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04:陈文科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看来他对我们省政府很感兴趣啊,打死都不说”。丁长生笑笑说道。

    “可不是嘛,这人轴得很”。林涛恨恨的说道。

    说着,丁长生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今天在办公室里坐的时间长了点,结果就觉得自己的肩膀有些疼。

    抬头看到了林涛,丁长生又想起郎君之的不配合,于是说道:“过来给我捏捏,今天伏案时间太长了,居然肩膀疼了”。

    “啊,我啊?”林涛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丁长生从来对她都是正正经经的,从来没有任何的非分要求,这让开始很紧张的她渐渐放松了警惕,没想到丁长生忽然来了这么一个要求,真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不行啊,那算了”。丁长生说着自己开始给自己捏,那样子好像是真的很痛一样。

    “不是,我只是,哎哎,我来吧,我来……”说着,林涛绕过了办公桌,来到了椅子后面,丁长生侧了侧身,把后背给了她,这让她有点安全感。

    林涛的手很轻,看得出来,她好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所以根本不得要领,丁长生也感觉不到舒服,但是要的就是这么一个效果。

    “郎君之那里,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晾着了?”丁长生问道。

    “要不然呢,我反正是不会去主动找他的,要是现在都治不了他,那将来该怎么过日子?”林涛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那行吧,随你,找内奸这事你就算了,不为难你了,做好你的事就行了,你拉倒吧,捏的这是啥啊,一点感觉都没有,待会我去找个中医馆按摩一下,今天坐的时间有点长”。

    丁长生很嫌弃的把她轰开了,林涛一脸红晕的说道:“领导,我没做过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按……”

    “没事没事,就这样吧,我先走了,有事打电话”。说完,丁长生拿着包就离开了。

    既然有了丁长生提供的消息,找到那些人核实消息,这就是很简单的事了,所以,没用半天功夫,童家岗就回到了省委向何家胜汇报自己的调查情况。

    “这么说来,仲华说的是真的?”何家胜问道。

    童家岗点点头,说道:“反正我调查的那些人都是丁长生问过的,我只是去核实一下,他们都是这么说的,这还能有假,我也找了一些他们区的人大代表,确实是有不少人被谈话了,这应该是错不了”。

    何家胜脸色铁青,很不好看,但是当着童家岗的面没有发作,只是点点头,童家岗也不知道这老头内心里到底是咋想的,但是到了这地步,很明显,何家胜很生气。

    “你先回去吧,我再想想”。何家胜说道。

    “那行,书记,我先回去了”。童家岗起身说道。

    他走到了门口时,何家胜在他背后说道:“童秘书长,组织纪律你懂吧?”

    童家岗一愣,回头认真的看着何家胜,说道:“何书记,我懂,我还能不懂组织纪律嘛,我明白,虽然我和陈书记关系不错,但是我知道怎么做”。

    何家胜点点头,说道:“你知道就好,反正这事也瞒不住,我倒是想听听陈文科怎么解释这事,你走吧,没你的事了”。

    童家岗出去之后,摸了一把自己的脑袋,全是汗,从何家胜的表情来看,他这次确实是生气了,但是自己和陈文科的关系使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要是通风报信,何家胜肯定会把这事算在自己头上,要是不报信呢,问题是这事报不报信都没得解了,他也很想知道陈文科搞这一出到底是为什么?

    何家胜觉得经过了这一天的折腾,就算是童家岗不会给陈文科通风报信,陈文科也一样会知道事情败露了,他手下那些人难道都会守口如瓶?这也是有可能的,因为,此时谁去告诉他事情败露,就意味着谁泄露了消息,所以,此时缄默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何家胜在等着,可是一直等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陈文科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更不要说来他这里解释了。

    何家胜终于没忍住,给陈文科打了个电话。

    “老陈,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没有解释,直接命令,也没问陈文可是不是下班走了。

    陈文科看着手机愣了一下,起身向楼上走去,他不知道何家胜有什么事,但是至少他现在不知道,在进入何家胜的办公室之前都不知道,因为没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

    “何书记”。

    “坐吧,还没走吗?”

    “没,正打算下班呢”。陈文科坐下说道。

    他和何家胜是老同事了,他们曾在北原市共事过,那时候何家胜是市委书记,陈文科是常委副市长。

    “老陈,咱们认识有多少年了?”

    “这个,不短了,怎么问这个,怀旧啊?”陈文科笑笑问道。

    “不是,我在想,我们共事这么长时间了,我自认为很了解你,可是今天才发现,我对你还是不太了解,你对我的工作是不是有意见,还是对自己的工作不满?”何家胜问道。

    陈文科一愣,没想到何家胜说的这么难听,单刀直入,好像是逼问一般。

    “没有啊,何书记,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说?”陈文科问道。

    何家胜递给他一支烟,自己先点上,然后看向陈文科,说道:“老陈,你要是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可以和我说,咱们是老同事,小小不言的我可以让步,也可以改,但是你这背地里做的一些事,我实在是有些看不懂了”。

    陈文科看着何家胜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内心里一下子绷紧了,背地里干的那些事情,背地里自己干过哪些事情,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可是像他这样做了亏心事的人,怎么能不怕鬼敲门呢。

    “昨天晚上,仲华去找我,说了一些选举的事,我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省政府办公厅主任那么厉害,一晚上就把和选举有关的事挖到了根,老陈,我说的挖到了根,你明白吗?”何家胜低着头,看着陈文科,那眼神让陈文科胆战心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