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35:被拦住

时间:2018-05-09作者:钓人的鱼

    3135:被拦住

    丁长生离开了宴会厅,看到宴会厅里三三两两的人都在进餐,忽然间看到了一个人,倒是让他很意外的。

    “丁主任,你也来了,没想到”。那人赫然是江晓辉的父亲江一山。

    自己和这个江一山没打过交道,所知道的消息也大多是从江晓辉那里听来的,但是人还是认识的。

    “看来这位翁总真是没有交不到的朋友,江厅长也是翁总邀请来的?”丁长生问道。

    “丁主任别开玩笑了,翁蓝衣是北原的风云人物,哪是我这个小厅长高攀的起的,这次来是厅里派的苦差使,看看外面那些人了吗,都是我带来的,都是为了这里的安保,每次都是这样,不过以前都是其他人带人来这里,或者是协调人,这次是我来,既来之则安之,这不,有好吃的就吃呗”。江一山笑笑,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那好,你慢慢吃,我出去一下”。

    “我陪你去吧”。江一山说着把杯子递给了旁边的随从。

    “不用,我又不走,晚上不是还有舞会嘛,我出去转转,吃多了”。丁长生说道。

    “那行,我就不叨扰你了,注意安全”。江一山说道。

    丁长生出了门后,就在花园里给杜山魁打电话,但是他也注意到了,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安全是第一位的,这是翁蓝衣给这里安保提出的唯一要求。

    丁长生刚刚走,车蕊儿就进了房间,看到翁蓝衣一脸不悦的样子,就知道事情不顺利,于是问道:“还是不行吗?”

    “他宁肯自己投资和我合作,也不会和陈焕山合作,看来这次陈焕山来也是白来,也可以猜得到,他一定是想把陈焕山的把柄攥的死死的,早晚还会要了他的命,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机会没到,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事,你说,他为什么盯住陈汉秋不放呢,这里面到底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事?”翁蓝衣问道。

    “我猜,可能还是因为陈汉秋身上有人命案子,因为陈汉秋死的人到底是谁,和丁长生是什么关系,我们都没搞清楚,表面上和丁长生是什么关系,真实的关系又是什么,这都很重要,可惜的是,这些事情没有答案”。车蕊儿说道。

    猜是猜不到的,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猜得到丁长生为什么一直揪住陈汉秋不放,刚刚翁蓝衣一直撮合丁长生和陈焕山和好时,丁长生的内心极度抵抗,但是有些话没法说。

    阳光正好,除了这个山谷之外,山上一片枯黄,抬头望向天空,那里已然是一片湛蓝,丁长生在想,不知道甄绿竹在天上生活的可好?

    虽然过去了这么久,但是甄绿竹一直都是丁长生心里的一根刺,具体来说,是因为甄绿竹在被杀时已经怀了孩子,根据后面一系列的调查分析,以及陈汉秋一直都坚持要对胚胎进行dna检测,所以,丁长生认定那个孩子是自己的,还没出生就已经夭折,这是丁长生没对任何人说过的,没法说。

    甄绿竹是孤狼杀死的,这点可能和陈汉秋扯不上关系,但是孤狼是陈焕强的人,这事是不是和陈焕强有关系,无法证实,所以,只要是有机会除掉陈家的人,他都会不遗余力。

    陈汉秋是他送进看守所的,也旁敲侧击的把陈汉秋的案子促成了异地审理,现在陈焕山要让自己闭嘴,怎么可能呢,所以,他们也想到了不可能,这才想方设法的拉他下水,目的就是让他自己堵自己的嘴,丁长生把陈汉秋送到了看守所,自己这次还要再同意把他放出来,然后自己在他们面前永远都会矮人一等,如此而已,这个算盘打的不可谓不精。

    但是丁长生岂是那种轻易就范的人?

    一个人坐在花园的椅子上,抽着烟,戴上耳机和杜山魁通话。

    “这地方没意思,你们的车在什么位置?”丁长生问道。

    “离大门三公里的位置,离的太近了害怕被发现,怎么着,你要走吗?现在我去接你?”丁长生问道。

    “好吧,你们去门口接我吧,我这就出去”。丁长生说道。

    他没想到的是,就连自己坐的椅子底下都有声音收集装置,所以他刚刚要说走,消息就很快传到了翁蓝衣那里。

    于是还没走出花园,就被翁蓝衣拦住了。

    “弟弟,还没吃饭呢,走吧,回去再吃点,我相信你也和你的团队沟通过了,怎么样,到底怎么合作?”翁蓝衣问道。

    “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陪你去北京,他们现在北京呢,正在忙一个雄安新区的项目,到时候可以和他们聊聊,你那个项目也算不得什么大项目,应该是没问题”。丁长生说道。

    “你先别着急,我们边吃边谈”。

    丁长生本来是想偷偷走的,没想到被拦下了,于是跟着她回到了餐厅里,然后给杜山魁发了个条短信,说是被拦住了,暂时走不了,让他们待命。

    可是刚刚这个通话信息以及在别墅里打电话时泄露的位置信息,让杜山魁他们的位置暴露了。

    翁蓝衣刚刚进了餐厅,丁长生坐下后,蓝洁走了进来,然后在翁蓝衣的耳朵边说了几句话,翁蓝衣于是站起来说道:“弟弟,你们先吃着,我去处理点事”。

    车蕊儿不管他,自顾自的吃着大餐,丁长生看着她的样子,说道:“看来这个坑你们挖了不少时间了吧,我现在的脑子真是不转圈了,居然着了道”。

    “别胡说,我们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都是为你好,为了我们大家好,一件非常简单的事,你非得搞的这么复杂,对了,我想问一句,你和陈汉秋有什么深仇大恨吗,非要他坐牢不可?”车蕊儿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我和他一点都不熟,你说能有什么深仇大恨,我真的没想把他怎么样,你们爱怎么样都可以,只要是别把我扯进来就行”。

    车蕊儿摇摇头,说道:“不对,我和翁姐都觉得你和陈汉秋之间有我们不知道的故事”。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