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60:心生警惕

时间:2018-04-13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李铁刚比预定的时间晚到了半个小时,不知不觉间丁长生和王友良谈了半个小时了,但是李铁刚还没到。

    “不会有什么事吧?按说也该到了”。丁长生看看手机说道。

    “这里是北京,能有什么事?”王友良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那可不一定,李书记这些年可没少得罪人,现在位置高了,得罪的人地位也更高了,所以,还是小心点为好,我在湖州时,就不止一次的遇到过这种情况,连我的车都被人枪击过,砸人饭碗要人命,对方不和我们拼命才怪呢”。

    丁长生这么一说,王友良也着急了,于是俩个人一起到了大堂里等着,丁长生还多次到了门外,最后一次,他才看到一辆汽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丁长生急忙躲开。

    驾驶司机先下车,后面是副驾驶上下来一个人,迅速的围拢到了李铁刚身边,挡在了丁长生和李铁刚之间。

    “没事了,他是自己人,你们派个人回去配合处理一下事故,不要和人家摆架子,就说是有急事,需要马上离开,别让人觉得我们是仗势欺人”。李铁刚嘱咐道。

    “是,首长,小刘在这里等着,我回去处理事故,待会把我们的人也接回来”。司机说道。

    李铁刚摆摆手,手伸向了丁长生,和丁长生握了一下,然后两人一起进了大堂,这个时候王友良也迎了过来。

    “李书记,出什么事了?”丁长生问道。

    “路上发生了一点小剐蹭,不要紧的,对方报警了,他们几个怕出事,所以就先开车离开了,这可是逃逸,我说了他们也不听,后续有的麻烦了”。李铁刚说道。

    王友良听了倒是没什么,和李铁刚握手寒暄,丁长生倒是回头看了一眼留在大堂里的那个小伙子,看起来很干练,像是李铁刚的警卫人员。

    “没事了,他们都是瞎紧张,走吧,我们今晚喝点,难得是周末,我也好久没出来吃饭了”。李铁刚说道。

    丁长生笑笑,没吱声,有王友良在,自己就不需要说那么多的话,问到他的时候,他才说几句。

    “今晚是友良做东,我们宰他一下,这里的饭菜还算是不错的,我在中南省时,来这里基本都是住在这里,吃饭很合我的胃口”。李铁刚说道。

    “所以嘛,去别的地方我也不敢请领导,来之前,我可是做了工作的”。王友良说道。

    三人你来我往,丁长生虽然能喝,但是今晚却喝的很少,李铁刚路上的剐蹭事故让他心生警惕,所以就控制了自己的杯中物,三人谈的最多的还是中北省和中南省两个地方的工作,恰好王友良对这俩个地方都熟悉,所以,说起话来,丁长生就省事多了。

    “两位领导都在,我问个事,司南下的事还没解决,调查组是什么意思,到底是想查出点什么来,还是想着把司南下挤走呢,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一句话给免了不就完了,我听说还是李书记单位下去的人?查出来什么了吗?”丁长生问道。

    “司南下本身没问题,问题出在他女儿那个公司上,但是现在公司关了,可是调查组非得说公司的事不解决,司南下的事也没法解决”。王友良说道。

    “问题是那个公司在司南下回白山之前就已经建成了,早已投产,这个和司南下有几毛钱的关系?”丁长生问道。

    “这是因为司南下的影响力,所以还要再查查,这件事症结还在爱华高科的技术转让问题上,司南下说了,就算是自己不做这个市委书记了,也不会让自己女儿把技术交出去,不想这个技术成为少数人牟利的工具,但是现在他们一直都在对司南下施压,可是司嘉仪早已不在白山了,原来的爱华高科公司已经是人去楼空”。王友良说道。

    “说你有关系,你就有关系,说你没关系,你就没关系,很简单的事而已”。李铁刚说道。

    “李书记,这事没解吗?”丁长生问道。

    因为调查组的人可是中极为派下去的人,李铁刚不能说不知道吧?

    “你问我,我也没法回答你,这事说到底和一个叫许弋剑的人有关系,你该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了吧?”李铁刚问道。

    丁长生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个人的名字这一年多出现的频次简直是太多了,好像到处都有这个人在搅局,在做局,我真是想和这个人好好聊聊,看看这根搅屎棍到底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怎么什么事都和这个人有关系?”

    “这个人的关系很广,在京城里也是左右逢源的人,所以你要想对付这个人,可不是简单的事,你要想好了”。李铁刚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已经不是第一次对阵了,接下来可能还会有不少机会和这个人交流,早晚我都会把这人的皮扒下来,看看这人后面到底还有谁在牵线”。

    “勇气可嘉,但是现在不是时候,要是现在是时候的话,中北省的事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悬而未决,所以,很多事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越是这样的事情,越是难解决,要从根子上挖掉,非得极大的勇气和巧合的机会才行”。李铁刚叹口气说道。

    丁长生也不是不知趣的人,吃到一半去了洗手间,王友良主动的约会李铁刚,肯定是有什么事,与其说到时候人家再找机会单独聊,还不如自己这个时候出去呢。

    丁长生从洗手间里出来,没回包厢,直接去了大堂,那位刘同志还在大堂里坐着,但是眼睛却一直都在盯着从大堂里经过的每一个人,一看就是专业的安保人员。

    “你好,我叫丁长生,是中北省省政府办公厅主任,以前是中南省纪委的,在李书记的领导下工作过一段时间,我想问问今天你们来的时候发生的交通事故有什么异常吗?”丁长生问道。

    “证件”。刘同志看了一眼丁长生,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