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55:下血本

时间:2018-04-12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觉得,今天要是不把她摆平,自己是很难走出这个院子的,因为从她的眼睛里,丁长生看到的是炽热的不能再炽热的目光,仿佛要是丁长生不灭火,她就要自燃了。

    所以,当丁长生的手在她的身上有针对性的进行重点进攻时,他开始记得她穿的是毛衣,可是没想到里面只是贴着一个乳贝占而已,所以虽然没有显示出漏点,但是却显得异常的包满,只是丁长生没往这方面想。

    这还不是一般的乳贝占,而是一种情趣的东西,像是透明胶布之类的,只是做的比较好看而已吧,反正丁长生是没看见,只是通过手摸到的,可是丁长生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直接用力撕掉了两边的乳贝占。

    要知道即便是透明胶布粘在皮肤上的任何位置,只要是用力猛然撕下来,都会沾掉不少的汗毛,会有瞬间的疼痛感,相信她不是第一次贴,所以,当然知道这个位置贴上乳贝占被撕下时产生的副作用了。

    而且丁长生还算是仁慈的了,要是慢慢撕掉,估计会更疼,而且密布的神经使这个地方不是一般的敏感。

    随着叶茹萍敏感的叫声,丁长生的手更是肆无忌惮,可是这还不是最吓人的,最吓人的是他发现她居然下面是真空的,看来她今天真是下了血本了,可是丁长生的表现恐怕是要让她失望了。

    等到丁长生离开这个小院子里时,叶茹萍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像是死去了一般,大口的喘着气,仿佛是鱼儿在拼命的挣扎,但是地上的一滩滩水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这条美人鱼的确是缺水了,只不过丁长生不是水,他只是用一只手,就让她数次升天,数次叫喊的声音传出去老远,谁也不知道这家女主人到底遭受了什么经历,以至于叫声这么异于常人。

    “有才,你到北京了吗?”丁长生坐在出租车上,给万有才打了个电话,问道。

    “到了,我在酒店等您,您什么时候能到,我安排他们上菜”。万有才问道。

    “到你那里大概十分钟吧,等我到了再说吧,我们先谈事,吃饭的事待会再说也不急”。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把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想了一圈,最后仍然是觉得万有才办这件事比较靠谱,这家伙在中南省没少办这事,所以,由他来操作小明星的事,应该是驾轻就熟,一个外行去操作这种事,丁长生担心出漏子,如果小明星不好控制怎么办,如果小明星完不成任务怎么办,凡是人干的事,都是有不可预知的意外在里面。

    为了让袁氏地产在童家岗手里解套,丁长生可是下足了功夫的,就看到时候叶家怎么回报他了,当然了,现在不是谈回报的时候,很多事就是这样,还没做成就开始谈怎么分赃,结果就是大家各怀心思,到最后什么事都做不成,再好的团队都分崩离析了,因为总有人觉得自己付出的多,但是得到的少。

    “丁主任,里面请,我定了这一层酒店,没人来打扰我们”。万有才亲自到楼下迎接丁长生,然后两人一起到了酒店的顶层。

    “万总一直都是这么大气”。

    “也不是,主要是为了安全,我从您这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注意安全,这一点太重要了,这一点做不好,其他的事做的再好也是为别人做的”。万有才说道。

    丁长生看看他,说道:“老万,你顿悟了”。

    “咳咳,都是跟着丁先生学的”。

    “别,我可没教过你这些”。丁长生说道。

    两人在房间的会客室坐下,万有才的手下上了茶就离开了,然后两人开始密谈。

    “还要启用新人吗,我手下有个影视公司,里面的人任他挑,都是我调教好了的,保证听话,而且办事,不论什么样的男人,不到一周,肯定拿下”。万有才说道。

    丁长生摆摆手,说道:“这个不一样,你那是直接送,这个不行,这个人很谨慎,而且我去北原这么久了,还没听到他有什么很出格的事,尤其是这方面,所以,这个人要走清新格调的路线,要把人不着痕迹的送出去,像你那样吃个饭带走就完事了,那样不行,太明显了,对方肯定是很警惕的,我就怕这事漏了”。

    万有才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没问题”。

    “这样,你想想怎么接触到他,这个女人以什么名义跟着你,然后怎么才能让她接触到童家岗”。丁长生问道。

    “他现在在哪住?”万有才问道。

    “北原大酒店”。丁长生说道。

    “嗯,我想办法吧,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人?”万有才问道。

    “明天下午吧”。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在酒店里吃了饭,谢绝了万有才挽留的邀请,因为周红旗正在楼下车里等他离开呢,这几天周红旗正好是在京城,当然是不肯放过丁长生了,所以,替他办完事之后,立刻召见他,还得把人带回家,在外面住她是不敢了,每到关键时刻就被人打搅,那实在是件很让人伤脑子的事。

    “这一天浪的怎么样,不错吧,看你脸色红润,一看就是在谁那里占了便宜了?”周红旗看着丁长生,问道。

    “唉,占不占便宜,待会看看量你不就知道了吗”。丁长生厚颜无耻的说道。

    周红旗当然明白丁长生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一伸手,就把他的宝贝握在了手里。

    “哎哎,摸错了,这不是档把,你要是把这当档把,待会给撅折了也跑不快”。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的一番话,说的周红旗脸都红了,现在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过去这几年真是白活了,和丁长生在一起,哪怕是极短的时间,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充斥的都是快乐,看他这人浑身上下都冒着坏水,可是自己就是喜欢这样坏坏的男人,你永远不知道他的哪句话就能戳中你的笑点,让你乐上一整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