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88章 谁是主人

时间:2018-04-23作者:钓人的鱼

    童家岗笑笑,说道:“丁长生蹦跶的再欢实,那也是仲华在背后给他撑腰,没有仲华,丁长生再蹦跶还能蹦跶出什么花样来,现在省里的事基本都定下来了,我觉得,是时候让仲省长知道谁要是中北省的主人了,在这里干,可以,但是要守规矩”。

    对于童家岗的建议,何家胜没吱声,但是眉头却是越皱越紧,童家岗见他不吱声,也没再继续说下去,毕竟这事也不是一个可以肆无忌惮讨论的话题,有些话,说一遍就够了,至于决策者怎么办,那是领导的事。

    “梁文祥去合山市了,你知道了吗?”何家胜问道。

    童家岗点点头,表示已经知道这事了,虽然是在邻省,但是这事依然不小,这几年梁文祥窜的很厉害。

    “那你知道梁文祥和仲华家的关系吗?我听说梁文祥和仲枫阳的关系不错,现在仲枫阳死了,你再想想,谁会成为仲华新的靠山?”何家胜盯着童家岗,问道。

    “书记的意思是,梁文祥会吗?”

    何家胜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但是梁文祥这架势,下一步还会继续往上走,我的老领导说了,这个人不可小觑,而梁文祥这个人和丁长生的关系也是扯不断理还乱,梁文祥的儿子在美国惹了不小的麻烦,都是丁长生出面摆平的,你说丁长生这个人的手有多长?我让你注意他,就是这个意思,不要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仲华身上,可能他下面的人危害更大”。

    童家岗闻言点点头,听起来何家胜说的有道理,丁长生的确是有些安分。

    “那怎么办,敲打他一下?”童家岗问道。

    “嗯,你来做这事,做到一个合适的度,不要让仲华觉得危机四伏,要稳住他,年后两会开完了,我们再说省里的事,家岗,我可能在中北省待不了多久了,这已经是第三次有人提议把我调到北京去,省里的事擦不干净,我能走吗,但是再拒绝就是不给领导面子了,这事你得抓紧,不能到时候出篓子”。何家胜说道。

    “这事是不是很多人都知道了?”童家岗问道。

    何家胜点点头,童家岗内心一沉,怪不得他们现在很多事都搞不明白,就是人心不齐,各有各的打算,据说这次车家河去北京到处找关系,探门路,很明显的是在找退路了,这个时候,只要是被人看到了破绽,各个击破,到时候中北省的铁桶还是会被人从内部攻破。

    章三言这个厅长也是个受气的角色,北原市公安局是车家河一手打造的,听他的也只是给他面子,他能利用的也就是以前的一些老关系,老部下还能给他点面子,各个衙门都有自己的后台,想要撬动哪个地方都不太简单。

    “秘书长,这事怎么办?”从何家胜的办公室出来后,章三言问童家岗道。

    童家岗摇摇头,说道:“你的事我管不了,能办就尽力办吧,你也看到了,书记都有些泄气了,还能怎么办,没办法,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何书记真要走了?”章三言问道。

    章三言看了他一眼,说道:“北原的事处理不干净,他能走吗,走哪去,走哪也不放心啊,现在也就是老书记还在,这些人还能安分点,否则,他们现在早就捞足了,老书记一走,他们立刻就会分崩离析,你信吗?”

    虽然童家岗说的很小声,可是依然把章三言吓了个半死,也就是童家岗敢这么说,其他人谁也不敢说的这么明白。

    “是是是,秘书长看的透彻”。章三言恭维道。

    “你也不用说好听的,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的很,只是不说明罢了,你说对吧,老弟”。童家岗拍了拍章三言的肩膀,说道。

    “嗯,谢谢秘书长点拨”。

    “这就对了,至于叶茹萍姐妹,你爱抓就抓,不想抓就不用麻烦了,这马上就到年关了,这个时候派人出去,这不是招人恨吗,大家谁不想过个安稳的年,是不是?”童家岗说道。

    章三言从童家岗的话里话外也听出来了,对于袁氏地产,就是一个字,拖,谁也不想去捅这个马蜂窝,因为在车家河手里时,是最佳时期,但是这个机会被车家河浪费了,所以,现在谁接过手来,都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既然烫手,就都想扔出去,当然了,不是想扔就能扔出去的,这需要技巧。

    “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叶茹萍问刘香梨道。

    刘香梨看看外面的天色,说道:“还太早,还要再等等,我不敢保证追杀你的人在这村里没有暗哨,从你妹妹来了这里之后,就不断的有人来村里转悠,我安排了不少的民兵巡逻,把陌生人都赶出去了,但是村外是不是有人盯着,很不好说,所以,你还是再等等,至少也要后半夜才能出去”。

    叶茹萍窝在炕上的被窝里,感觉舒服极了,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睡这种做顿饭就能加热的床,在这寒冷的山里,能窝在这样的地方,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香梨姐,你和丁主任很熟吗?”叶茹萍问道。

    刘香梨坐在炕的另一头,抱着枕头,闻言看向她道:“你想问什么?问我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对吧,要不是很好的关系,不会这么信任我,把你们姐妹这么重要的人送到我这里来,对不对?”

    “嗯,我也很好奇,我以为他会把我送到湖州或者是江都去,再不济也是白山,没想到把我送山里来了”。叶茹萍苦笑一下,说道。

    刘香梨笑笑,掀开被子,爬到了叶茹萍那一头,坐在她的身边,说道:“你坐的这个位置是我的,他时常会坐在我坐的这个位置,你说我们关系是近还是远呢?”

    叶茹萍很尴尬,刘香梨的话很明了了,他们是那种关系。

    “你比你妹妹更有味道,女人的味道,这是他说的,我见过他和你妹妹两人,也是在这样的炕上,差点把炕弄塌了”。刘香梨笑道。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