好,自己和丁长生之间的关系已经不需要解释什么了。

    二人回到了办公室里,江晓辉一看到丁长生进来,就知道他们要谈事,上了茶和咖啡,就知趣的出去了。

    “证据扎实吗?”

    “反正除了没向陈文科核实之外,其他人都核实了,直到亲自接受他指示的人那里,这还不行吗?”丁长生问道。

    仲华摇摇头,说道:“不行,这事还算不到他的头上,我只是很意外,他插这一手是想干什么,是阻止我呢还是为何家胜添麻烦?”

    “阻止你不太现实,就算是阻止了你,他也不会取代你的位置,因为这个位置是上面定的,不是省里定的,所以,他可能是要恶心一下何家胜,可是没听说他和何家胜有什么过节啊,好像相处的还不错”。丁长生说道。

    仲华没吱声,过了好一会,才说道:“都说政治家的心是铁打的,而且政治家还有九十九张面具,你能看清陈文科用的是哪一张面具吗,能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吗?”

    “知人知面不知心,更何况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心呢,对吧?”

    “没错,我和他也不熟,这事也轮不到我们去谈,算了,既然是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去找何家胜,告诉何家胜方向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那就是看他怎么做了,我们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平稳过关才是眼前的重点”。仲华说道。

    “对,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不,你跟我一起去见何家胜,你把你查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何家胜,让他知道是谁在和他作对,我毕竟是没亲自去调查,你是亲自查的,说服力要比我去说这些事强多了,你和我一起去,我们倒是看看这北原的官场水有多深?”仲华说着站了起来。

    “水深了好,水深了可以浑水摸鱼,水浅王八多,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很多事就没法玩了”。丁长生说道。

    “你倒是够乐观的,说实话,我来北原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夜里还时常睡不着,很麻烦,你看看我这眼袋,越来越明显了”。仲华说道。

    “当领导就是个操心的活,没办法,我看我还是不要当什么领导了,就现在这样挺好的”。丁长生说道。

    何家胜没想到仲华这么快又来了,还带着个丁长生。

    “何书记,有件事必须要现在向您汇报”。仲华说道。

    “你看你这话说的,什么事,坐下说”。何家胜站起来招呼了一下仲华,就又坐下了。

    何家胜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宽大的老板椅包裹着他的身体,丁长生是没有座位的,何家胜没让他坐,他也就只能是站着,就站在离仲华一步远的地方。

    “还是让他说吧,就是我昨晚说的那件事,现在查的有些眉目了”。仲华说道。

    何家胜看了仲华一眼,然后看向了丁长生,丁长生点点头,他不是和何家胜第一次见面,但是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上一次毕竟是在开会,这次是私下里谈,所以,丁长生表现的没有那么咄咄逼人,只是一五一十的按照自己调查的过程,都说了一遍,调查的谁,在哪里住,都查的一清二楚,包括那些人都说了什么,但是没说自己是怎么迫使他们说的,这一点让何家胜抓住了。

    何家胜听完了丁长生的叙述,说道:“丁长生,你去找这些人,这些人就这么主动的把那事情的真相都说了?你认为这还是真相吗?”

    丁长生笑笑,说道:“至于他们是怎么愿意说的,这一点我也不避讳,我是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但是这些同志们还是很识大体的,所以,我问了问,他们就说了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们也是奉命行事,又不是主谋,没必要为某些人背黑锅”。

    何家胜的眼皮跳了一下,仲华接过来话头说道:“何书记,我之所以这么急着过来汇报这件事,主要是我考虑到,根据现在的情况,我的选举通过没有问题,但是会通过的比较难看,我难看是一方面,另外这件事上面肯定会查,我怕到时候查下来,何书记是要担责任的,毕竟你是班长,如果到时候选举时搞的乱七八糟,我们党的威信,何书记的威信何在呢?”

    仲华这话看起来是在为何家胜考虑,但是实际上是在将军,这一点何家胜还能听不出来,不过仲华的话没错,选举事故不是小事,上级不会坐视这样的事发生而不管不问,这是不可能的。

    “仲华,你汇报的很及时,我知道了,剩下的事我来处理,你就不用管了,做好你的准备工作,我相信你在北原期间,我们会合作的很愉快,这一点没问题都没有,你信吗?”何家胜问道。

    “我当然信,我不信何书记的我还能信谁呢,说实话,何书记就是我在北原的主心骨,所以,我觉得这事太大了,必须向您汇报一下”。仲华说道。

    对于仲华的态度,何家胜很满意,可是对他汇报的事,确实恼火的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