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34:忌惮

时间:2018-05-09作者:钓人的鱼

    3134:忌惮

    “那你知道陈汉秋身上背负着命案吗?”丁长生问道。

    “我知道,但是这又能如何呢,谁让他有这么一个爹呢,刑不上大夫,这事古代就有,现在也有,就是看看谁的本事大,谁的运作能力强,谁有钱,如此而已嘛”。翁蓝衣端着酒杯有些激动的说道。

    丁长生看着她,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做人的底线还在,像是翁蓝衣说的这些话,在他这里真的过不去,所以他们也知道丁长生不会对这个案子善罢甘休,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设局,包括今天这个局,也是一样,唯一的目的就是把他拉下水,让他在这个案子上闭嘴,他们才好操作。

    如果丁长生是一个平头百姓,也许他们可以不害怕,因为平头百姓够不到上面的人,但是丁长生不一样,他是官,是省政府办公厅的主任,他是能够到省长,能联系到宗纪委副记的人,所以他们对他的所有忌惮,都是对他身份以及他背后关系的忌惮,如此而已。

    “我可以再说一遍,这事我不再管了,你们也不要再要挟我,我也不会再对这个案子说三道四,或者是给谁打小报告,这样可以吧,我这人说话向来是算话的,决不食言”。丁长生说道。

    车蕊儿看向翁蓝衣,翁蓝衣摇摇头,使了个眼色,然后车蕊儿起身说道:“你们慢慢谈,我出去透透气,上个洗手间”。

    等到蓝管家和车蕊儿出去后,偌大的房间里就剩下了丁长生和翁蓝衣,丁长生也想出去,但是却根本走不成,因为此时翁蓝衣坐了过来,右手举着酒杯,左手放在了丁长生的大腿上,身体前倾,几乎是要扎到丁长生的怀里了,低声问道:“你想怎么样,和姐姐说,只要是姐姐能满足你的,绝对不会有二话,今天这事必须要有个结论,因为要是再没结果,姐姐我就要破产了”。

    丁长生笑笑说道:“翁总,谁都会破产,你也不会破产,你做的是国家的生意,还能破产了?开玩笑吧?”

    “弟弟,这件事很少有人知道,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做的都是自己的生意,我在江都拿地花了七个亿,现在钱都套在那里了,我现在拿那些地去贷款,没有一家银行肯贷给我,我也可以在北原的银行贷款,但是地在江都,北原的银行也要考虑风险,虽然看在老柯的面子上给我点贷款,但是杯水车薪,我每天损失的钱,我拿出一个星期损失的钱赔付给陈汉秋案子的受害者,怎么样?”翁蓝衣问道。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非得看陈焕山的脸色,江都市的其他领导都死了吗?”丁长生问道。

    翁蓝衣摇摇头,说道:“说到底,陈焕山是江都市委记,我在江都地面上投资,钱砸下了,没有政府什么事了,谁还会替我出头?替我出头就是得罪陈焕山,有这样的人吗?至少我现在找不到,你要是能替我在江都融到资,你可以不答应他,甚至你把他弄死在牢里,我都不会说什么,或者,干脆咱们来合作,你投资,我出地,合作那个项目,怎么样?”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看来我不答应你,你就要破产了?”

    “弟弟,帮姐一把,你说,想要什么,钱,还是女人,都可以,我都会尽力帮你办,但是我要在过年之前把贷款的事办妥了,年后就要开工,耽误一天就是几十万,我真的是耽误不起了”。翁蓝衣说道。

    丁长生很是无奈,但是他不会因为翁蓝衣的乞求就把自己扎进他们的圈套里,丁长生在这一会的功夫想了很久,尤其是想到了贺乐蕊给自己翻译的那部权经,有些陷阱的设计不单单是存在于政治场合,以此类推,一切的场合都是适用的。

    翁蓝衣说的声泪俱下,看起来说的是真心实意,要是自己不答应,她立刻就要去死了的样子,其实不然。

    这件事看起来是陷阱在江都,可是杀手却在北原,一旦自己参与进去,很明显,北原和江都是联合起来的,到时候两头绞杀,丁长生是进无可进,退无可退。

    自己是北原的官员,却参与了江都的房地产项目,自从房价上去之后,栽在房地产项目上的官员与日俱增,房价是他们炒上去的,到头来把自己炒到了监狱里,也算是没坑别人。

    只要是这个项目的绳子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么将来柯北就会牵住这条绳子的绳头,胁迫自己做有利于他的事情,有利于柯北的事情很可能不利于仲华,到那时自己势必会畏手畏脚,再也施展不开了。

    所以,他们的算盘打的很好,拴住了自己,就等于捆住了仲华的手脚,到那时,仲华就是和他的前任一样,碌碌无为,政令不出省政府,仲华的所有抱负都将在办公室里终结。

    “这件事我本来就没想插手,现在你又要把我栓到项目里去,怎么说呢,这事太突然了,能不能让我好好想想,怎么说,我也得和我的人商量一下吧,毕竟我也得征求一下其他人的意见”。丁长生说完就要起身,但是被翁蓝衣压住了大腿,导致他根本不能动弹,要是硬来,肯定会把她掀到一边去。

    “弟弟……”翁蓝衣看起来有些醉眼朦胧了,“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杀伐果断,这点事还要征求他人的意见,我看你是想拖延时间吧?”

    丁长生笑笑,说道:“真的不是,我真的要打个电话,因为我的资金我现在不管了,都是托管的,既然要给你投资,我怎么也得打个电话问问,然后调查一下你的项目吧,放心,就算是陈焕山死在江都,我们俩合作起来,也不会有半点费力,不就是个几十亿的项目吗,我给你投资不就完了?”

    翁蓝衣一下子愣了,她没想到丁长生还是不会和陈焕山苟合,这离自己的计划差的太远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