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93章 处处杀机

时间:2018-04-26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接过来话筒,看了一眼林涛,说道:“林涛是我们省政府最漂亮的女孩子,郎君之先生很有眼光,希望你们能百年好合,也希望你们多多为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贡献新生力量,一句话,希望你们好,希望你们两家幸福,我想,这也是在座的来宾共同的祝愿,对不对啊?”

    丁长生还挺能调动气氛,短短几句话就把现场的气氛调动起来了,但是他的讲话就是这短短几句话,说完就把话筒交给了主持人,然后先后和郎君之林涛握手致意,回到了台下。

    很明显,来这里的人没人希望你在台上长篇大论,所以,丁长生很识趣,一分钟完事,这里不是显示自己能说会道的地方,还是谦虚一些好。

    丁长生和齐振强一样,都只是到场站个台,然后在开席之后,就悄悄的离开了,到门口送他的只有林涛和郎君之。

    “郎秘书,我也只能是帮到你这里了,林涛,好好休息几天,不着急上班,在家里好好陪陪你父母,他们也挺不容易的”。丁长生没有和林涛握手,但是和郎君之用力握了一下之后,转身走了。

    看着丁长生的背影,郎君之说道:“你们领导对你不错啊”。

    “丁主任还是挺讲人情的,不像是你的领导,讲起来没完没了,作报告吗?”林涛不屑的说道。

    郎君之说道:“我说的是他对你不错”。

    这下林涛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了,问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丁长生这个人还是很有意思的,值得交往,改天我要找他好好喝一杯”。郎君之说道。

    郎君之说完这话,独自回了大厅里,也没管跟着他的林涛,这让林涛非常的恼火,但是看着大厅里都是吃饭的宾客,也不好意思发作,但是对郎君之这个样子还是感到不舒服。

    在回单位的路上,丁长生让车停在了路边,然后进了一条街的胡同里,不一会,三四辆车从胡同里开了出来,分别向不同的方向,当然了,丁长生并不在其中一辆车上,而是在这个胡同里的一处快要拆除的房子里见到了杜山魁。

    “这个地方不好找吧?”丁长生见到他,问道。

    “还可以,喝点茶,还是咖啡?”

    “就这么破地方还有茶和咖啡,还能挑啊?”丁长生问道。

    “那当然了,文姐手磨的咖啡还是很正宗的”。杜山魁说道。

    说完,见丁长生一愣,回头看了一眼,里屋出来一个女人,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三杯咖啡,端咖啡的赫然是许久没见过面的文姗姗,北原市有名的老鸨。

    “文鸨鸨,又见面了”。丁长生笑笑说道。

    “呸,还是当领导的呢,说话没点正形,我可是看着魁哥的面子才来的,说吧,什么事?”文姗姗问道。

    丁长生看向杜山魁,也问道:“什么事?找她来除了找女人,还能有什么事?”

    “是这样,你前几天说,让陈汉秋几天不吃饭,我试着办这事,发现比较难办,主要是看守所那边我不熟,还没打通关系呢,所以就找到了文姐,还是文姐神通广大,所长她认识,不止一次替他找过女大学生,所以,这事就办成了,对了,今天陈焕山来北原了,偷偷来的,去看他儿子了,估计见了他儿子就快找你了,陈汉秋饿的还会不会走道都另说呢”。杜山魁说道。

    丁长生朝着她伸出了大拇指,表示敬佩。

    但是随即杜山魁说道:“但是这事也就能办这一次,下一次就不好使了,我们跟踪陈焕山时,发现这个女人一直都在北原陪着他,所以去看守所连个手续都不用办,直接进去就能见到人,这个人叫翁蓝衣,这是她的照片”。说罢,杜山魁在手机里调出来几张照片递给了丁长生。

    丁长生接过来看了看,说道:“我认识她,副省长柯北的老婆,她和陈焕山有些交情,我在江都市见过她和陈焕山一起吃饭,所以我认识她”。

    “所以,这么硬的关系,我是啃不下来了,只能是找文鸨鸨,对吧,文姐?”说完,看向文姗姗。

    “别找我,我也没辙,那个看守所长估计得挨一顿呲,再想找他办事都难了”。文姗姗说道。

    杜山魁看向丁长生,丁长生笑了笑,问道:“你手里难道就只有女孩没有男孩子吗?”

    “你们要干嘛?”文姗姗一愣,问道。

    “副省长很忙的,哪有时间管翁蓝衣啊,所以,叫你来呢,是想让你为她量身定做一个小白脸,一定要帅,还要坏,这对你来说没问题吧?”杜山魁问道。

    文姗姗白了他一眼,说道:“亏你们想的出来,这事要是漏了,我在北原可就待不下去了”。

    “不会的,丁主任保证你没事,放心吧”。

    文姗姗考虑了一下,说道:“这事我得好好想想,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多谢,这事上点心”。

    文姗姗摆摆手,出了门。

    丁长生看向杜山魁,问道:“还有什么事?”

    “我叫她来,主要是我发现这个翁蓝衣真是一个长袖善舞的女人,交往甚广,就在昨天,她还和甄存剑见过面,谈的事情你都想不到,是关于你的,他们正在为你编织一个结结实实的网,目的就是把你彻底网在这张网里,要么为他们所用,要么是被他们绞死,这是甄存剑的原话,我的人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把窃听器放在了杯子底下才听到这些事情的”。杜山魁说道。

    “甄存剑和翁蓝衣见面?这倒是有意思了”。丁长生说道。

    杜山魁拿起手机鼓捣了几下,说道:“我把甄存剑和翁蓝衣的对话发给你了,你可以好好听一下,看看接下来怎么办,我还得等你的消息”。

    丁长生看向远处,冬阳正好,却感受不到一点的温度,就像是这北原的官场,看似一片祥和,但是却处处杀机。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