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66:做点文章

时间:2018-04-16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我才不信你的温柔乡,你所谓的温柔乡对我来说就是致命的陷阱”。梁可意说道。

    这里人来人往,丁长生也不好对她再说一些过火的话,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定的位置,果然是位置超好的,靠近玻璃窗,冬日的暖阳照的人很舒服,整个江都城都是一览无余。

    “我这才走了几个月,这里就开了一家这么有趣的餐厅,真是没想到”。丁长生说道。

    “这里才开了没几天,上个周和梁冰来过这里一次,觉得还不错,趁着没关门之前赶紧来吃几顿,等到过几天倒闭了,就没机会了,这里菜还不错”。梁可意说道。

    “这不是挺好的嘛,才开就倒闭,你这是在咒人家啊?”丁长生问道。

    “不是我咒他,是因为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一个意大利人,不懂中国的规矩,当然了,他们主要是针对外国客人的,中国吃饭一定是要有包厢的,你看,这家还算是高级的酒店居然没有包厢,大厅里这些餐位要是坐满了人,还不得和菜市场似的,你在国外待过你知道,国外再高级的餐厅也没有包厢,但是中国人不一样,我们吃饭喜欢高谈阔论,我们嫌别人烦,就想找个包厢,把自己包裹起来……”梁可意话没说完就停下了。

    丁长生一愣,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谁啊?”丁长生问道。

    “看来江都还是有不少人愿意来这里尝稀罕的,江都的市委书记陈焕山也来这里吃饭,真是奇了怪了,他们这种人不是应该藏起来吃吗?”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闻言,这才仔细看了一下那个男人,的确是陈焕山,虽然自己没怎么和他打过交道,但是人还是认识的,但是和他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丁长生倒是不知道。

    “那女的是谁,他老婆吗?”丁长生问道。

    因为丁长生是背对着陈焕山坐的,而巧合的是,陈焕山也是背对着丁长生坐,虽然不是挨着,但是相隔的也不远。

    “不像,我记得见过他老婆,长的不是这样,但是私会情人也不会来这里吧,这女的是谁啊?”梁可意皱眉问道。

    丁长生把手机递给了她,说道:“查查不就知道了,你帮我拍一张这个女人的照片,我看看这到底是谁”。

    梁可意接过来手机,然后偷偷拍了一张那个女人的照片,把手机递给了丁长生。

    “我们是不是太八卦了,陈焕山找不找女人自然有纪委管着,我们在这里瞎猜什么,耽误时间”。梁可意说道。

    “我一直都在关注陈焕山这个人,这个人上面有安如山,商界有陈焕强,而他儿子还在中北省审判呢,现在还没出个结果,所以,我对这个人很感兴趣,对了,他在中南省老实吗?”丁长生问道。

    “还算可以吧,挺低调的,没怎么有动作,就是在江都,也是小心翼翼,你在担心什么?”梁可意问道。

    “我在担心他将来会插手湖州和白山,现在司南下的日子不好过,省里也没个说法吗?”丁长生问道。

    “暂时还没有,司南下的事情省里也顶住了压力,要是换做其他人这么被查,一直查而不决,至少也该调整工作岗位了,再说,司南下也快到年龄了,不是没有省里的领导建议把司南下调整到省里来,那样的话更有利于调查,但是被我爸否决了,我爸的原话是,查出来有事,就按照法律办事,查不出来事情,那就不能胡来而葬送了一个干部的前途”。梁可意说道。

    “这建议是陈焕山提的?”丁长生问道。

    “你怎么知道?”梁可意端起茶,小口抿了一下说道。

    “这很正常,司南下被查,背后是许弋剑和陈焕强在作祟,陈焕山要是不煽风点火才怪了呢”。丁长生说道。

    然后丁长生把照片发给了刘振东,发了一句话:帮我查查这个人是谁,底细。

    几分钟后,丁长生的微信上就收到了信息,丁长生打开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丰富了起来。

    “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兴奋,是不是哪个女人给你发裸照了?”梁可意戏谑的问道。

    丁长生笑道:“你说你现在思想怎么变的这么复杂呢,你看看这是什么,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熟人,真是巧了”。

    梁可意接过去手机一看,手机上显示了三个截图,一看就是供公安内部系统查出来的个人资料。

    但是让人感到其奇怪的是,这三张截图都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可是身份资料却不同,就连出生年月身份证号码,住址都是不同的。

    “这是什么意思?”梁可意问道。

    “这个女人叫翁蓝衣,这三个身份只有一个是真实的,其他都是不真实的,但是她能办三个身份,也是牛逼的很,她是中北省常务副省长柯北的老婆,也是中北省老省长的闺女,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还和陈焕山一块吃饭,真是奇怪”。丁长生说道。

    “这女人是干啥的?”梁可意问道。

    “做生意的,她老公是副省长,她是做生意的,是不是很配?”丁长生问道。

    “陈焕山也是当官的,翁蓝衣莫非是要在中南省做生意?”梁可意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不清楚,不过不论他们是在干什么,我都不能让他们舒服了,等下我过去敬杯酒,让他们这顿饭吃不安心”。

    可能刚刚陈焕山也没注意到梁可意的存在,作为省委常委,都住在省委大院里,陈焕山不可能不认识梁可意,所以,丁长生也想着利用此时梁可意的身份做点文章,同时呢,也要给翁蓝衣以震慑,这真是一举好几得的事,丁长生是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的。

    “你呀,真是太坏了,你刚刚说陈汉秋在中北省审判,他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交易的,要是没有才怪了呢,我想翁蓝衣一定是来要好处的,否则,没道理出现在江都,你回去打听一下吧,陈汉秋的案子应该是差不多要判了”。梁可意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