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17:受人之托

时间:2018-03-30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夫人?夫人没来”。万长乐不自然的说道。

    丁长生朝着他笑了笑,只是这笑笑,就让万长乐想了很多,自此之后就很害怕丁长生的笑,毕竟是自己内心里有鬼的。

    “车书记,你是专门为蕊儿的事来的?”丁长生问道。

    “嗯,也是代表何书记去仲家慰问一下,怎么样,蕊儿有消息了吗?”车家河问道。

    “我已经找人去打听了,现在还没消息,不过很快就会有消息的,不用着急,陈焕强不敢把她怎么样,要是他敢动蕊儿一根汗毛,我就让他这辈子都躺在床上”。丁长生说道。

    “你少来这套,蕊儿一旦出了事,再多的补救措施都是无用的,现在最要紧的是把人给我找回来,这是最急迫的”。车家河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一旦出事,再多的补救措施都是打补丁,不可能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所以,找到车蕊儿是要紧的事,可是这事也急不得,北京这么大,就算是陈六手下的人多,可是要想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人找出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车书记,这里是北京,远离北原,你也和我说句实话,袁氏地产到底要怎么处理,有人出了更高的价格,你们有兴趣吗?”丁长生胡扯道。

    “更高的价格?谁要买?”车家河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从国外刚刚回国,想要在国内找个地方投资,找到了我,听说我在北原工作,所以就想把投资的第一站放在北原,被我回绝了,我说北原那个地方不适合投资,那些拉投资的人都是骗子,投资落地之前恨不得叫你爷爷,落地之后,就开始了关门打狗,雁过拔毛,不过一年,你再多的投资都会被吃干净”。丁长生说道。

    车家河闻言,看向丁长生,一字一句的说道:“丁长生,我要是把这话告诉了何书记,他非得扒你的皮不可”。

    丁长生笑笑,说道:“无所谓,大不了免了我的官,我再去别的地方嘛,他又不是整个中国的皇帝,再说了,我说错了吗,我那朋友的钱也是一分一厘的赚来的血汗钱,不能就这么打了水漂吧,所以,我得为他负责,否则将来我怎么对他交代?”

    “你少扯淡,你这朋友是哪里的公司,只要是投在北原,出了问题我负责”。车家河说道。

    “拉倒吧,车书记,现任书记市长不认前任的帐,这事我又不是第一次听说,你自己现在的处境你还没意识到吗,还能做保证,我看你这个保证就算了吧”。丁长生说道。

    车家河的脸色很不好看,盯着丁长生,问道:“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实话实说,要是何书记还信任你,干嘛不让你继续处理袁氏地产的事,你自己没把握好机会,再加上你这个宝贝女儿搅局,好好的一件事让你办成了这样,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所以,你保证的事根本没用,不过你要是能在处理袁氏地产这件事上再出点力的话,或许咱们可以合作,我保证,你得到的不会比和他们合作得到的少,你信吗?”丁长生问道。

    “和你合作?和你合作什么呢?你有什么资格?仲华吗?”一连几个问号,对丁长生质问道。

    丁长生倒是没有慌乱,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么说来,车书记是有兴趣了?”

    一连几个反问,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车家河早已思考过合作这件事了,看来叶怡君早已把话带到,现在他只是看不到丁长生的底牌而已,所以才这么问。

    “丁长生,你这个人吧,要是不结婚,我还真是想把蕊儿托付给你,别的本事我没看到,但是唬人的本事可是一等一的,巧舌如簧,看来仲华这么信任你是有道理的,至少可以把一般人唬住,但是你唬我,还嫩了点,你把蕊儿找回来,我会考虑合作的事”。车家河说道。

    “我不信车书记是个守信的人,我也是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年了,守信的还真是没见到几个,尤其是像车书记这种不守信习惯了,我更是信不过”。丁长生毫不客气的打脸说道。

    要不是指望着他找回车蕊儿,车家河真的早就和他翻脸了,自己是什么地位,这个小屁孩是什么地位,敢这么对自己说话,放眼中北省都没几个,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软肋现在被他捏着呢,这个软肋就是被自己宠坏了的闺女。

    “我不会拿自己女儿的性命开玩笑,只要是她回来了,我和你的事好说”。车家河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那车书记先释放点诚意,现在袁氏地产捏到了童家岗的手里,你给出个主意,怎么才能迟缓他处理袁氏地产的进度?”

    车家河看向了丁长生,说道:“我现在真是严重怀疑你的人品,你也是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人”。

    “彼此彼此,此一时彼一时,再说了,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没办法的事”。丁长生说道。

    “在御驾别苑的别墅里,我记得你说你只对女人感兴趣,对袁氏地产没兴趣,但是现在看来,你是走一步看一步,现在叶茹萍没事了,你又开始对袁氏地产有兴趣了,对吧?”车家河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女人嘛,总是多事,男人呢,总是心软,她老是在我面前说这事,我想来想去,还是要替她问问情况,实在是不好弄就算了,要是好处理的话,就请各位官老爷高抬贵手,怎么说袁氏地产也是咱们北原的企业,纳税大户,不能再让他们走祁凤竹的老路吧?”

    车家河听丁长生说到这里,眼睛眯了起来,许久才说道:“看来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啊?”

    “这些都是我来北原之后听说的,看来这事是真的,对了,关于袁氏地产,有人让我过问一下,我刚刚说了,是受人之托,你知道我是受了谁之托吗?”丁长生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