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152章 碍他们眼

时间:2018-05-14作者:钓人的鱼

    从组织部出来,走向自己的车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了何家胜的车驶了过来,看样子是刚刚从外面回来,不知道去哪里了,丁长生看都没看他的车,昂着头走了过去。

    “刚刚那个是不是丁长生?”何家胜问甄存剑道。

    “是他,要叫他吗?”甄存剑问道。

    人和车插肩而过,丁长生看都没看他的车,甄存剑问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何家胜是什么意思了,司机也懂得,就放慢了速度,直到车辆慢慢停下。

    甄存剑下车时,丁长生刚刚坐进了自己的车里,甄存剑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但是他装作没听见,发动汽车,调头离开,远远的看到了甄存剑站在车门旁,看着离开的丁长生的车,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走了,要不要打电话?”甄存剑问道。

    何家胜摇摇头说道:“不用了,通知一下,下午开常委会,在家的都到会,问问他来这里干什么了?”

    何家胜回到了办公室几分钟,甄存剑就过来汇报说丁长生来组织部了,耿部长也过来汇报工作。

    “何书记,今天够冷的,你还出去视察了”。耿阳生问道。

    何家胜嗯了一声,其实他是刚刚上班,这都要到十二点了才从家里出来,最近晚上老是睡不好,睡那么一两个小时就会惊醒,瞪着眼到天亮,然后在天亮时迷迷糊糊能眯一会,也没人敢叫他,反正年底也没多少事情了。

    “刚刚丁长生来走了个程序”。耿阳生说道。

    “他怎么说?”何家胜问道。

    “情绪不高,不想去凉城,我做了大量的工作,还是没说通,这怎么办?”耿阳生说道。

    “好了,你的任务到这里就完成了,剩下没你的事了”。何家胜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仲华不同意,丁长生更不会同意,但是这个搅屎棍在北原这么来回的搅和,早晚得把现在的大好局面给搅和没了,何家胜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可是还得撑下去,否则,自己要是没心气了,这些人很快就会被各个击破,没有一个人能像自己一样担大梁。

    耿阳生的工作就是一个上传下达的活,一个组织部长干到这个份上,也算是够窝囊的,他说的对,不按照何家胜的意图来,干部名单就会被打回来,可是按照何家胜的意图举荐的干部,将来要是出了事怎么办,何家胜会把这个责任都推给组织部,到那时耿阳生怎么交代。

    问题是,现在的人,尤其是官场上的人,喜欢听好话,喜欢听别人的恭维,当然了,也喜欢凡事往好的方面想,至于坏的方面嘛,那就不用想了,不存在的。

    这个私家菜馆是丁长生选的,上次是叶怡君带他来过一次,很隐秘,但是菜还不错,一般人还真是找不到这个地方来,所以约见郎君之在这个地方吃饭,说话方便,还不容易被人发现他们俩搅到一起去了,一举两得。

    丁长生到了十分钟左右,郎君之也到了。

    “我要了菊花茶,冰糖自己放,最近火气大,败败火”。丁长生说道。

    “我随意,什么茶都行,不放糖,减肥呢”。郎君之笑道。

    丁长生倒了杯茶给他递过去,郎君之两手接住放到了桌面上,然后问道:“省里这是什么意思啊,把你弄凉城去干嘛?那地方我爸一天骂三遍,恨不得早点脱出来,现在好了,你又掉到火坑里了”。

    “省里的意思是眼不见心不烦,我在省城碍他们眼了,所以,必须要把我踢出去,否则,他们这个年都过不肃静,就这么简单”。丁长生说道。

    “这群人啊,早晚要出问题,不在省城也好……”

    “那你跟我去凉城呗,在省里呆着干嘛,去你爹的地盘试试,比在省城强多了吧?”丁长生说道。

    一句话让郎君之现了原形,他笑笑说道:“别开玩笑了,我这身份到凉城能干啥,还是呆在省城好”。

    “是舍不得新娘子吧,我走之前把她安排好了,还是在省厅,无论是谁担任省厅厅长,都没人敢动她,这事我也和省长打了招呼,所以,你该放心了”。丁长生说道。

    “谢谢丁主任,下午还得上班,我就不喝酒了,以茶代酒”。

    “嗯,关键时刻,还是不要喝酒了,以茶代酒吧”。丁长生也举杯和他碰了一下。

    既然说到了林涛,俩个人又不喝酒,所以,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也就是了,免得待会再找话题比较麻烦。

    “说到林涛,君之,我想说一句,你管信不信,我和她真的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想你多虑了,你该相信她”。丁长生说道。

    郎君之的脸色一下子红了,说道:“丁主任,你这是什么话,我一直都是很相信她的,当然了,我也相信你,你的为人我知道,我从来没想过你和她会有什么事,真的”。

    面对郎君之的不诚实,丁长生不着急揭穿他,倒是想和他好好玩玩智力游戏,所以,当他这么说的时候,丁长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你虽然说相信我,也相信她,可是,我怎么感觉,你从内心里还是希望我和她发生了点什么,对吧?”

    “我……”郎君之一愣,想要说什么,但是被丁长生抬手制止了。

    “君之,这里没有别人,就只有你我两个大男人,咱们能不能说话直爽点,抛弃我们现在的身份地位,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怎么样,是个男人就得有点男人的样子,怎么样,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谁要是不说心里话,谁就是王八蛋,怎么样?”丁长生上来这一连串的逼问,让郎君之有些心慌意乱。

    还是那句话,自己干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明白,就会担心自己干的那些事是不是被发现了,自己该怎么解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上面之后,就真的再难集中精力修复自己的盔甲,就更加的容易被人击中。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