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77章 尽人事听天命

时间:2018-04-19作者:钓人的鱼

    “梨园村?这是哪?”林春晓问道。

    “这是靠近中北省的一个小村子,当年我是从那里认识的仲华和仲枫阳,仲华把我从梨园村管区主任的位置上调到了县里给他当秘书,这才有了现在的我,不然的话,我不知道能不能混到县里,这很难说,人的本事差不多,大多数人缺的只是一个机会和贵人”。丁长生说道。

    “你要我去那里?”

    “嗯,你要是想见我,就自己开车去这里,找这里的村委会主任,一个叫刘香梨的女人,她会安排你住下,到时候我会去见你,但是去之前要和我约好,看看我有没有特别重要的事,要是有很重要的事,我就不能离开北原”。丁长生说道。

    天边露出了第一道霞光,丁长生陪着仲华和他的家人一起到了山下,拾级而上,万有才的执行能力还是很厉害的,一天的功夫,就把坟墓砌的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收尾工作。

    公墓的管理者只知道这是一家富人,因为那块墓地要十万块钱,可是人家连眼都不眨一下。

    在李大师的指点下,将骨灰安放好,盖好,然后就是烧纸钱,磕头跪拜,等到烧完了纸钱,也磕完了头,丁长生把仲华拉了起来,等到仲华的家人都停止了哭泣,开始收拾要离开的时候。

    热闹的坟茔静了下来,仲华带着家人下山,丁长生留下负责看护着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仲华走了几步,回头也只是想再看看这个地方,这个埋葬他叔叔的地方,看到的却是丁长生跪在坟前磕头,跪拜。

    仲华的家人见他回头看,也都回头看向坟墓,当然也看到了丁长生跪拜的场景。

    “哥,他不是你办公室主任吗,非亲非故的,这是干什么?”仲华的一个表亲问道。

    “他是我的秘书,和老爷子很亲,一年都要见好几回,每年初一都要去家里磕头拜年,老爷子很喜欢他”。仲华说道。

    仲华回头看着,本以为丁长生磕几个头就算完了,没想到磕到最后一个头的时候,丁长生跪在地上,头抵着地面,身体不停的抽搐着,好像是在哭,仲华看不下去了,走了回去,伸手去拉他,使了好大的力道才把他拉起来,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看得人心里发酸。

    “算了,人走了,我们还得往前走,谁都会有这一天”。仲华劝丁长生道。

    丁长生从兜里掏出纸巾,擦拭了一把脸,说道:“你先走吧,等他们修完了我就走”。

    看着仲华他们下山,丁长生坐在一块石头上,呆呆的看着仲枫阳的坟墓。

    万有才递给他一支烟,说道:“节哀顺变”。

    丁长生接过去烟,吸了一口,说道:“当年我是在管区里当主任,第一次见到老爷子和仲华就是在山里,过了不久,仲华把我调到了县里给他当秘书,仲家对我有恩,这恩没法报,所以,仲华一句话,需要我帮他,我就去了北原,人生在世,有些人情是没法还的,还也还不清,没有仲家,我可能还在山里呢”。

    万有才本来还以为丁长生是在做戏给仲华看,没想到他们之间有这么深的渊源,也明白丁长生刚刚不是在做戏,而是真情流露。

    山上的事处理完了,丁长生坐万有才的车回到了市区,去了仲华家里。

    杨华然做好了饭,仲华等着丁长生回来一起吃,这就算是发完了丧,仲家的人也都各自回去了。

    “回来了,等着你呢”。杨华然开的门,看到丁长生后,说道。

    丁长生坐在仲华的对面,说道:“都处理完了,不会出问题”。

    “嗯,坐吧,陪我喝点”。仲华说道。

    两人的话很少,除了吃菜,就是喝酒,一旁的杨华然劝他少喝点,但是仲华就是不听,杨华然看向丁长生,丁长生摇摇头,示意杨华然别劝了,既然他想喝,那就喝吧,喝醉了心里好受点。

    “我叔叔去世了,都说仲家的天塌了,我仲华走到这一步,都说是我叔叔帮我跑下来的,临死把我推到了省长的位置上,谁成想,那个位置就是一个火坑,迈一步,退一步,都无所谓,都是一个死,就是早死晚死的区别,你说呢?”仲华看起来有些醉意,但是眼睛却出奇的明亮,端着酒杯,一动不动的看着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端起酒杯,伸手和他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说道:“尽人事,听天命”。

    “尽人事,听天命?”仲华重复了一句,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今天我特难受,给老爷子磕头的时候,我就在想,要是当初没在山里遇到你们两个,我现在在哪里,他现在去了,我每年大年初一再去给谁磕头?”

    仲华盯着丁长生,杨华然也盯着他,在他们眼里,丁长生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虽然能力很强,但是毛病也不少,杨华然就不止一次警告过仲华不许向丁长生学,因为她也知道丁长生有不少的女人,所以,在杨华然的眼里,这可能是丁长生最大的污点了,可是没想到丁长生还有这么细腻的情感。

    “人总归是要走的,老爷子也不可能护佑仲家一辈子,所以,这就需要你呀,你放心,我丁长生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北原的那些牛鬼蛇神扫荡干净,都说北原的官场针扎不透,水泼不透,其实那都是唬人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利益纷争,他们有多大的胃口,我们就有多大的机会,所以,我倒是觉得,中北省是个机会”。丁长生说到最后,声音小了下来,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石梅贞架着丁长生上了楼,把他抬上了床,看着他呼呼大睡的样子,还有酒气熏天的臭气,自言自语道:“混蛋玩意,和谁喝这么多,不要命了”。

    “门口的人说,是仲家的人送他来的,看来是在仲家喝得”。身后的石爱国说道。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