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49:难以启齿

时间:2018-05-14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这我知道,不用你说我也明白“。江一山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继续问道:“江厅长,你认为北原会一直这样下去吗?”

    江一山摇摇头,没说话,他心里没底,如果有人说北原的天要变了,在半年之前,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是现在,这个苗头却是越来越明显了,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虽然没有参与分赃,可是袁氏地产的事他比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在丁长生的干预下,袁氏地产居然奇迹般的度过了这一劫,北原市还神奇般的出了个文件,至少目前来看,袁氏地产最危险的时候过去了。

    何家胜为什么会对丁长生下手,这里面有些拿不上台面上来讲的事情,那就是何家胜确定了丁长生在背后捣鬼的事,一次次,每次都让袁氏地产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活过来,每一次他们都离利益触手可及,可是被丁长生这么一搅和,袁氏地产随着波浪慢慢的飘离了岸边,这是何家胜不能容忍的,能忍到现在已经是不容易了。

    “就在不久前,四个宗纪委的侦查员应聘到了聚鑫公司,但是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该知道聚鑫公司是干啥的,所以,他们的胆子已经大到了这个地步,这不是炫耀他们的能力,这是自取灭亡,所以,如果尽可能的,利用你的职务之便,我想知道更多关于翁蓝衣和聚鑫公司的内幕,我想,这一点你能做到”。丁长生说道。

    “丁主任,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啊”。江一山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这天下哪有什么秘密可言,对其他人来说,这可能是难题,但是对于江厅长来说,这算不得难题,再说了,现在每一分的投入,将来都会获得最大的回报,因为你这个位置重要,得到的东西也重要,有关方面和领导不是瞎子,有我丁长生在,不怕他们不认账”。

    江一山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请丁主任放心,这事交给我,我尽力”。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江晓辉是个有前途的孩子,好好培养,省长不会亏待他”。

    这才是江一山想听的话,闻言郑重的点点头,江一山心里很明白,自己都到了这个年纪了,再想往上爬,恐怕很高的位置也爬不上去了,但是自己的儿子不同,他还年轻,可塑性也很强,所以,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因为他们没得选,只能是选择继续为仲华效力。

    从江家出门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丁长生坐上车后倚在后座上,晕晕乎乎的回到了办公室里,年前的很多事都要在自己走之前搞定,他的去向只是小范围的传开了,还差一道程序,那就是在常委会上宣布这事,所以,他要赶在这之前尽量的做更多的事。

    林涛上班后,第一件事去打扫丁长生的办公室,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丁长生躺在沙发上,听到开门的声音,这才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看向林涛,然后又闭上了眼,想要继续睡。

    “对不起,,我不知道您在睡觉”。林涛说道。

    “没事,你收拾吧,我再继续眯一会,上午还有事要做,待会我要是睡着了,叫我”。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再也睡不着,只是躺在那里休息,林涛悄悄的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完了,然后从自己的办公室里拿了一件盖毯,想给丁长生盖上,但是被她盖上的那一瞬间,丁长生握住了她的手。

    “照片和视频以后都不用再发了”。丁长生说道。

    林涛摇摇头,说道:“我要说都不是我发的你信吗?”

    丁长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看向她,问道:“什么意思?”

    “从一开始的几张是我发的,后来都是他发的,用我的手机发给你的”。林涛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丁长生一下子愣住了,问道:“怎么回事?”

    林涛把手抽了回去,坐在丁长生对面的沙发上,双手捂住脸,身体有些抽搐,好久才把手从脸上拿开,然后抽了几张纸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脸,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也许是委屈,也许是无奈,反正一脸的不愉快。

    “到底是怎么回事?”丁长生也坐了起来,问道。

    林涛叹口气,好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得,才说道:“他就是个变态,在我和他好之前,我一点都不知道,但是现在也订婚了,订婚后不久,就在双方家人的催促下领了证,所以,我们就住到了一起,开始时我还没怎么觉得,后来他老是念叨一件事,真是难以启齿……”

    丁长生没问,既然她说的难以启齿,而且还承认那些视频和照片都是郎君之用她的手机发给自己看的,那这意味着什么,心理健康的人谁会干这事,但是郎君之就能干出来这事,还真是让丁长生开了眼界。

    可是却也让丁长生更加的警惕,这会不会是郎君之对自己的阴谋,这让他有些拿不准。

    “每次,他都会在我耳边说一些很过分的话……”林涛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丁长生,立刻又低下了头。

    丁长生虽然有些明白了,但是当面说出来,恐怕林涛也办不到。

    于是他笑笑,说道:“这么着吧,你回你的办公室,我上午还有点时间,你把这事发微信给我解释吧,这样面对面的聊这事,的确是挺尴尬的,当然了,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我也要走了,以后发微信说也方便,现在通信这么发达,不在这一时”。

    林涛点点头,起身要离开,丁长生让她把盖毯拿走了,自己洗了个脸,回到了办公椅上,刚刚坐下,林涛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丁长生看了几条,可能是林涛也嫌发文字信息说不明白,干脆给丁长生发了语音,丁长生看看门口,戴上了蓝牙耳机,开始听林涛发来的解释语音,这一听不要紧,简直是颠覆了他的三观,很后悔没让林涛在这里当面讲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