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75章 冷场

时间:2018-04-19作者:钓人的鱼

    “他们的吃相是越来越难看了,再这么下去,我很担心她们俩的安全,所以我一直都在劝她出去躲躲,哪怕是不干这一行了,但是我又想到,即便是出去了,又能如何,外面更乱,到时候出点什么事,更是鞭长莫及,现在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做官做到这个位置了,都不能给她们提供保护,你说我再干下去有啥意思?”司南下问道。

    这话问的丁长生也很是心酸,一旁的林春晓更是一声不吭,就这样,冷场了,她才问道:“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丁长生说道:“现在是对方不动,即便是使出了各种手段,但是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你说我能咋办?”

    然后丁长生看向司南下,问道:“司书记,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司南下喝了口茶,手握着茶杯在桌子上转了几圈,说道:“我现在是一把老骨头了,也不怕他们再折腾我,我今天向梁书记裸辞,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想把爱华高科接过来,我是法人,我是这个公司的所有者,他们再找麻烦,也找不到嘉仪他们身上去,冲着我来好了”。

    丁长生一愣,没想到司南下打的是这个主意,于是说道:“话虽这么说,但是他们知道关键的技术是掌握在她们手里,你这么做意义不大”。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想这么做,不能退了就算了吧,年纪不大,还能替她们撑一撑,总比她们单打独斗好,我办理完手续之后,就去湖州,把公司迁到湖州去,既然你觉得湖州合适,那就去湖州,把爱华高科的牌子再竖起来,以湖州为基地,再不走了”。司南下说道。

    “书记,其实白山挺好的,我觉得我能顶住压力,这个你放心吧……”林春晓闻言说道。

    司南下摆摆手,说道:“白山现在的局面不容易,你一定要把这个局面再发展下去,刚刚有了起色,要是因为我,你也被调整,那就麻烦了”。

    看起来这两人早已商量的差不多了,有些分歧也是小事,所以丁长生也不想再多说,只能是回头再和湖州方面联系一下,一定要让何远志顶住一切压力,把新能源汽车基地建设好,将来不可限量。

    三人在饭店里吃吃喝喝,一直到了晚上才散伙,三人在酒店里开了房间,但是林春晓不想这么早就睡,于是到了房间之后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约他出来喝咖啡,就在酒店楼下。

    “这么晚了还喝咖啡,你晚上不打算睡了?”丁长生落座后,问道。

    很明显,林春晓洗了澡,换了衣服,一种淡淡的味道,把下午饭店里的烟酒味道都去除掉了。

    “本来也没打算睡,你现在是大忙人,见你一面越来越难了,我还不得抓紧机会”。林春晓白了他一眼,说道。

    “这是什么话,林书记召唤一声,我还不得颠颠的跑来,无论是哪里,上刀山下火海,都得去啊”。丁长生说道。

    林春晓的嘴唇很明显是刚刚涂了口红,喝了口咖啡,杯子上还有些印记。

    “这可是你说的,那今晚呢,怎么办,几点去找我?”林春晓托着香腮,看着灯光下的丁长生,像是一只母狼在盯着一只快要到嘴的猎物,垂涎欲滴的样子让丁长生有些心悸。

    “今晚你还敢啊,这里可是省城,不是白山,现在这么多人盯着我们呢,要是被堵在被窝里,那就不好了”。丁长生说道。

    “我不管,你想办法,老娘想你都想疯了,你要是今晚不找我,这辈子都不要去找我了,老娘在白山难道还缺男人,想找什么样的找不到,你说呢?”林春晓翻翻白眼,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那行吧,这样,我先走,酒店里不安全,被人设计了麻烦,到了地方我给你发个定位,你打车过去,到时候我出来接你”。

    林春晓点点头,于是两人分头行动,从咖啡馆里分开后,丁长生就上了出租车离开了酒店,而林春晓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的妆容又打理了一遍,直到自己满意了为止。

    林春晓是让酒店前台叫的车,下了楼,上出租车开始指挥着司机按照丁长生发的地址进发。

    丁长生找的这个地方是蒋玉蝶的别墅,她们姐妹现在都在国外生活,别墅做了托管,定期有人来打扫卫生,保持着随时可以入住的状态,所以,当林春晓下了车后,丁长生在黑暗里吹了声口哨,将她带到了别墅里。

    一进别墅的门,林春晓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似得,再也不是人前那个温柔端庄贤淑的女市长,疯狂的程度就像是一个久经情场的荡妇,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撕扯着丁长生的衣服,像是要吃了他一样。

    “哎哎哎,别急,我们有一夜的时间呢,这么着急干什么?”丁长生抱住她说道。

    林春晓没吱声,丁长生以为自己这话把她得罪了呢,可是不一会,自己怀里的林春晓身体开始抽搐,很明显,她是在哭泣,丁长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推开她,看她的脸,果然是,妆容都哭花了。

    “怎么了这是?我说错话了吗?”丁长生问道。

    林春晓不吱声,摇摇头,走到一旁的沙发上,趴在沙发上哭的更加大声了,丁长生一脸的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她既然哭了,就一定是有事,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不是不停的追问到底怎么了,而是让她哭,慢慢的,等她哭完了,再问也不迟,不然的话,心里有事哭不出来,那是很难受的。

    于是丁长生点了一支烟,坐在她的旁边,手扶在她的肩膀上,让她时刻知道自己就在她的身边,等她哭完了,接下来肯定是要诉说委屈了,不然,哭什么呢?

    几分钟后,林春晓不哭了,自己爬起来,伸手把丁长生嘴上的烟夺过去,自己狠狠的抽了一口,呛的剧烈咳嗽起来。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