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96章 危机感

时间:2018-04-26作者:钓人的鱼

    林涛放下了水壶,丁长生看了一眼门口,她也心领神会的去关了门,按说像她这样要能力有能力,要颜值有颜值的女孩子,哪个领导都会抢着要,但是丁长生不同,他考虑的是危机感。

    还是那句话,现在北原的官场,不但是底下暗流涌动,就连水面上也是无风三尺浪了,甄存剑和翁蓝衣的对话就是证明,丁长生在给别人设局,别人也在给他设局,所以,安全是他现在考虑最多的问题。

    林涛重新坐下,挺直了腰板看着丁长生,那意思是我准备好了,洗耳恭听。

    “我是这么想的,现在呢,咱们办公厅虽然情况好了很多,但是依然没有抓到那个泄密者是谁,导致很多事我都不敢宣布,该谁去做,我就找谁吩咐,事实上,咱们办公厅内的问题还没解决,你说你现在成了郎君之的未婚妻了,他也承认在咱们这里有内线,还有多少人有内线在咱们办公厅,要是你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你会咋想?”丁长生问道。

    “你怀疑我是郎君之的内线吗?”林涛非常的激动,一下子就要站起来,但是被丁长生伸手做了一个压的手势,示意她不要激动。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但是这不代表其他人没这心思,你看看你的周围,这段时间我换了多少人,进进出出,我告诉你,出去的人,都是我查到在省城和其他的单位有亲戚关系,同学关系,反正就是各种关系吧,能换的我都换了,下一步还会再继续查,办公厅是我的地盘,我不允许任何人在我的地盘上为所欲为”。丁长生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也得必须走呗?”林涛问道。

    丁长生没吱声,过了一会才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证明你的清白吗,或者说,当我把别人开走的时候,别人怎么才能服气,虽然我没明说为什么把这些人弄走,但是他们心里都很明白,我要对省政府办公厅洗牌,把我认为不合适的人都洗出去,林涛,你怎么证明自己?”

    林涛一下子愣住了,她还真是没办法证明自己,可是自己真的是从来没对郎君之透露过任何省政府办公厅的消息,自己要是这么就被调整了,自己也太冤枉了。

    “我不知道,但是丁主任,你一定有自己的尺度,你说吧,我要怎么证明自己,你才觉得我是够资格留在省政府办公厅,我父母对我期望很大,但是他们又不希望我低郎家一等,你要是把我调到北原市政府,很明显,我还是靠着郎家才能有那个职位,我父母肯定会感到很窝囊……”

    林涛没说完呢,就被丁长生抬手打断了,问道:“我很好奇,你们都订婚了,你们两家怎么搞的和竞赛似得,就算是把你调到市政府,你就低郎家一等了,你父母怎么想的?”

    “唉,你不知道,我父母虽然和郎君之父母早就认识,但是他们上一辈的恩怨我也说不好,反正就是相互瞧不起,我爸妈也是有一种知识分子的清高吧,反正就是各种较劲,让我和郎君之夹在中间很为难,最后压力都到了我这里了”。林涛叹口气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是真的爱郎君之吗?还是因为家里的原因?”丁长生问道。

    她和郎君之都订婚了,以后是要结婚的,丁长生忽然问到这个问题,她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面对她的沉默,丁长生欠欠身,说道:“一大早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个问题,太沉重了,你回去再想想我的建议,我说真的,也是为你好,我要是继续把你留在这里,其他人或许会有想法,对不对?”

    丁长生下了逐客令,然后就开始自己的工作了,林涛站起来,看了一眼丁长生,然后慢慢弯腰鞠了一躬,就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林涛是一个聪明的人,回去之后,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发呆,过了一会,忽然灵机一动,好像是一通百通了。

    丁长生要的所谓证明,其实不过是要的她对丁长生的忠诚而已,说起来是对办公厅的忠诚,那都是幌子,对丁长生自己的忠诚才是最要紧的。

    可是要证明对他的忠诚,怎么证明,自己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要证明自己对一个男人的忠诚,再容易不过,比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表白忠诚容易多了。

    手机震动了一下,丁长生写完最后一个字,拿起来看了看,是微信的信息。

    “丁主任,我会证明我是适合省政府办公厅的工作的,你想要哪种形式的证明,我是个女孩子,不会猜男人,所以我也猜不透你想要什么,你说,我来做就是”。这是林涛给他发来的信息,语气里透着一种决绝。

    丁长生笑笑,这丫头疯了吗?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了她,“你过来一下”。

    不一会,林涛再次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这一次林涛没有上一次的气势,毕竟这一次是她自己提出来的,而且说的很明白了,丁长生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非要留在这里不走?”丁长生问道。

    “我不想离开这里,我喜欢这里的工作”。林涛说道。

    丁长生想了想,看着她,没吱声,但是林涛却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侵略味道,这让她有些害怕。

    “可惜,你订婚了,很快也要结婚,不过这也是个好事,好吧,你先留下吧,至于以后怎么样,再说,我不能说你怎么证明你自己,我也不是要求你必须这么做或者是那么做的人,一切都是靠自己自觉,这个世界上没人能证明自己的忠诚,只有事到临头才能看出来”。丁长生说道。

    “我说过了,你想要什么,我来做就是,我不知道怎么证明,但是你肯定知道,也肯定有自己的尺度,无所谓,我要是能做到,就留下,做不到,我走就是了”。林涛说道。

    “废话,我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要我怎么说,我要你的裸照你给吗?嘁……”丁长生不屑的说道,这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她当真了。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