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67:一脸懵逼

时间:2018-04-16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对于丁长生的出现,陈焕山和翁蓝衣都是一脸的懵逼,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干啥的,对于陈焕山来说,丁长生这个名字是如雷贯耳,可是没有印象到底长的什么摸样,而对于翁蓝衣来说,她只是听自己老公说起过省政府办公厅这个主任不好惹,再没其他的了。

    一个圆桌,完全的西式餐厅,就是这样,西式餐桌摆在大厅里,大家三三两两的坐着,小声的说着话,可是这个时候丁长生却从一旁的桌子边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翁蓝衣和陈焕山的餐桌边。

    这个时候陈焕山带来的人从门口走了过来,可能是也看到了这边不一样的情况,想过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书记,我在那边和朋友一起吃饭,看到你也在这里,过来打个招呼”。丁长生说的极其自然,丝毫没有一点怯怯的感觉,这让翁蓝衣猜测丁长生应该也是中南省的高官,要么就是和陈焕山很熟悉的商人。

    “请问你是……”

    陈焕山看着丁长生有些面熟,但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对他这样的领导来说,需要记忆的领导数目已经非常少了,又根本不需要记其他属下长什么样,所以,看丁长生只是有些面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丁长生,和你家陈汉秋曾经是同事,这问是翁总吧,我现在在中北省工作,柯副省长也是我的服务对象,我们还没见过面,这一次这么巧,在江都见了面,也算是认识了吧,你好”。说完,丁长生向翁蓝衣伸出了手。

    翁蓝衣没想到丁长生居然在这里出现,而且自己和这位陈书记刚刚还在谈论丁长生这个人,这个人就像是变戏法似得出现了,这真是见了鬼了。

    “哦,你好”。翁蓝衣不好驳他的面子,伸手和他握手,但是丁长生极其绅士,只是和她的手碰了一下就松开了,倒是陈焕山的脸色已经成了猪肝色,看上去很难看。

    “陈书记,不打扰你们了,我朋友还在等我,祝你们用餐愉快”。丁长生说完,举了举酒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个时候,陈焕山回头看了一下丁长生坐的位置,恰恰看到了向他微笑的梁可意,陈焕山也微笑了一下,可是这个微笑真是太难看了。

    回过头来,陈焕山的脸色依然不好看,翁蓝衣问道:“和丁长生一起吃饭的那个女孩是谁啊?他老婆?”

    “不是,这个女人是省委书记梁文祥同志的千金,传言和丁长生走的很近,没想到真是这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要不然丁长生怎么会这么跋扈,唉,这下麻烦了,他发现我和你一起吃饭,一定会想到我儿子的案子,这事最棘手了,翁总,你和我合作的事对我来说是小事,但是我儿子的案子,你得和柯省长说一下,不能大意了”。陈焕山说道。

    “这个你放心,这事用不到我家柯北,我父亲原来是政法口出身,一直干到省长,政法口的人,在中北省,除了我家,可以说没人能有那么大的能量,你放心好了,只要是我们那块地能及时批下来,其他的都是一句话的事”。翁蓝衣说道。

    陈焕山摇摇头,说道:“你不要大意了,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儿子的事定不下来,你那块地批不下来,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你是不知道丁长生的能量,我弟弟在你们北原身受重伤,刚刚转到了北京治疗,这事也和丁长生有关系,所以,不要小看丁长生,包括柯省长,小看丁长生是要吃大亏的,这都是血的教训,不信你等着瞧”。

    翁蓝衣看向丁长生,此时丁长生和对面的梁可意说说笑笑,好似一对情侣。

    “那个女人一直在看我,我怎么觉得我被你骗了呢,你是不是在利用我,坏蛋,你根本就不是好人”。梁可意小声说道,但是偏偏说这些话时,脸色如常,笑语嫣然,真是一个好演员。

    “如果刚刚只是我自己,我估计陈焕山早就发飙了,他是不会给我这个面子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是一定的,但是你不同,他不给我面子,肯定是要给你面子的,看到你和我一起吃饭,肯定不敢发飙,再说了,怎么说也是一个省城市委书记,省委常委,这点城府还是有的,只是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交易不知道,可惜了”。丁长生说道。

    “所有的交易都不会无声无息的,只要是有过,总是要有些痕迹,我帮你打听一下,应该能打听到”。梁可意说道。

    “谢谢,那我该怎么谢你呢,对了,你哥现在老实多了吧?”丁长生问道。

    “唉,别提了,老实多了,把我爸气的半死,我最近发现我爸老了很多,你还见见他吗?”梁可意问道。

    “那要看他有时间接见我吗?”丁长生问道。

    “废话,去家里等着不就完了,他反正晚上也是要下班的”。梁可意说道。

    丁长生听她这么说,也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于是点点头,说道:“那行,我去家里等他吧,去单位觐见不一定能有时间留给我,你下午不去上班了吗?”

    “不去了,吃完饭也不早了,陪你待会”。梁可意说道。

    果然,在丁长生打搅了他们的饭局之后,翁蓝衣和陈焕山很快就走人了,但是丁长生和梁可意在这里又聊了一会,这才一起回了梁可意家里,汽车开到了车库里,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梁可意,在解开了安全带之后,忽然野性爆发,在车里就把丁长生按在了座椅上,丁长生顺势把座椅放到,然后梁可意就扑了上来。

    随着车库的门徐徐落下,昏暗的光线让他们有了安全感,梁可意的汽车在车库里摇晃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恢复了平静,此时无论是丁长生还是梁可意,都是身无寸缕,两人也从前座挪到了后座,这里稍微宽敞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