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28:愿赌服输

时间:2018-05-06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叶文秋闻言长出了一口气,愣了一会才说道:“你不会知道她在那一个月里经历了什么,所以,这事你就不要管了,如果将来真的出了事,那也是她自己该承担的,但是那些人都必须死,现在最难的就是车家河了,是让他跳楼还是去坐牢,都是看最后我姐的心情,我听说了你和车蕊儿的事,但是这件事我希望你能站在我姐这边”。

    面对叶文秋的这番话,丁长生无言以对,到最后只能是点点头。

    “谢谢你没阻止她,也谢谢你对她的帮助,你救了她,她说了,这辈子你想怎么样都行,但是不要阻止她复仇,这件事你帮不了她,那就让她自己来吧,好不好?”叶文秋问道。

    丁长生没再说别的,这件事就当自己不知道,从来没听说过。

    “我在酒店订了餐,我姐姐忙完这里就去,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去吧?”叶文秋问道。

    “算了,不去了,你们刚刚回来,休整一下,在山里待了这么久,一下子回到这花花都市,肯定有很多的不习惯,还是先适应一下再说吧”。丁长生拒绝了她。

    这让她很失望,但是她不想给丁长生任何的压力,于是点点头,勉强笑笑,说道:“希望你不要生气,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就过来找我,我们不想给你添麻烦了,但是希望这样的关系继续下去,因为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无所谓了,回来就好,走吧,在前面街角把我放下,我还得回办公室,年底了,事多着呢”。丁长生说道。

    他不是事多,而是和翁蓝衣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所以才拒绝了叶文秋。

    回到单位丁长生给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得知柯北就在办公室,于是上楼去找他,怎么说自己和他老婆一起出去,自己还是要报备一声的,也想知道他是不是也去。

    “进来”。丁长生在门口敲了敲门,里面出来一声轻快的回应声。

    “柯省长”

    “长生啊,进来吧,有什么事?”柯北放下了手里的笔,抬头问道,并且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示意丁长生坐下。

    “嗯,有点事,翁总邀请我去山里别墅度周末,柯省长也去吗?”丁长生问道。

    “这事我知道,她和我说了,她说她在山里搞了一个聚会,什么烧烤聚会还是舞会我忘了,反正她时常搞这些东西,我没时间去,你们去玩吧,那个地方有温泉,都是接入卧室的,很好,你去了就会喜欢那里了”。柯北面不改色的说道。

    丁长生这下释然了,原来翁蓝衣经常搞这些聚会,还以为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呢,看来自己是想多了。

    “哦,我还以为您也一起去呢,我还想着上来叫你,翁总说待会车就到了”。丁长生说道。

    柯北笑笑,抬手指了指丁长生,说道:“你呀,太小心了,在北原要想工作的好,尤其是你这个位置,就要结交各方面的人,你放心吧,去的人多的是,那里快成了北原这些人物的聚集地了,很不错,你会喜欢上那里的”。

    “步步惊心,不敢不小心,既然是这样,那我先下去了,不耽误你办公了”。丁长生说道。

    “慢走,好好享受周末”。柯北笑笑,待丁长生走出办公室后,一直保持着微笑的面庞,直到听到丁长生的脚步声下了楼,他的脸才变的有些煞白。

    陈焕山告诉他的那些事,他一句都没和翁蓝衣说,也就是说,现在翁蓝衣彻底蒙在鼓里呢,她的本意就是邀请丁长生去度假,过一个周末,增加一些感情,以后有些事涉及到省政府的,自己可以不找柯北,直接找丁长生,或者说不想给柯北的肩上压太多的担子,而且有些事也不想让自己的老公参与,那样的话一旦出事,和自己的老公也没关系,她打的是这个主意,事事都麻烦自己的老公去摆平,也不是她的风格。

    他站在窗户前,点了一支烟,烟雾袅袅中,他看到了一辆丰田埃尔法停在了省政府的停车坪里,那是翁蓝衣的车,出门需要开车时,翁蓝衣都是坐那辆车的,那就是她的移动办公室,在车上办公休息,完全应付的过来,时常还会带着朋友出去玩,可以说,在北原都认识这辆挂着五个八的车牌号,也都知道这是谁的车。

    丁长生到了车门前,车门自动打开,首先看到的就是翁蓝衣坐在座位上,丁长生点点头也上了车,然后车门关闭。

    “丁主任还是这么准时,后面那位我就不介绍了吧?”翁蓝衣说罢看看后面,问道。

    丁长生扭头看向第三排,看到车蕊儿正躺在后面第三排座位上看手机。

    “我还以为你是开车去的呢”。丁长生说道。

    “自己开车多累啊,有翁姐的车不坐,我开车去,我傻啊?我是真的没想到你会去,算了,翁姐,我输了,愿赌服输”。车蕊儿说道。

    “那说话要算话的,今晚不许碰他一下”。翁蓝衣指着丁长生说道。

    “哎哎,你们俩打赌不要把我算上,我不参与”。丁长生赶紧把自己往外摘,说道。

    “你是赌注,今晚我举行一个酒会,去的人不少,还有舞会,所以今晚无论丁主任和谁跳舞,你都不能上手,不过过了十二点之后呢,丁主任就还是你的,说定了哈”。翁蓝衣对车蕊儿说道。

    车蕊儿翻了翻白眼,说道:“我早知道我会输,我就不和你打赌了,我问他时他可是说不一定的,丁老板,你啥时候能给我个准信啊?”

    丁长生很无奈,也不想和她斗嘴,好像是自己和她关系多深似的,所以,脸上也没什么笑容,直视着前方,说道:“算了,你们俩在后面坐吧,我去副驾驶坐,这样大家都能坐的舒服点”。

    “不用,我在后面挺舒服的,翁姐找你还有事要谈呢,我就不参合了”。车蕊儿急忙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