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155章 惹毛了

时间:2018-05-16作者:钓人的鱼

    “我劝你,既然现在是个机会离开省城,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下面好好干,即便是不想干,也不要再想着惹是生非,他们的耐心也是有限的,真的把他们惹毛了,说不定还会对付你,蕊儿的事我不会和他们算完,但是你要面对的人你想不到他们有多强大”。车家河说道。

    丁长生说道:“他们再强大,北原,中北省也是在中国的地盘上,他们也是党领导下的中北省,不是谁家私有的,他们要是真有胆子,那就放马过来,说不定就能早点揭开盖子了”。

    车家河看向丁长生,他没想到丁长生这么不识时务,本来他和丁长生之间也没多少交集,他们之间的交集一个是袁氏地产,一个是自己女儿车蕊儿,现在交集都没了,叫他来,也没想着对他好,只是他是自己女儿生前喜欢过的人,和他一起去送送她,总比自己一个人面对女儿冰冷的遗体要好的多。

    他们两人两辆车,一前一后去了殡仪馆,叶怡君早已等在那里了。

    “你怎么来了?”车家河问道。

    “昨晚我听到你打电话了,所以在这里等了一天了,我没问你,是怕你不让我来,不论怎么说,我也是她的后妈,总有这个资格吧?”叶怡君问道。

    “走,进去吧”。车家河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身后跟着丁长生,叶怡君回头看了一眼丁长生,这个时候也不适合说什么,俩人都保持了沉默。

    偌大的灵堂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丁长生买了一束鲜红的玫瑰,不论后来车蕊儿对他做了什么事,但是毕竟他们曾经有过那么一段难忘的经历,也没忘记自己是她唯一的男人,所以,这一束沉甸甸的玫瑰花,车蕊儿受得起。

    经过了化妆师的化妆,虽然她闭着眼,可是遗容依然很漂亮,丁长生站在那里,一时间有些错觉,仿佛她只是睡着了,她并没有死,好像是他们在一起的某个早晨,醒来一扭脸就看到了这幅睡熟的脸庞。

    车家河和叶怡君都已退到了一边,可是丁长生依然站在那里,到了最后,他居然伸出手,慢慢的弯腰,蹲在了地上,将自己的脸和车蕊儿的脸贴在了一起,冰凉的感觉才让他明白,她是真的死了。

    叶怡君见状想要上前叫丁长生,可是被车家河拉住了,车家河也没想到丁长生会做出这一幕,可是他内心欣慰,尽管自己和女儿商量好了要怎么对付丁长生,可是还没来得及实施,她就香消玉殒,这个秘密他将烂在肚子里,让女儿的死成为丁长生心里一辈子的刺,他要他永远记住她。

    “慢慢一路走好,我们没做完的事,下辈子再做,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找我的,不论什么时候,想我了就来找我,我去看你”。丁长生在车蕊儿的耳边轻声说道。

    最后,一个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慢慢站起来,退到了一旁。

    工作人员来人把车蕊儿推走,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再见她的时候,她就是一捧灰了,所以,目送着她被推走的过程是最难过的时候,这三人中对车蕊儿感情最浅的叶怡君都忍不住哭出了声音,两个男人虽然一声不吭,可是身体的颤抖受过他们正在抽泣。

    周红旗的对面坐着的是一位身穿军装,坐的笔挺的现役军人,周红旗看着他,然后将一份材料推过去,说道:“我父亲是周虎卿,我哥哥是周红军,我叫周红旗,你把事情说清楚是怎么回事,保留军籍,五年内不许出外勤,这是他们的结论,我觉得是好的了,但是我对我哥的建议是,开除军籍,送军事法庭,一个把枪口对准自己同胞的人,还配为军人?”

    “我只是执行命令,我不知道对方是谁,我只是执行任务”。

    “谁给你的任务?说出来或许少判几年,否则,杀人的罪名你跑不了,我哥不听我的建议不要紧,我也是军队出来的,我知道去哪里,找谁反应这事,我一定会把这事捅出去,让你无立足之地,除了监狱”。周红旗说的简单,但是这话的分量极重。

    “我不能说,不说是坐牢,说了就活不了,这就是我的态度,你可以去反应,我做好坐牢的准备了”。

    “你……”周红旗对这样的人还真是毫无办法,但是在内心里佩服他的职业素养。

    在等待骨灰的过程中,丁长生接到了周红旗的电话。

    “人找到了,但是死活不说是谁指使的,送军事法庭是肯定的了,所以,这条线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想办法吧”。周红旗说道。

    “我明白了,谢谢”。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这两个字吗?春节期间要是没事的话,来家里一趟吧,老爷子想你了,你我这不清不楚的,但是老爷子心里明白的很,所以别让他有赔了女儿又啥也得不到的思想,好吧?”周红旗问道。

    “好,我一定去”。丁长生说道。

    “那就好,过几天我要回京城了,我打算开车回去,路上拐弯去看看你”。

    “算了吧,那时候我可能不在北原了,我们还是直接去京城见吧,开车路上不安全”。

    “我怕你忙的去不了,这是第二套方案”。周红旗说道。

    “我说了去,就一定会去,放心吧,我这边还在忙,晚点再联系吧”。丁长生说道。

    “嗯,保重身体”。

    回到了休息室,车家河目光呆滞的等在那里,叶怡君在他的旁边坐着,丁长生实话实说道:“人找到了,但是死活不说是谁指使的,宁肯上军事法庭都不说,这里面是什么情况,你比我清楚吧,这条线是断了,但是翁蓝衣这条线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晚点我会去找翁蓝衣问清楚,她和陈焕山走的这么近,不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

    车家河从呆滞的神情中恢复过来,说道:“一报还一报,听说陈汉秋死了?”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