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61:毫无章法

时间:2018-04-14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丁长生一愣才明白对方是要自己的证件看看,伸手掏出来给他看,对方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许。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剐蹭了之后我就随车过来了,我同事去处理了,就这些”。

    “没有了?”丁长生问道。

    “没有了”。

    丁长生很失望,不知道是他不肯说,还是就这些事。

    回到了包厢里,李铁刚说道:“你干嘛去了,我们这里酒都喝了几轮了,你自己罚三杯吧”。

    “我今晚的酒量不行,就不多喝了,待会我和你一起走,王书记要在这里住,我还得有事,坐你的车走”。丁长生说道。

    “算了,你还是别坐我的车了,我的车回去处理事故还没回来吧?”李铁刚说道。

    “我刚刚看了,他们回来了,好像是处理完了”。丁长生说道。

    李铁刚这才明白丁长生是出去过问自己那起交通事故了,小心谨慎是丁长生的一贯做法,虽然看起来他是个放荡不羁的人,但是和谁在一起,就会让谁感到心安。

    包括丁长生说待会要和他一起走,李铁刚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是对自己的安全不放心,王友良当然不懂这些,他和丁长生共事的时间短,对丁长生的为人了解的还不是很充分。

    “今晚的事,有什么想法吗?”晚饭过后,丁长生悄悄告诉王友良,不要再留李铁刚聊了,回去的晚了不安全。

    丁长生的话起到了作用,所以吃了饭后就送李铁刚出来上了车,丁长生坐在了副驾的位置,车上本来的安保人员只好乘出租车在后面跟着。

    “没什么想法,只是觉得这事太巧合了,所以还是小心些好,这里是京城,但是交通事故还是有的,对付我们这种人,交通事故是最好的解决方式,除此之外的其他方式都太明显了”。丁长生说道。

    “我没问你这个,我说的是王友良说的关于中北省的事,你有什么打算吗?”李铁刚问道。

    “中北省的事你不要担心,我会按部就班的来,我倒是觉得司南下那里,还得麻烦李书记说句话,实在是查不出来什么东西来,在那里干扰地方干部办公,这也不是什么好事,总得有人出来说句话”。

    “这我心里有数,不用你瞎操心,你把中北省的事整明白,我这里就很安慰了”。李铁刚说道。

    丁长生一直坐车到了李铁刚的家附近,这才把他放下,丁长生下了车,趴在窗户上,说道:“你这车不行,我把我的车给你开来,把后面的标志抠掉,没人认出来,比你这车安全多了,李书记,你现在可是我最大的靠山,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在仕途上也就到头了”。

    “扯淡,你怎么走,这里不好打车”。李铁刚说道。

    “我想办法吧,你先走,到时候再联系”。丁长生说道。

    这一路上,按照丁长生的指挥,李铁刚的车没走原来规定好的路线,毫无章法可循,都是临时起意,虽然比原来的路程多绕了四五十公里,但是这一路上都的都是比较堵的路线,基本不可能发生大的车祸,他们原来规划的路线都是避开拥堵路线,所以,无论堵不堵,安全到家才是根本。

    丁长生走了一公里才等来陈六,上了车,丁长生说道:“看到后面那辆车了吗?给你的兄弟打电话,待会连人带车都把人给我摁住了,找个地方,我明天一早去看看他们”。

    陈六回头看了一眼,拿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剩下的事他们就不用管了,这一路上,这辆车都跟在李铁刚的车后面,丁长生没说,但是他发现了,可是李铁刚的安保人员居然没发现。

    “陈焕强那三个人怎么办?还在山里呢”。陈六问道。

    “在山里呢,那就找个采石场,让这些人去干活,不能光吃饭不干活,不干就打,看看他们的力气什么时候能用完”。丁长生说道。

    “他们想见你,尤其是那个老大,他说自己知道很多事,而且这几个人都不简单,现在铁链锁着我都不放心,放到采石场里去,岂不是更容易跑掉?”陈六说道。

    “陈焕强找我了,我还没找他呢,到时候这几个人也能换点东西,现在还不行,我回了北原再说吧,陈焕强的侄子还在北原待审呢,到时候怎么也得让陈焕强好好出出血,这个老混蛋,想和老子对着干,这一次就要整服他,让他这辈子都不敢再惦记老子”。丁长生说道。

    回到了四合院,没想到周红旗和肖寒都在呢,还有一个贺乐蕊,这让丁长生感到有些头大,这些人聚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们俩等你好长时间了”。肖寒见丁长生回来,先站起来替丁长生脱下外套挂好,而且从说话的口气上看,俨然是这里的女主人似的。

    “找我有事?”丁长生问道。

    “嗯,是有些事找你,我不找你,你是不会找我的,对吧?”贺乐蕊问道。

    “我这几天忙,仲华家的事一件接一件的,有啥事,说吧,我这会倒是有时间,这样倒好了,有事一起说,和开会差不多了”。丁长生喝了口茶,问道。

    “我刚刚和周红旗说了,我们打听到的差不多,关于朱为民的消息,另外我这里有个消息你肯定很感兴趣”。贺乐蕊说道。

    “什么消息?”丁长生问道。

    “这是我找到的前几年泰山会的聚会照片,不是全部,是几个人的合影,我们聚会是从来不做记录,不录像不录音,所以,这张照片就显得很珍贵了,你看看,能看出什么来吗?”贺乐蕊递给了丁长生手机,手机屏幕上是这张照片,丁长生一眼就看到了朱为民。

    “这是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朱为民和照片上的这位是好友,但是这个首富现在在监狱里还没出来,当时这位首富也是泰山会的人,你说这里面会有什么关系吗?”贺乐蕊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