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53:死猪不怕开水烫

时间:2018-04-12作者:钓人的鱼

    “你这话问的,我又不是她老公,你问我她在哪,我哪知道她在哪?”丁长生说道。

    童家岗盯着丁长生看了很久,才说道:“我和车家河不一样,我不喜欢这么藏着掖着,我做事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我听说叶茹萍来北京了,是来上访的,现在是什么时候,过了春节就是两会,她这个时候来,是想给中北省添麻烦吗?”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秘书长,你真的找错人了,你问我这事,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肯定会告诉你的,对了,她上访,访什么呢?政府欠她钱了?还是有什么问题政府没给她解决的?”

    童家岗看着丁长生,他明白,丁长生是不会告诉他叶茹萍去了哪里,他也是刚刚到了北京,省委信访办打电话过来,说是一直盯着的叶茹萍不见了,查了她的身份证使用记录,乘高铁来北京了。

    叶茹萍这个时候来北京的目的不言而喻,所以,童家岗第一个想到了丁长生,因为是丁长生把她从车家河手里要走的,他们俩的关系不言而喻,如果丁长生不否认还好,他现在否认了自己和叶茹萍的关系,那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童家岗认定,丁长生一定知道叶茹萍去了哪里,当然了,说不定叶茹萍现在就在丁长生的手上。

    童家岗见丁长生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烫,于是换了一种说法,问道:“长生,你现在也算是中北省官场上的人了,我们是一家人,无论怎么说,咱们也算是同事吧,袁氏地产的问题很复杂,原来是车家河在处理,但是很遗憾,他没这个本事,现在省委要我抓这个案子,我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咱们以前的事,那都是小事,我都不记在心上,你的心胸没这么小吧?”

    丁长生看着童家岗笑眯眯的样子,感到了一丝恶心,以这幅嘴脸就想骗过老子,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嘴脸。

    丁长生也板住脸,说道:“嗯,这件事呢,我的确不知道,不过有人倒是问过这个案子,叶茹萍是不是去找这个人了,我还真是不知道,叶茹萍到了京城和我联系了一次,就下落不明了,我以为是被截访的人抓回去了,难道你们没有……”

    “谁问过这个案子?”童家岗一愣,急问道。

    “原来中南省纪委书记李铁刚,现在是什么职位,我想你该比我清楚吧,所以,我想叶茹萍要是上访的话,不该去那些排着大长队的地方吧,那地方到处都是密探,她怎么会去那地方冒险?”丁长生说道。

    童家岗闻言,冷汗密布了后背,刚刚换上的白色衬衣,贴在了后背上,非常的不舒服,可是在丁长生的面前,他没有表现出来,要是真的像丁长生说的那样,这事真的就麻烦大了。

    “李书记过问袁氏地产的事了?”童家岗虽然内心极度震惊,但是还是强装着没事的样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可能最近报纸上炒的比较厉害吧,作为中北省这么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板说消失就消失一个多月,你说这事正常吗,当时全国各地的报纸和网络都在炒作这件事,你们不是不知道啊?我记得车家河书记还到处找人删帖,这事秘书长不知道?”丁长生不信的问道。

    “李书记还说了什么?”童家岗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些事,而是上面怎么看这个案子。

    “没说什么,我不是纪委的,他就是想说什么,也不会告诉我吧,我现在又不是纪委的人了,告诉我一些事那是违反纪律的,你说呢”。丁长生无所谓的说道。

    看着丁长生递给自己的烟,童家岗接过去点着,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秘书长,我说句不合时宜的话,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不作数,袁氏地产的处理,早已过了最佳时期,现在就是扯皮的时候,叶茹萍到处告,而你呢,肯定就是到处灭火,但是随着叶茹萍到处告,袁氏地产不可能再悄无声息的消失,你信吗?”丁长生问道。

    童家岗也知道丁长生说的是实话,现在的确不是处理袁氏地产的最佳时机了,最佳时机早已在车家河的手里被浪费了。

    “现在谁接这个盘,谁就是替罪羊,其实袁氏地产的内情是什么,都知道,也都明白,说白了,现在谁接手,谁就是最后负责任的那个,车家河一看不对,交出去了,现在交到你手上了,无论是什么结果,最后被问责都会是你,别人给你再大的承诺,那只是个饼,既然这饼没做出来,那就是可大可小”。丁长生说道。

    “你想说什么?”童家岗问道。

    丁长生看看周围,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这样吧,等到仲省长家的事结束了,我在北京找个地方,我们好好谈谈,我是很想和秘书长成为朋友的,以前的事是个误会,就此翻篇了,怎么样?”

    “你小子到底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我告诉你,有事说在明面上,别想和老子来那套”。童家岗说道。

    丁长生说道:“秘书长,我这可是诚心诚意的邀请你,别怪我没给你机会,车家河这个人靠不住,收了我的不少好处,到现在居然不认账了,我希望秘书长不是这样的人”。

    童家岗明白丁长生的意思,但是一时间拿不准到底该怎么办了,丁长生这个人,可信吗?

    他把丁长生送到了门口,丁长生上了电梯后,随着电梯门徐徐关闭,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现在就看童家岗有没有胆子了,但是看他那样子,应该问题不大。

    “他怎么说?”丁长生回到了仲家,仲华问道。

    “他是代表省委来的,吊唁老爷子的,现在来看,车家河是顺道来的,童家岗是专门来的,这俩个人现在都住在北原大酒店,但是车家河这个人非常的狡猾,不好对付,倒是童家岗,我看这个人倒是可以接触一下”。丁长生说道。

    仲华看看丁长生,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信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