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59:哑巴吃黄连

时间:2018-05-18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咳咳咳……”翁蓝衣先是剧烈的咳嗽,然后才慢慢的醒了过来,然后透过迷蒙的水雾,看到了奸笑的丁长生。

    虽然屋里有暖气,但是冰凉的水很快把屋里和翁蓝衣身上的热量带走了,由开始的活着的激动慢慢就变成了对现实的绝望,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腿和胳膊都不能动,就剩下了嘴还能说话。

    “求你,求你别,我说,你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说……”

    丁长生慢慢走近洗澡间,把冷水的水龙头关掉,然后靠近了她,蹲下来,问道:“你还记得宇文灵芝吗?”

    丁长生的一句话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从冰冷的水汽里拉了回来。

    “你,你说什么?”翁蓝衣问道。

    “我问你,你还记得有个叫宇文灵芝的女人吗?我见过她,她说你们曾经是闺蜜,但是却被你害的要多惨有多惨,你还记得这个人吗?”丁长生问道。

    “你见过她?她在哪?”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你现在有问我的权力吗?我现在问你什么,你最好是回答什么,否则的话,你可能还会被水浇”。

    翁蓝衣点点头,说道:“我记得,我记得,她在哪,我要见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初也是因为被人逼迫才……”

    “翁总,这样给自己求情的话就不要说了,你说的再多,你想我会信你吗?现在你霸占着宇文家的酒店,日进斗金,你说你和她是好闺蜜,当年你对她做了什么事,你都忘了吗?”丁长生问道。

    翁蓝衣渐渐的明白了,抬头看向丁长生,说道:“我懂了,我懂了……”

    “你懂什么了?”丁长生点了支烟,笑笑,问道。

    “人人都认为你是仲华的人,都以为你来北原就是为了仲华,可是谁都没想到你来北原是为了宇文家,对吧,前段时间我听说宇文家的管家闫培功来过北原,但是被追到了江都就失踪了,从此再无音讯,相传是你把人救走了,可是当初谁都不信这事,也没人再提这事,毕竟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没想到宇文家找到了你,宇文灵芝还真是厉害,宇文家向来有利用男人成事的传统,因为宇文家这几十年来都是阴盛阳衰,所以女人不出马谁出马?我说的对吧?”翁蓝衣问道。

    丁长生再次拧开了冷水开关,让冷水倾斜直下,把她再次包裹在冷水里,这一次她学乖了,知道求饶了,一边是瑟瑟发抖,一边是凄厉的求饶。

    几分钟后,丁长生再次关掉了水,问道:“知道规矩了吗?我问你答,你要是再抢答,这一次冷水会一直浇到天亮。

    翁蓝衣点点头,再不敢说半个字。

    接下来的问答就很顺利了,丁长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翁蓝衣而已学会了怎么才能让自己少受罪,所以,两人的配合很是默契。

    “我很冷,我怕会感冒,饶了我吧,你要知道的我都说了,你还要怎么样?”翁蓝衣问道。

    丁长生看着她,再次开始了冷水浇灌,他要让她知道,谁才是谁的控制者,在自己面前,没她说话的份。

    这一次的浇灌,纯粹是为了让她长记性,所以时间不是很长,但是足以产生震慑力。

    “你有情人吗?”丁长生问道。

    翁蓝衣抬起头看向丁长生,不解他的问题。

    “我是说除了柯北之外,你还有其他的男人吗?”丁长生问道。

    翁蓝衣摇摇头,表示了否认,然后丁长生继续问道:“你知道柯北有其他女人吗?”

    翁蓝衣依旧是摇头,她现在不敢轻易的回答问题,生怕哪句话说错了,然后被他惩罚,但是却在自己的内心里暗暗发誓,只要是自己能活着出去,一定会让他碎尸万段,保证让他后悔今天所做的一切,还有宇文灵芝那个贱人,看来一定是做了丁长生的情人,他这才这么舍命为她做事,宇文家的女人真是不一般啊。

    “那你知道啥?就知道赚钱了,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呢?”丁长生再次拧开了开关,翁蓝衣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于是刚刚想抗议,可是发现流下来的水是热水,真是冰火两重天,在热水的浇灌下,她的身体开始慢慢复苏,于是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

    “你已经知道了你想知道的,你还不走,现在几点了?你不是要去机场吗?”翁蓝衣问道。

    “走?往哪里走?我在这里干的好好的,我干嘛要走?”丁长生问道。

    翁蓝衣一下子愣了,这些话可是刚刚丁长生才说过的,可是这一会的功夫就不认账了,那自己岂不是被耍了?

    在翁蓝衣疑惑的瞬间,丁长生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用浴巾包好,擦干了水,直接扔到了车蕊儿的大床上,她在床上颠了一下,差点滚下去。

    丁长生走过去,抚摸着她的湿漉漉的长发,问道:“你前几天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话?”

    “你一直叫我弟弟,是不是要认我当干弟弟?”丁长生问道。

    这是翁蓝衣听到的最可能让自己脱身的一句话了,于是连忙点头答应道:“算话,当然算话,我认你当干弟弟,你认我当干姐姐好不好,我们是姐弟了,你怎么能这么对待姐姐呢,把我放开吧,求你了,弟弟”。翁蓝衣开始装可怜相。

    丁长生笑了笑,把手机从兜里掏出来,然后放在了桌子的支架上,打开了视频录像,并且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翁蓝衣一下子就明白他要干什么了,于是开始求饶道:“弟弟,你不能做这种事,求你了,别伤害我好不好,你要什么姐姐都给你去办”。

    “干姐姐,不干,怎么叫干姐姐呢,所以,你是认真的享受,还是反抗,都随你,我做我的事,你做你的事,当然了,你要是不配合的话,也许会时间长一点,对了,你和姐夫多久没做了?”丁长生问道,并且还叫柯北姐夫,进入角色之快,让翁蓝衣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