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63:老油条

时间:2018-05-21作者:钓人的鱼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耿阳生的办公室,耿阳生给郎国庆倒了杯茶,郎国庆赶忙接过去,然后这才坐定。

    “看出什么来了?”耿阳生问道。

    “唉,我这个活不好干啊,丁长生是够嚣张的,连何书记都不放在眼里,到了两江市,还不知道狂到哪里去呢,何书记给我的任务,我怕是完不成啊”。郎国庆说道。

    耿阳生摇摇头,说道:“你看错了,丁长生看起来嚣张的很,但是分对谁,他对你就不会这样,不信打个赌,我还敢打赌,他去了两江,也不会老老实实在两江呆着,这一点你要灵活掌握,不要那么死板,不然的话,到最后吃亏的是你”。

    耿阳生说了这番话,郎国庆的眼睛瞪得老大,眉头紧锁,看向耿阳生,小声问道:“耿部长,你到两江去我可没少招待你,你得给我指条道啊”。

    耿阳生点点头,说道:“很简单的事,你儿子也在省里,我不信他没听到一点风声,现在北原表面上看,风平浪静的,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底下早已是暗流涌动,各方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不但是省内的势力,就连省外的势力也在渗透北原”。

    “怎么说?我在两江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消息的确是闭塞了很多,我儿子可能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不见得知道哪些事是该告诉我的”。郎国庆说道。

    耿阳生看了郎国庆一眼,说道:“这几天发生了几起命案你知道吗?”

    “命案?”郎国庆的确是一点没听说,只是听儿子说了一句车家河的女儿死了,也没说因为啥,自己也没问,因为齐振强和车家河关系不睦,所以自己对车家河的关注一点也不高。

    “车家河的女儿在山里被人用枪打死了,可巧的是,在车家河的女儿死的时候,丁长生在场,很多人都说车蕊儿是替丁长生挡了枪子,但是到底因为什么,没人说得清楚,这是一个迷,可是就在车蕊儿死了之后不到四十八小时,中南省江都市市委书记陈焕山的儿子在北原市看守所参与械斗被人打死,到现在还在找凶手,法不责众,当时监控设备也被破坏,根本就找不到到底是谁打了陈汉秋,但是现在坊间很多人都在传,是车家河下的手,你说这可能吗?”耿阳生问道。

    “这两人有什么关系?我说的是车家河和陈焕山之间?”

    “他们之间是没关系,但是陈焕山和柯北之间关系莫逆,翁蓝衣在江都市拿了一块地,好像是陈焕山帮的忙,而陈焕山的儿子陈汉秋被异地审判,就关在北原市看守所,但是还没等着审判呢,就出了这档子事”。耿阳生叹道。

    郎国庆听的是一头雾水,但是也不方便再继续问下去,打定主意待会从这里出去,回去之前一定要见自己儿子一面,好好问问这些事。

    “好像这些不搭嘎的事,但是却都和一个人有关系,你猜是谁?”耿阳生问道。

    开始时郎国庆摇摇头,愕然又看向耿阳生,问道:“你说的是丁长生?”

    耿阳生说道:“没错,你说对了,陈汉秋之所以被抓,就是因为丁长生出的力,包括异地审理,都是丁长生操作的,但是那个时候丁长生还不知道自己会来北原,只是想着把陈汉秋办到异地审理就行了,没想到自己来了北原,而且还担任了省政府办公厅主任,这后面的事就不好猜了,但是就在车蕊儿死的那天晚上,警察和武警搜山找凶手,到现在都没找到,所以,而把丁长生和车蕊儿招到山里的人是翁蓝衣,你想想这里面的复杂关系,丁长生就算是到了两江市,心也不在那里,所以,你该干什么干什么,他不会招惹你,更不会和你夺权,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但是何书记说的……唉,他还不如和我争权呢”。郎国庆叹道。

    耿阳生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也是几十年的老油条了,这油条怎么炸,怎么滚,你还不懂?”

    郎国庆笑笑,说道:“谢谢部长点拨,我现在算是有些开窍了,我这就回去,杀一头猪,等着您去吃杀猪菜,那可是山里正宗的爬山猪,不好抓的”。

    “好,吃剩下的我带回来”。

    “哎,哪能让你带剩下的,我杀两头,一头你带回来,一头咱自己吃”。郎国庆豪爽的说道。

    丁长生之所以急匆匆离开,是因为看了看时间,到了和车家河约定的时间了,他们今天要把车蕊儿下葬,墓地早已买好了,剩下的就是个仪式而已。

    丁长生的车停在车家河家门口时,车家河刚刚好捧着骨灰盒出来,丁长生急忙下了车,双手接过来骨灰盒,车家河上了车,想要把骨灰盒再要回去,可是丁长生说道:“让她坐我的车吧,我还有些话和她没说完,想再说几句”。

    车家河看看丁长生,点点头,于是丁长生把车蕊儿的骨灰盒放到了自己的后座,然后用安全带捆住,这才开了车离开,紧跟着车家河的车在后面,车家河与叶怡君坐在后面,司机在前面开车,生前风光无限,死后不过是一盒子灰而已。

    “这段路不是很长,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你想亲我也好,咬我也罢,赶紧的,免得到时候后悔……”丁长生开动了汽车,朝后面看了看,说道。

    “再说了,我也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倒是你,你们爷俩合起伙来是不是准备坑我,我都不知道,你说我现在该怎么说你,算了,不说了,你走好,到那边好好做人,这辈子在这个世界上赚的钱也够花了,你爹也为你准备了不少钱,虽然年纪轻轻就没了,但是你也没少享福了,这就够了”。丁长生说道。

    车到了公墓停车场,车家河下了车后看向丁长生的车,但是这家伙迟迟没下车,车家河忍不住走了过去,丁长生这才打开了车门,车家河看到丁长生好像是哭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