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16:北原大酒店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你说谁?许弋剑?”丁长生吃了一惊,问道。

    “没错,是叫许弋剑,我没和这个人见过面,但是我知道这个人是个国企干部,真是没想到还有这么无耻的人,为了钱,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我托中间人告诉他了,这些东西都是捐给国家的,可是他依然不同意把这些东西还回来,说这些东西都是他买的,可是现在找不到卖货的那个人了,也就是偷东西的那个人,还说这些东西一共卖了十亿美元,要我拿十亿美元再买回来”。莫小鱼说道。

    丁长生看向他,很久都没说话,他实在是想不到莫小鱼和许弋剑也有关系,还是这样的关系,倒是到底是不是真的,现在还真是不好判断,按说许弋剑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不过以他的能力勒索一个古董商人,完全是有可能的,这笔买卖很值得。

    当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一定会把财富想办法聚集起来,而古董是最能聚集财富的东西,一个古代的古董可以最大限度的浓缩金钱,几个亿可能就是一个盘子的价格。

    所以,有黑道背景的许弋剑出面勒索一个像莫小鱼这样没有背景的人,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马思影家里不是有些关系吗,怎么,没让她娘家人帮帮忙?”丁长生问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她家是有些关系,但是打听了一圈之后,得到的答复是不要去招惹许弋剑,闹了半天许弋剑成了一个不可招惹的角色,说到底,这背后还有些官二代和红二代们参与其中,所以,马思影家族的那点势力实在是不值一提,到现在她们家基本就是败落的没有任何的根基了”。莫小鱼叹一声说道。

    “所以,你要关了大陆的博物馆,那些东西你准备怎么办?”

    “陆续卖掉吧,能卖的卖了,不能卖的就捐了”。莫小鱼说道。

    “许弋剑这个人我知道,你先不要急着离开大陆,我们也许可以合作一下,到时候再说,我还没想好怎么办,到时候我们再联系吧,我来北京是来帮着领导处理丧事的,所以,最近没时间”。丁长生说道。

    “那行,我们再联系……”莫小鱼话没说完,丁长生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

    丁长生拿起来看了看,说道:“我先接个电话”。

    电话是车家河打来的,丁长生走到了餐厅的一角,接通了电话。

    “喂,车书记,有何指示?”丁长生问道。

    “我也到了北京了,见个面,我是为蕊儿来的,你对这事到底上没上心?”车家河不满的问道。

    “当然了,我找了关系问这事了,还没下文,你不要急,在哪里见面,我抽个时间过去”。丁长生问道。

    “我在北原大酒店,也就是原来的驻京办,你尽快过来,我等你”。车家河说完就挂了,丁长生愣了一下,然后回到了沙发座位上。

    莫小鱼看着丁长生,说道:“丁大哥,我知道你很忙,我的事你多操心,我就不耽误你了,我再陪着马思影下去逛逛街,本来我们是在北京再多逛逛,这次出去可能就不再回来了,博物馆的事委托给专业的人去处理,能卖的卖,能捐的就捐了”。

    “嗯,现在国内形势不错,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找到问题的症结就好处理了,你再等我消息吧,到时候我们再商量怎么办?”丁长生说道。

    马思影和莫小鱼走了之后,肖寒过来坐在丁长生的对面,问道:“你怎么说的,真的答应他们了?”

    “什么答应他们了?”丁长生问道。

    “最近圈子里都在传,马思影得罪了一个大人物,这次我看不是巧遇,就是来找你的”。肖寒比丁长生看的明白。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也看出来了,开始时我对这事真的不感兴趣,不过,他说了他们面对的是谁的时候,我就动心了,多个帮手总是好的,抢他们东西的人是许弋剑,后面还有谁,我不知道,所以,要是真的出手,对付许弋剑倒是人越多越好”。

    “他这么说,你就信了?”肖寒问道。

    “为什么不信呢?”丁长生的问道。

    “莫小鱼这个人,在古董圈里是很贼的一个人,有人说这个人发了横财,或者是意外之财,反正古董圈里的人对这人都是很忌惮的,都说这个人崛起的太快,不像是那些古董圈里的老人们,要么是积累多年,要么是有企业公司在后面撑着,但是没听说莫小鱼有这些经历,所以你还是小心点,这个人有些邪性,我替你打听过了”。肖寒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那他有对我不利的理由吗?我可是还帮过他呢”。

    肖寒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总之和这个人打交道你小心点就是了,还是不要那么容易相信人为好”。

    丁长生说道:“我知道,送我去北原大酒店吧,有个领导来了,我过去看看,你就回公司上班,见了杨凤栖和她说一声,晚上一起吃饭”。

    “在哪吃,四合院吗?”肖寒问道。

    “嗯,回去也行,你们俩做饭,我回去吃你们”。丁长生笑笑说道。

    “德行……”肖寒白了他一眼,那摸样简直是魅惑十足,丁长生发现肖寒现在会魅惑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的。

    车家河在酒店里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时的看看表,他不知道丁长生会什么时候过来,但是自己到了北京也和瞎子差不多,虽然来过这里无数次,可是对北京并不是很熟悉,更不要说在几千万人里找到车蕊儿了,但是让他生气的是丁长生对这件事的态度。

    “车书记呢?”丁长生在走廊里遇到了车家河的秘书万长乐,问道。

    “在房间里呢,现在正在气头上,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去见他吗?”万长乐问道。

    丁长生没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问道:“夫人来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