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58:朱为民

时间:2018-04-13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一番温存过后,周红旗说道:“你让我打听的人,我问了,这个人叫朱为民,单身,他老婆去了美国,可能就是杨凤栖说的那个人,这种情况很多,你听听这名字,朱为民,一心为民,为了人民,把老婆送出去为祖国招商引资,是不是很爱国为民?”

    丁长生听了差点笑出声来,说道:“这个人靠谱吗?”

    周红旗说道:“暂时还不知道,我只是大概知道这个人,在国务院是有些分量,但是至于有多大的影响力,还得再看看,不过这个人倒是和安如山关系不错,好像安靖在美国和他太太有生意往来,但是到底结果如何,你还要再给我点时间,我现在也拿不准”。

    “嗯,这几年外面的生意不好做,杨凤栖在公司也是有压力,所以急于扳回一城,给那些说三道四的股东们一点颜色看看,我就是担心她急于求成,着了别人的道,毕竟我现在面临的对手不是一般人,我不希望她搀和进来,看不准的投资绝对不能出手”。

    “她不听你的吗?”周红旗问道。

    丁长生伸了个懒腰,说道:“我回国的时候就和她说好了,我回来当我的官,她做她的生意,互不干扰,所以,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只能是尽我最大的努力阻止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你被扫地出门了呢”。周红旗说道。

    丁长生一伸手,把她从自己的身边捞到了自己的怀里,将鼻子深入到她的头发里,深深的吸了一口,迷醉的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在用这个洗发水,你就不能换一种吗?”

    丁长生这么说是因为当年在白山警察学校进修时,她就是用的这个牌子的洗发水,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她依然没有改变。

    周红旗陶醉的摇摇头,说道:“改不掉了,我喜欢这个味道,就像是喜欢你这个混蛋一样”。

    两人依偎在被窝里,你来我往,说的话能酸死人,但是后来周红旗回忆说,这一晚是她最幸福的时刻,因为她听到了自己这辈子都没听过的情话,女人,果然是要来哄的,所以有些男人家徒四壁,却有女人愿意跟着他,有一张好嘴是多么的重要。

    因为要签叶茹萍的公司,也是基于经纪人的蛊惑,以及老乡的情谊,所以温柔佳很快和叶茹萍打的火热,当然了,给经纪人的那五十万是主要因素,经纪人,不就是卖人的嘛。

    第二天丁长生见到叶茹萍时,温柔佳已经正式成为了叶茹萍影视公司的一员了,谁都希望自己的老板财大气粗,叶茹萍恰好是这样的人,刚刚签署完合同,她就给了温柔佳一个三十万的红包,这还不算在工资里面。

    “叶总,丁老板,谢谢你们,我相信我在咱们公司一定会拍出更多的作品,为公司赚更多的钱”。温柔佳高兴的说道。

    “温小姐客气了,是我们一起赚更多的钱,另外,不用叫我丁老板,叶总是你的老板,我只是个帮忙的”。丁长生说道。

    温柔佳惊讶的看向叶茹萍,叶茹萍说道:“别听他的,叫他丁先生吧,其实他是咱们省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刚刚上任的仲省长是从中南省调来的,也把丁先生调过来了,可见对丁先生的照顾,所以,无论是你也好,你的家人也好,只要是在中北省地盘上有事,找丁先生帮你处理,基本没问题”。

    “你把我当成菩萨了?”丁长生笑笑,说道。

    “哦,是吗,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真是,我不知道丁先生还是个领导……”

    “唉,什么领导不领导的,我这也是为叶总服务,民营经济是税收的来源,为他们服好务,政府就有钱花,不然政府哪来的钱呢,所以,为你们服务也是为我们自己服务”。丁长生笑笑说道。

    温柔佳看起来是一个温柔娴静的女子,但是骨子里还是透着一种精明,其实混这一行的,有谁是傻子呢?

    叶茹萍将经纪人和温柔佳送到了门口,丁长生没出去,等到叶茹萍回来,她说道:“可惜了”。

    “什么可惜了?”丁长生问道。

    “可惜了这个温柔佳,长的这么好看,就要给那个老头子去糟蹋,你不觉得可惜吗?要不要先给你安排一下?”叶茹萍问道。

    丁长生看她一眼,说道:“你和温柔佳的事,少扯我,你把我扯进去,一旦你们有问题,我都不好伸手,所以,到时候你们是淹死还是被困死,我都不会伸手的,要是这事和我没关系,我还好说句话,否则,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我知道你谨慎,不就是一个女人嘛,至于这么小心吗?”叶茹萍那意思很简单,你又不是没有其他女人,这个温柔佳不是女人吗?

    “我看你好像是忘了我们设这个局的目的了,我们的目标是童家岗,这个圈里的女人不好惹,也惹不起,一旦沾上,想甩都甩不掉,还想着往上贴呢,你说我这么有钱,我要是想找个这个圈里的女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为什么不找,还不是因为这个圈里的人太烂,只要是童家岗沾上,这辈子都别想甩开了,还有,你一定要明白,花了这么多的钱,费了这么大心思,布这个局,不是单单的要把童家岗困住,还要袁氏地产在他手里解套,何家胜信任他胜过信任车家河,所以,你的新仇旧恨,很可能都在童家岗身上实现,一个女人算什么?”丁长生问道。

    “是,我明白了,我刚刚说错了,我承认”。叶茹萍听了丁长生的话,诚心实意的认错道。

    丁长生叹口气说道:“人非圣贤,谁没有犯错的时候,这一局,我们都败不起,所以,每一步的设计都要前思后想,就是这样,还不一定有效果呢,猎人在森林里布置那么多的陷阱,真正有收获的能有几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