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098章 还你公道

时间:2018-04-26作者:钓人的鱼

    “翁总,我不可能每天都来看他,但是他在这里遭遇到这种事,我还是很吃惊,这说明丁长生并没有危言耸听,他的确是可以做到这样,我儿子是在看守所里,不归他省政府办公厅管,他是怎么做到的?”陈焕山的脸色很难看,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儿子那个熊样,饿到那个地步,给他一个馒头让他叫爹都肯的程度,所以他异常愤怒。

    “这事回头我会好好问问,我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你放心吧,我说真的”。翁蓝衣说道。

    陈焕山和她坐在酒店餐厅的玻璃窗前,看着外面大江东去的波澜壮阔,一时间感慨万分。

    “再高职位的人,总有一些事情是自己做不到的,就像是我现在,所以我们需要合作,现在想要他命的人不少,但是没有成功的,所以,还是想想怎么从规则来做文章吧,这件事我帮不上忙,他现在在北原,是在你们的地盘上,你们要多出力才行”。陈焕山说道。

    “好说,待会柯北来了你们可以好好谈谈,虽然柯北现在是副省长,但是很多事他都是不管的,这事他有多大兴趣,我也不知道”。翁蓝衣说道。

    “这要看翁总的枕边风了,你们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这点事要是不能达成一致,那我真是很失望,江都的那个项目也将遥遥无期,我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就是我儿子的判刑不能超过十年,最好是监外执行,我把他送到国外去,从此不再回来,剩下的事你们来操作,找人顶替也好,花钱也罢,总之,我儿子不能去监狱蹲监狱”。陈焕山说道。

    “陈书记,你这是在为难我们啊,你们把丁长生彻底得罪死了,他现在可就在北原呢,我们不可能捂得死死的,一个不小心,这事就闹大了,到时候谁都脱不了干系”。翁蓝衣等他一说完,就否定了这个提议。

    “那你说怎么办?”陈焕山有些懊恼的说道。

    “判也好,执行也罢,总得走个形式,等到这事淡了,没人注意了,咱们再做你说的那些操作,要是按照你的想法,上来把人放了,那可能吗,别说是有丁长生这个搅屎棍,就算是没有,一旦哪个环节没做好,我们都要吃官司的”。丁长生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这事没法办呗?”陈焕山问道。

    翁蓝衣伸出了两根手指,说道:“两个选择,丁长生那里,要么这人消失了,要么是你和他彻底完全的和解,答应他的一切条件,你觉得哪个比较好做?”

    陈焕山恨的咬牙切齿,最后说道:“哪个都不好做,不过我既然来了,我会找他谈谈,先礼后兵吧,他现在在北原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翁蓝衣刚刚想说什么,看到自己老公柯北进了餐厅,于是站起身来挥挥手,示意自己在这里,于是柯北走了过来,相对于翁蓝衣的外向性格来说,柯北是一个很内敛的人,温文尔雅,可是一双眼睛透着一股贼光,一看就是一个异常阴狠的角色。

    “陈书记,你好,你来了几次,我都是在忙,没见上面,这次终于见面了,幸会幸会”。柯北离着陈焕山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先是双手合十,微微躬身,然后才伸出手朝着他伸过去。

    “我也是,来这里叨扰了几次,都是和翁总在聊,每每说起你,她都是不吝赞美,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秀恩爱的,柯省长请坐”。

    “陈书记请”。

    虽然说的都是一些屁话,但是这些屁话是人类交往的基础,有统计显示人在一天内说的话,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废话,真正有用的极少,但是没有这百分之九十五的废话做铺垫,那百分之五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今天我做东,陈书记不要客气,我们将来是要长久合作的,所以,我们都坦诚一些,谈的成就谈,谈不成还可以做朋友嘛,对吧?”柯北一上来就定了调子。

    “好,听柯省长的”。陈焕山说道。

    很快,他们的话题就切入到了正题。

    “我来晚了,刚刚从何书记那里来,还是东部开发区的事,着急了,今年中北省的经济形势下行压力很大,省城这一块就指望东部开发区了,开发区,现在到处都在建房子,速度上去了,但是上面的限制压力很大,可能用不了多久,上面就要找我和仲华谈话,房价的升幅不能超过多少,这一点陈书记比我更有感触吧,我听说江都的房价现在也维持在一个高位?”柯北问道。

    “唉,都一样,我现在就是担心我儿子的事,其他的事都是市长在管,我现在没心思管这些,柯省长,案子的事没问题吧,给我个准话”。陈焕山不理会柯北的经济论调,直接把话题切到了自己最感兴趣的部分。

    “案子的事,问题不大,院长是我的一个老同学,前天还见了一面,聊的不错,但是不判实刑是不可能,所有的事,只能是后面再操作,目前操作不了,不过你放心,孩子在里面不会受罪,这点我可以保证”。柯北说道。

    “可是几天前丁长生的一个电话,我儿子在里面饿了三天,柯省长,你不知道这事吧?”陈焕山问道。

    柯北一愣,看向自己老婆翁蓝衣,翁蓝衣点点头,表示确实是有这事,于是柯北放下了手中的杯子,问道:“事情查清楚了?真是丁长生插手操作的?”

    “前几天我的人和丁长生在江都有些误会,他猜是我设计他的,就对我的人了说要饿我儿子三天,没想到还真是说到做到,柯省长,这个丁长生可是你的部下,你就不能想点办法给他上点眼药?”陈焕山问道。

    “嗯,这事还真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你不用管了,这事我会找他问清楚的,这不是政治权力干涉司法公正吗?这是很严重的事情,你等我,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柯北说道。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