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32:演技高超

时间:2018-05-09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有些人不怕死,但是怕疼,当然了,车蕊儿既怕死也怕疼,所以当看到丁长生递给她的那张图纸时,还是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丁长生看向她,说道:“其实也没那么疼,只要把人绑起来,看到这个柱子了吗,把人绑在这根柱子上,上下都用绳子缠绕的紧紧的,人的挣扎基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其实真正疼也即是一瞬间的事,只要是把这个凸起穿透了,剩下的事就简单了,这个和扎耳朵眼差不了多少”。

    “你帮人扎过吗?”车蕊儿问道。

    “别管别人,现在是说你,你要是想扎呢,我可以帮你,你要是不想扎,我也不勉强,你不是说这间屋子很适合我吗,我看也很适合你,你要是能经历了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东西,再走出去的时候,我可能会更喜欢你了”。丁长生笑的有些鬼魅,看的她都有些心惊胆战。

    车蕊儿心惊胆战的看了看他说道:“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走吧,这里看起来有些瘆人”。

    说罢,率先走出了房间,丁长生也没勉强,跟在后面来到了客厅里。

    “说说吧,你们俩这一唱一和的把我叫到这里来,到底想干什么,我想不单单是度个假这么简单的事吧?”丁长生问车蕊儿道。

    “我真的不知道,翁蓝衣说你来,我就跟着来了,你要是不来,我是不会来的,现在年底了,我也很忙,我虽然好玩,也知道分寸”。车蕊儿说道。

    “是吗?你真的不知道?还是你们合起伙来坑我呢?要是在以前,我可能根本就不会问你这话,现在能问问你,就是在给你机会,我们和好的机会,要是这个机会没了,那我们之间也就完了,你就别想着有和好的那一天了”。丁长生在威胁她,他虽然猜不到车蕊儿对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但是毕竟他们有过那么一段,自己和她还同生死过,所以,对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果然,这话说出来之后,车蕊儿犹豫了一下,说道:“听说陈焕山会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他来做什么?”

    “为了他儿子的事,你是不是已经告诉翁蓝衣说不再插手陈汉秋的案子?”车蕊儿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你的消息还挺灵的”。

    车蕊儿得意的点点头,说道:“在北原这个地方混,消息永远都是致胜的关键,你要是和我和好了,我的所有消息来源就都是你的,我们两个合起来就无敌了”。

    “我是说了,陈焕山还不死心吗?”丁长生问道。

    “不是不死心,我的消息从法院来的,陈焕山的意思是从看守所到法院,所有的程序走完,他把人带走,根本就不会有人去监狱坐牢,不出意外,陈焕山会把人藏起来,然后送出国去,这点事对一个省委常委来说不是事,再说了他们家在京城也有势力,而且他弟弟还是一个大富豪,这点事还叫事吗?”车蕊儿说道。

    “所以,现在来堵我的嘴?”丁长生问道。

    “没错,不出意外的话,陈焕山给你的条件应该是很高的,就看你看得上看不上了,因为陈汉秋就是因为你才进来的,而且还是被异地审判,所以只要你不再闹,其他人没有陈家摆不平的,你现在成了关键人物,可以狮子大开口了”。车蕊儿阴测测的说道。

    丁长生看看周围,说道:“走,出去说”。

    他怕这里有监控器或者是窃听器,刚刚摸了摸口袋,干扰器忘了带,这才导致他一直规规矩矩,不然的话,在下面的地下室里就先给车蕊儿上点手段,或许能知道更多的消息。

    “那你说我该要什么好呢,钱?我不缺钱,再说了,要是伸了手,那这玩意就可能成为一个定时炸弹,他肯定会留有后手,到时候这可能成为对付我的把柄,要什么合适呢?”丁长生问道。

    车蕊儿看看他,小声说道:“权力啊”。

    “权力?我是中北省的,他是中南省的,他的手能伸到这里来?”丁长生继续逗着她说道。

    车蕊儿摇摇头说道:“我说的权力不是他让你升官,而是怎么发挥他手中权力的重要性,这才是最靠谱的,来去无踪,根本是无据可查,我们都是正规的生意,只不过权力是助推剂而已”。

    “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他感觉车蕊儿的演技比以前好多了,以前还是一个真性情的人,现在来看,却是演技高超的演员了,这让丁长生增加了不少的警惕心。

    “我和翁姐在江都市搞了一个项目,盘子不小,我知道你也有投资的,只不过有人替你打理罢了,现在好了,你不在中南省了,可以把你的生意扩展到中南省去了,在江都,有陈焕山当保护伞,我觉得没有做不成的生意,所以我觉得利用陈焕山手里的权力,把这笔生意做成了,这才是最大的收获,也是利益最大化的唯一途径”。车蕊儿说道。

    “这些是翁蓝衣教你说的?”

    “不是,是我主动要说的,我的意思是,陈汉秋的案子牵扯到的人不少了,要是这案子做成了,你在中南省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我知道你在中南省还有不少的亲朋故旧,你想想,按照陈焕山目前的上升态势来看,他在中南省还要再待几年,至少这几年你留在中南省的人脉不会被动的很厉害,还有仲华家的门生故旧,这都要用到陈焕山的,所以,你放陈汉秋一马,后面很多事就都好做了,何乐而不为呢?”车蕊儿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嗯,说起来这事都是对我好,没问题,不过我有个条件,你要是答应我,我待会见了陈焕山也好,翁蓝衣也好,绝对不会再为难他们,保证一切都顺风顺水”。

    “什么事,你说”。车蕊儿闻言兴奋起来,问道。

    “很简单的事,把宗纪委那四个人交给我,我也好给朋友有个交代”。丁长生脸色冷峻的看着她,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