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33:露出马脚

时间:2018-05-09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丁长生这一突击发问差点让车蕊儿露出马脚,她愣了一下,说道:“又来了,我说过了,那几个人我真的没见过,我仔细的询问了我的人力资源部负责人,从来就没有你说的那几个人到我这里来过,怎么就认准我了呢?”

    “开个玩笑,没有就没有吧,你看你紧张什么,我也是受人之托,那几个人和我任何的关系都没有,只是替朋友问问而已,既然是没有,那就算了,无所谓的”。丁长生说道。

    可是这件事在丁长生和车蕊儿的心里都种下了种子,因为这件事,车蕊儿对丁长生的警惕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而她对丁长生的所谓情感,也在这样的警惕里渐渐消失,有的不过是相互的虚与委蛇罢了。

    两人出了别墅,就在别墅区里瞎逛着,此时对面山上的望远镜再次对准了他们俩,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爸的事,我会再和他好好说说,我也希望自己能有条后路,听说上面对中北省已经非常不满了,有这回事吗?”车蕊儿没话找话的问道。

    丁长生看都没看她,说道:“这些消息,你们应该比我清楚的多,毕竟这些事和我没多少关系,无关我的生死,车蕊儿,我已经很多次给你机会,说不定将来我真的可以帮你,毕竟我认识的人还算是有些分量,北原市这么多官,也说不定有多少会落马,你该为自己考虑了,免得到时候你对我没有丝毫的贡献,我怎么替你说话?”

    丁长生这话算是威胁也好,劝诫也罢,但是很明显,这时候的车蕊儿好像一点也听不进去这话了。

    两人正在花园里转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看上去像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但是穿的制服和那些工作人员又显得有些不一样。

    “她是蓝洁,是这里的管家,和翁蓝衣私交很好”。看到那个女人过来,车蕊儿小声介绍道。

    丁长生看着这个袅袅婷婷走过来的女人,欣赏女人也是需要一定眼力的,丁长生自问还是有些本事的。

    “两位贵宾,老板让我请你们去赴宴,都准备好了”。蓝洁微微躬腰,双手交叉放在小腹部,说道。

    “蓝管家,今天进了什么好吃的?”车蕊儿问道。

    “车总,从机场回来的车刚刚到厨房,从日本空运来的金枪鱼,很新鲜,老板知道你喜欢吃,特意准备的”。蓝洁说道。

    丁长生没理会这个女人,既不问话,也不回答,好像自己这个人不存在一样,蓝洁虽然时不时的看一眼丁长生,但是丁长生始终都是看着远方的山峦,丝毫没有给她机会。

    蓝洁看向车蕊儿的眼神变了变,那意思是怎么和这位贵宾搭上话,可是车蕊儿却摇摇头,虽然是以非常小的幅度,可是走在她身边的丁长生还是能感觉到这种轻微的变化。

    到了餐厅,因为这是午餐,所以相对简单,主打是日本料理,丁长生对这些不感兴趣,但自己是客,不好挑挑拣拣,而且看车蕊儿欢呼雀跃的样子,更是不好说什么了。

    “弟弟,看看还合你的口味吗?在山里能吃到海鲜,也算是一个情调吧”。翁蓝衣问道。

    “翁总的情调一向都是没错的”。丁长生说道。

    红酒也是进口的,那些字母丁长生都不认识,也不好问,只是浅尝辄止,他不是贪杯的人。

    “弟弟,晚上呢,陈焕山会过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先听姐姐说完好吗?”翁蓝衣抬手制止了丁长生的回答。

    丁长生点点头,翁蓝衣继续说道:“本来呢,我在江都的那个项目是不想有任何人参与的,但是我现在有心无力,所以,我让蕊儿参与进来,还有就是你,你也可以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让我们把那个项目做起来,可以说回报率是很高的,怎么样?”

    丁长生闻言笑笑,说道:“其实这才是多大事,打个招呼就行了,项目呢,我没兴趣,至于你们想做的事,我也没兴趣继续管了,一句话,你们想怎么办都可以,我保证不会再发出任何的声音,怎么样?”

    翁蓝衣闻言看向车蕊儿,那意思是你没和他说清楚吗?

    车蕊儿点点头,没说话,意思是该说的都说了,该完成的都完成了。

    “可是这样我们还是不放心,尤其是陈焕山不放心,这么说吧,现在他儿子的事,还只是他儿子的事,可是如果要是把后面的事办了,一旦出事,就不是他儿子一个人的事了,有可能是他一大家子的事,尤其是他的仕途就完蛋了,你是不是想在这里动手呢,对不起,你要是不答应和我们一起搞这个项目,恐怕他是不敢在陈汉秋的案子上动手的”。翁蓝衣说道。

    丁长生闻言不禁苦笑道:“看来这件事你们不把我拉下水是不算完了?”

    “不是把你拉下水,是这件事谁都不敢保证会是什么后果,所以,还是要做的稳妥些为好,就是这样”。车蕊儿说道。

    丁长生看看她,没说话,就是这看了一眼,就足够让车蕊儿心惊胆战了,因为从丁长生的眼里,她看到了杀机,不是一般的冷酷。

    “那如果我不参与你们的项目呢,是不是这事就僵了?”丁长生问道。

    “弟弟,你怎么这么死板呢,其实这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对吧,就是一个项目而已,等到这事完了,你可以撤出来,我把你的股份都买了,一分钱都不会拖你的,全都是现金,怎么样?”翁蓝衣问道。

    丁长生点了一支烟,本来他是不会在女士面前抽烟的,但是这两个女人都是抽烟的,所以在她们面前也没必要装绅士了。

    “陈焕山什么时候到?我想和他亲自谈谈”。丁长生说道。

    “下午三点半左右到,来这里之前去一次看守所看看他儿子,弟弟,于人方便,与己方便,对吧,凡事没必要弄得这么僵,我这也是为你好,毕竟你的重点现在是在北原,不是中南省,你说呢?”翁蓝衣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