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145章 再起波澜

时间:2018-05-12作者:钓人的鱼

    陈汉秋的死,让北原再次成为焦点,当然了,陈汉秋这件事既没有见诸报端,也没有新闻报道,不但是北原方面极力压制,就连陈焕山也在极力压制,因为一旦这事爆出来之后,就会牵连到陈汉秋是因为什么案子被抓的,好容易平息了,这一刻谁也不想再起波澜。

    可是不代表这件事就这么完了,陈焕山当然不会这么算了,所以,从医院里出来,他直奔省委去找何家胜,他也知道找别的人没用,只有找何家胜,这事才能在表面上给自己一个交代,至于到底是谁干的,别指望北原能给个答复,还得自己亲自查。

    陈焕山到省委时,甄存剑正在向何家胜汇报情况,何家胜也是一惊,这他妈的都是怎么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这些事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操作。

    “书记,最近有些乱,是不是该做点什么?”甄存剑问道。

    “你有什么想法吗?”何家胜问道。

    这时候甄存剑的手机开始震动,一看是办公室打来的,没事办公室是不会打电话,肯定是在他办公室没看到他,事情又比较紧急,这才打了电话到自己手机上的。

    “喂,好,我知道了”。甄存剑只说了这几个字。

    挂了电话,说道:“陈焕山到楼下了,见不见?”

    何家胜皱着眉头,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这是犹豫的表现,甄存剑刚刚想说推了算了,但是何家胜却点点头,说道:“见见吧,也没什么不可见的,看守所那群王八蛋都给我撸了,爱干嘛干嘛去,还有没有王法了?”

    甄存剑陪着陈焕山到了何家胜的办公室,何家胜已经到了门口,伸手握住陈焕山的手,低声说道:“我刚刚听了汇报,实在是抱歉,这事出在北原,我们会查到底,一定会给陈老弟一个交代”。

    虽然陈焕山也是个汉子,但是丧子之痛不是亲身经历是没有那个感受的,所以,刚刚见面,对方就说出这番话来,让他再次意识到自己儿子真的没了,眼泪想忍都忍不住。

    待他哽咽了一会之后,陈焕山和何家胜手握手坐在了沙发上,甄存剑上了茶就出去了。

    “何书记,这事你得给我做主,这是在北原,我不插手,我要个交代,谁杀了我儿子,谁是幕后主使,我都要知道,我不让你做别的事情,我只要知道是谁就行,剩下的事我来做”。虽然极力克制,可是陈焕山说这话时依然是咬牙切齿。

    “我知道,我知道,这事我一定会成立调查组,你要是不放心,也可以派人参加,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我和你弟弟陈总在北京一起吃过饭,也算是老朋友了,上次他在这里遇袭,我就感到很抱歉,现在孩子又出了这事,我一定会查清楚到底是谁干的”。何家胜说道。

    陈焕山握紧了何家胜的手,说道:“何书记,我知道你现在日子也不好过,据我的消息,上面一直都在寻求机会打开北原的盖子,你要小心啊,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帮忙,大忙帮不上,消息来源我还是有些的,所以,不管怎么样,我的事还是要拜托何书记”。

    何家胜的眼睛一亮,随即眯着眼说道:“谢谢陈老弟,这话我记下了,我一定会尽快给你一个交代”。

    “嗯,还有件事,我一直都想当面提醒你,就是那个丁长生,你一定要小心,这个人不简单,真的不简单”。陈焕山连说了两个不简单,还加重了语气,这让何家胜再次在心里有了芥蒂,本来他对丁长生就不满,到处搅乱,现在好了,看北原发生的这些事,都是他来了之后才发生的,可以说没有他不搅乱的事,这家伙到底是想干啥,一目了然。

    虽然何家胜很忙,可是依然和陈焕山聊了一个多小时,陈焕山才离开了省委,出门时,何家胜一直送到了电梯口,并且让甄存剑送到了楼下才回来。

    一进门,甄存剑就看到了何家胜的脸色异常的阴沉,听到有声音,抬起头来,看向甄存剑,问道:“关于丁长生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不乐观,在湖州基本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唯一可以做做文章的就是男女关系了,可是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本来车蕊儿这件事可以做做文章,说服一下车家河也可以,可是现在车蕊儿神奇般的死了,再无证据,其他的证据都经不起推敲”。甄存剑说道。

    何家胜闻言,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从他拨出去的号码,甄存剑就知道他是打给秘书长童家岗的,果然,几分钟后,童家岗就进了办公室的门。

    “出什么事了,这么严肃?”童家岗问道。

    “家岗,你说,要是给丁长生换个位置,换到哪里去好,不要让他在这里搅乱了,现在北原已经够乱了,再这么搅乱下去,大家都撑不住了,车蕊儿刚刚死,这事还没平息呢,这下好了,江都市委书记陈焕山的儿子,本来是要在北原异地审理的,在看守所打架被打死了,陈焕山刚刚走,他说这背后都少不了丁长生这个人的力量,我就不信了,丁长生就真的有这么大的能量?没法搞了?”何家胜问道。

    童家岗一听是这事,看看甄存剑,然后才说道:“这件事恐怕没这么简单,说他搅和,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搅和了,再说了,他是仲华带来的,要是把他调整了,仲华怎么想,他也不会同意啊”。

    何家胜早就想到这些了,但是事关丁长生的烂事太多了,传言传言,没有一个不是传言,可是谁也没有证据,这是童家岗说的理由。

    “调整是必须的,我现在就是问问你,调整到什么地方合适,不是调不调整的问题,是调整到哪里去?”何家胜问道。

    童家岗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其实何书记你心里早就有这打算了,问我还有啥用”。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