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95章 无迹可寻

时间:2018-04-26作者:钓人的鱼

    沉默,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

    “这就是你的条件?”翁蓝衣问道。

    “对,现在何书记的日子也不好过,上面对中北省目前的状态很不满意,所以何书记觉得仲华只是来探路的,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后续的招数,目前来看,根本无迹可寻,但是一个仲华已经让他够紧张的了”。甄存剑说道。

    翁蓝衣冷笑了一声,说道:“看来何书记是真的老了,仲华孤身一人来中北省就把他吓成这样,那要是省里的这些部门领导多换几个呢?那岂不是要塌了天?”

    “仲华孤身一人?你太小看丁长生了,在何书记和我这里,我们是把仲华和丁长生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看待的,因为从各个方面来分析,丁长生的破坏力仲华还要大,看看省政府办公厅目前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吧,你们的那个钱思蕾已经被打压的毫无喘息之力,你就不着急?”甄存剑问道。

    “钱思蕾的能力不行,再说了,她的作用现在也没这么大,一个被边缘化的人,还能指望她有多大的后劲?”翁蓝衣不屑的说道,看来她是准备好放弃钱思蕾了,官场就是这样,或者说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做一个有用的人,才能有饭吃,别人看你没用,弃之如草履。

    “怎么,就这么算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也得找找丁长生讲讲道理呢?”甄存剑说道。

    “没用的,你刚刚说的,把丁长生和仲华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我觉得你们没错,丁长生这个人的确是很有一套,我在江都时和他见过面,就连陈焕山对他都是有所忌惮,他弟弟,一个大商人,陈焕强在度假村被车家河的女儿顾的人差点捅死,这里面很难说没有丁长生的因素,据说丁长生的身手不错,可是当发生刺杀事件时,丁长生一点动作都没有,完全是一个看客,借刀杀人的意图很明显,所以我下一步也会好好注意一下丁长生这个人,这个人有意思”。翁蓝衣说道。

    甄存剑呵呵笑了两声,说道:“你注意他倒是可以,别把自己栽进去”。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听说,这个丁长生对付女人很有一套,就连车家河家的那个女流氓都能自荐枕席,当然了,我也只是听说,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清楚,车家河气了个半死,不是一样没办法吗?”甄存剑说道。

    后面谈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直到听完,差不多四十多分钟的时间,中心思想就是一件事,那就是商量怎么对付丁长生。

    “看来以后的日子要难过了”。丁长生说道。

    “要怎么做?我马上去安排”。杜山魁问道。

    “嗯,第一件事,查清楚翁蓝衣和甄存剑之间的关系,听甄存剑的口气,他们之前好像是有一段,还能不能再利用一下,怎么说翁蓝衣也是柯北的媳妇,我觉得可能性不是很大,不过聊胜于无吧,关键时刻制造点绯闻也是可以的,这次你们能录音,拍摄视频了吗?”丁长生问道。

    “时间太紧,找不到合适的位置,没敢拍,只是拍了几张照片”。杜山魁说道。

    “以后争取能拍摄视频,总之一句话,到用的时候,能把你们手里的材料整合起来,做的像是他们真的有事一样才行”。丁长生说道。

    “没问题,我尽量安排”。杜山魁说道。

    “嗯,那个文姗姗可靠吗?”丁长生问道。

    杜山魁笑笑,说道:“还行,风骚了一些,不过你教我的那几招用到她身上,立马哭爹喊娘的,到现在都离不开我了,她是一个对北原官场上的皮肉生意比较了解的人,还是有用处的,暂时先这样吧”。

    “嗯,你多点防备心,风月场上的人,能为我所用,也能为对方所用,她的消息,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毕竟我们对她不了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很难说”。丁长生说道。

    “我明白,一定小心”。

    丁长生和杜山魁分别离开了这个快要拆除的出租屋,他们注定再也不会回到这里来了,现在每个见面的地方都不会出现第二次,搞的和特务工作似得,但是事实如此,现在丁长生面临的局势异常的严峻,他没想到何家胜居然想要他的命。

    第二天上班,刚刚坐下,林涛就端上来一杯茶。

    “咦,不是让你休息吗,你怎么来这么快,订婚我也会给你假期,这么敬业?”丁长生惊讶道。

    “丁主任,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就要把我调走了?”林涛问道。

    “谁说的?”丁长生反问这话时明显是底气不足。

    “丁主任,你别装了,郎君之都告诉我了,他说是他领导说的,你亲自和齐市长说,要在北原市政府给我找个位置,把我调过去,我说的没错吧,你还不承认?我一听吓得哪敢休假,就赶紧回来了”。林涛说道。

    丁长生有些尴尬,但是也从另外一层上证明齐振强这个人真不是东西,转脸就把自己给卖了,这事悄悄的做就是了,到时候都安排好了,把林涛的关系转过去就行了,木已成舟,她还能怎么样?

    可是现在别说是木已成舟了,就连木头都没伐呢,怎么办?

    “嗯,林涛,我是这么想的,你先听听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丁长生说道。

    “主任,你喝茶,我再给你续点水”。说着,林涛弯腰提起了暖水瓶,就这么看着丁长生喝茶,丁长生感到这更加的尴尬了。

    “你把那东西放下,我老是感觉你这是要随时砸我一样,放下水壶,坐下听我说”。丁长生说道。

    林涛的确是很生气,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昨天对丁长生还是很感激的,可是当听到他要把自己赶出省政府办公厅,一下子就急了,本来是在家里陪父母的,立刻收拾了一下就来上班了,她知道这事不能不急,一旦事情定下来,再改就难了。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