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76章 盯上

时间:2018-04-19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急忙拍打着她的后背,待她稍微消停点了,问道:“你没事吧?怎么了这是,和疯了似的”。

    在他的眼中,林春晓从来没有这样过,一直都是一个女强人的形象出现在丁长生的面前,冷不丁变成了一个小女人,丁长生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没事,我就是累了,没个人说话,没法倾述,无论多大的事,我都得装着,真的很难,我真是受够了这种生活了,不想再继续下去”。林春晓捏着丁长生的烟蒂,又吸了一口,这一次没有呛到她,因为这一次她没有咽下去,只是吸进去,接着就吐了出来。

    “找我啊,我不是说过嘛,随时都可以”。丁长生说道。

    “滚蛋吧,以前在省内,还能随时见个面,现在去了省外,更难见到你了,我一个电话就能叫你来吗?你手里的工作怎么办,净说些没用的”。林春晓不买账的说道。

    丁长生看她这样子,不像是装的,倒像是真的累了,厌倦了这种生活。

    “要不然,你别干了,我养着你,也养得起,怎么样,跟我去北原,找个地方住下来,那样我就可以天天晚上去找你了,你想怎么玩都可以,保证你第二天早晨爬不起床”。丁长生的手伸向了她的脖颈,毛衣的领子异常的有弹性,别说是一只手了,就是一双手都没问题。

    此时丁长生的手还是有些凉的,所以,当他的手接触到她的皮肤时,他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颤,随即,她的手隔着毛衣按住了他的手,不想让他继续下去,不知道这是一次有决心的狙击,还是故作羞涩的做作,反正当丁长生坚持时,她每每都在第一时间败下阵来。

    闭上眼,昂起头,伸长了脖子,看着站着的丁长生,嘴巴微微张开,像是一只等待喂食的雏鸟,但是丁长生只是用自己的手肆意的挑豆着她,她的身体比以前好像更加的敏感,因为他看到了她的牙齿开始轻轻撕咬着自己的嘴唇,这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暗示,这意味着她的身体开始发热,需要一个释放的闸门。

    丁长生弯腰,吻在她的香唇上,就像是飞机空中加油一样,完美的对接在一起,开始了肉中肉,骨中骨的交流。

    但是客厅里还是太冷了,丁长生抱起她,向楼上的卧室走去,卧室里早已打开了空调,温暖如春,丁长生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来给这个心已冷的女人最火热的鼓励。

    “不行,我要去洗个澡,身上难受死了……”林春晓阻止了丁长生的进一步侵犯,说道。

    “做完了再洗吧”。丁长生说道。

    “不行,很难受……”说完,林春晓从床上爬起来,步履蹒跚的走向了洗手间,就在刚刚,丁长生的手刚刚从她的腿间拿出来,那里早已爆发了比黄河改道还要严重的水患。

    丁长生在她来之前就把手机调成了振动,所以,此时当林春晓去洗澡后,他的手机在桌子上震动起来。

    拿过来一看,是万和平打来的,这倒是稀罕事,自从自己去了中北省,万和平就很少和自己联系了,但是自己介绍他和省长贾东亮认识,这也算是帮了他的忙,但是后来如何,这老家伙也没给自己来信。

    “万哥,怎么着,终于想起我来了?”丁长生问道。

    “你这人不义气,来了江都也不找我,怎么着,打算和我断交啊?”万和平问道。

    “我这不是来去匆匆嘛,打扰你干嘛,再说了,你现在也挺忙的,我只是回来办点事,很快就走了,来一回麻烦你一回,那还了得,到时候你嫌烦了把我拉黑,我真想找你办事时就找不到你了”。丁长生说道。

    “你就扯淡吧,明天一早见个面吧,吃个早餐,上午和下午都有会,中午要吃工作餐,根本没时间出来见你”。万和平说道。

    “早餐啊,还是算了吧,我明天一早也有事,可能你还没起来呢,我就得出去办事了”。丁长生说道。

    万和平愣了一下,说道:“也好,我也不知道你回来,是我一个原来的手下告诉我的,说看到你了,你也太不小心了,被人盯上了还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

    丁长生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事你得小心,是陈焕山命令他跟着你的,你还不知道呢吧?”万和平问道。

    “哦,你说这话我想起来了,前几天在一家西餐厅里见到陈焕山和北原的一个女人吃饭,我还和他们打招呼了呢,没想到啊……”丁长生说到这里没再说下去。

    “那都无所谓,我告诉我的那个手下了,让他们撤了,就说跟丢了,但是你要小心,陈焕山这个人,手段不一般,据说是很有些能耐”。万和平说道。

    “谢谢万哥提醒,我知道了,一定小心”。丁长生说道。

    “那好,那我就不耽误你了”。万和平笑笑,挂了电话。

    此时林春晓裹着浴巾出来了,还洗了头,湿漉漉的头发被一块白毛巾裹着,包成了一个发髻。

    “谁的电话?”林春晓问道。

    “万和平的,说是陈焕山派人盯上我了,可能现在就在外面盯着的吧”。丁长生看看窗外,当然,厚重的窗帘把屋里的灯光挡的严严实实,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

    本以为林春晓会害怕呢,没想到她根本不在乎,走到丁长生的面前,揪住丁长生的衣领,缓缓的把他按在了床上,然后蹲下,解开了丁长生的腰带,丁长生躺在床上,仰视着天花板,时而睁眼,时而闭眼,享受着林春晓的口舌服务。

    天还很昏暗,丁长生就起来了,林春晓一把搂住他,不想让他走,但是丁长生说道:“今天仲枫阳下葬,我得早点去,去晚了不合适”。

    “那你还回来吗?”林春晓问道。

    “可能不回来了,我给你一个地址,想见我的时候,就去这个地方,我很快就能到这个地方”。丁长生说道。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