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71章 恶人我来做

时间:2018-04-19作者:钓人的鱼

    “干部多的是,我还是那句话,他们要的只是你的一个态度而已,无论你今天在我这里是什么态度,都不影响你,只是被人记恨不好,给人面子,也是给自己面子嘛”。李铁刚说道。

    梁文祥好久才点点头,说道:“我还有多长时间?”

    李铁刚摇摇头,说道:“那我不知道,我也只是借你昨晚一晚上的时间,这个点,他们该找你了”。

    李铁刚刚刚说完话,梁文祥的手机就响了,接他的人到了楼下了。

    梁文祥叹口气说道:“好吧,恶人我来做,司南下的事我回去就处理,给你们一个面子,但是白山的事,他们别想说了算,这事没完”。

    李铁刚笑笑,这一夜的谈话总算是有了结果,还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梁文祥不是不识时务,只是气不过,要是司南下的事情事关他的前途,他也不会这么坚持,他想扳一扳手腕,可是当他发现,扳这个手腕没多大意思时,果断放弃,这才是一个睿智的政治人物,说白了,谁不是为自己活着?

    “我以为谁呢,还得让我亲自给你开门,进来坐吧,我这办公室你可是有日子没来了”。梁可意开门一看,是丁长生,嗔怪道。

    “我不是不想来,是来了你这里不方便”。

    “什么不方便?”梁可意白了他一眼,问道。

    她这是明知故问,还能有啥不方便,但是看到她好像精神还不错,就没问事关梁文祥的事,顺着这句话往下说。

    “你这是干什么?”丁长生看到桌子上有不少的书和文件,看起来像是要收拾办公室,更像是要搬家一样。

    “收拾一下,该卖的卖了,该扔的扔了”。梁可意说道。

    “怎么,不干了?还是要换地方?”丁长生问道、

    “换地方……”梁可意说这话时看向门口,然后放下手里的书,去把门关上了,走到丁长生的身边,小声说道:“我爸刚刚来了电话,要离开这里了”。

    “是吗,去哪?”丁长生一愣,敢情梁文祥已经给她来过电话了,看来梁文祥没有问题,要不然她昨晚还是那么担心呢,今天就成了这个摸样了,还亲自来收拾办公室。

    “西南合山市”。梁可意说道。

    “市委书记?”

    “应该是,我爸没说,嘱咐我不让我对任何人说,我是信任你才说的,你不要出去乱说”。梁可意小声嘱咐道。

    丁长生闻言大喜,伸手搂住了梁可意,不待她有任何的反应呢,就亲了上去,小嘴被丁长生死死的封住,她的呼吸只能是指望鼻孔了,可是心跳加快,身体需要的氧气是平时的几倍,她感觉自己的鼻子进出的气流都不够自己用的了,可是此时自己的嘴巴被完全封住,根本呼吸不了,两只小手化成小拳头,在丁长生的胸口绵软无力的捶打着,示意丁长生放开她。

    可是丁长生因为太过兴奋了,居然没理会她,舌头在她的小嘴中一路攻城拔寨,把她吻的浑身酥软,要不是丁长生抱住她,此时估计早已成了面条一样,倒在地上了。

    可是这里是她的办公室,自己对这里不是很熟悉,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来人,而且刚刚也没反锁门,就算是有强大的**力,也只能是忍了。

    “你要憋死我啊……”丁长生刚刚放开她,就被她推开了,喘着粗气,走到门口,对着脸盆架上的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妆容,还好,没乱,只是嘴上的口红被他啃去了不少。

    “我真是太兴奋了,你知道吗,在我来这里之前,我听到的消息,关于你父亲的谣言,我一直很担心你,所以才过来看看你”。

    “谣言?”梁可意一愣,很显然,那些谣言没人敢告诉她,所以她不知道也是正常。

    “是,说你父亲出事了,我给李铁刚书记打了个电话,他先在电话里把我训斥了一顿,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但是我怎么能不管,我管不了你父亲,可是我至少还能管管你吧,所以就过来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此时坐在了椅子上,梁可意闻言,走到门口,悄悄的把门反锁了,然后走向了丁长生,丁长生自然是看到了她的动作,可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主场,所以还是有些不放心。

    “要不,我们回去吧”。丁长生说道。

    梁可意没吱声,叉开腿,坐在了丁长生的腿上,而她的手则是搂住了丁长生的脖子,和丁长生面对面坐着,他坐在椅子上,她坐在他腿上。

    高领的毛衣虽然看起来是把她包裹的很严实,那是从脖子处看,可是这件毛衣应该价值不菲,具有高弹力,她从他身上站起来,但是依然搂着他的脖子,却把自己的毛衣从下摆掀起来,直接把丁长生的头罩在了毛衣下,这里面是另外一个世界。

    黑色的内衣,是她的最爱,因为这更能凸显她皮肤的白皙,而且还是聚杯型的,丁长生说过她的胸有些小,所以她就买了聚杯型的,这样可以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大一些,这也是单位内不少男人私下说感觉梁可意的胸一下子挺拔了很多,他们不知道的是这都是丁长生的功劳。

    将这一块黑色向上推,露出的就是黑色包裹的东西,在鬼手十三招里有一个招数是专门针对这里的,但是丁长生今天不用手,他要用的,只是自己的舌头。

    十分钟后,梁可意浑身战栗,抱住丁长生的手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的身体,好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此时,传来了敲门声,门外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丁长生的动作一下子停止了,可是梁可意正在处于关键的时刻,她不管那些,或许是因为根本不怕,或许是因为顾不得了,身体是最诚实的,叉开的双腿紧紧的夹住丁长生的腿,双臂搂住丁长生的脖子,把他紧紧的按在自己的胸上,一刻都不想松开。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