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68:翁长泉

时间:2018-05-21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在脑子里迅速的把北原的这些官员的履历过了一遍,既然耿阳生说到省长副省长,那范围就更加的小了。

    “耿部长说的是翁省长和他的女婿柯副省长吧?”丁长生问道。

    “这还用说,我每年也是要来的,但是今年过了年要去京城,组织部门的事太多,所以年前过来看看打个招呼”。耿阳生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哦,我还纳闷呢,耿部长对我这么好,亲自送我下来,原来是有目的的,你这是搂草打兔子,我是附带着的呗”。

    “这话说的,应该反过来说,要是不送你来呢,我就不来了,半个月前和翁长泉见过面了,早就打好招呼了,所以,去不去他那里都可以,只不过既然是要到两江来,那就去看看,反正今天也走不了了”。耿阳生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问道:“我怎么听说他一直都在省里住着,怎么过年了回老家了?”

    “这不好说,省城毕竟是省城,动静大了不好,还是小心点好,人来人往的,就算是一分钱的东西都不要,这么拉帮结派的势头,上面看了也不高兴,还不如回老家,天高皇帝远的,谁知道这事?”耿阳生说道。

    “没想到耿部长对这些事可是烂熟于心了”。丁长生讥笑道。

    “你别来这一套,我告诉你,这个翁长泉可不是一般人物,要说何书记是省里的不倒翁,这位翁省长可是常青树,在省里的威望那可谓是长久不衰,你以为柯北能做到常务副省长,还有翁蓝衣做生意这么顺利,一呼百应的都是他们自己的能力吗?”耿阳生说到这里时,明显的有些不屑。

    三个小时的车程,开了将近五个小时才到,等到汽车开到了市委大院时,郎国庆等人还在等着呢,丁长生下了车,后面的耿阳生自然不会等到丁长生给他开门,但是就在他推门的时候,丁长生还是抢先一步拉开了车门。

    所以,人们的注意目标一致都在后面的车上,想看看新市长到底是个什么德行,但是却看到后面的车在车位上停好之后不动了,也没人下车,反倒是陪着耿部长的这个年轻人一起走了过来。

    “耿部长,路上还顺利吧,这场雪来的真不是时候”。郎国庆说道。

    “应该说这场雪来的真是时候,来了就走不了了,我正好可以在两江住几天”。耿阳生说道。

    “哈哈哈……”众人陪着笑,丁长生没理会这些,抬头看看市委大楼破败不堪,周围的院子也是老旧的很,虽然门外就是两江市最重要的主干道,但是一墙之隔,里外就是两个世界。

    郎国庆看向丁长生,伸过手去,说道:“丁市长,怎么样,是不是有些失望?”

    “还行吧,虽然比不上省城的繁华,好在这里肃静,下这么大的雪,正好可以窝在被窝里读读书”。丁长生笑道。

    “不错,这个主意好,不过,想法虽然好,可是实施起来怕是不大可能,市里一大堆事都等着你处理呢”。郎国庆说道。

    丁长生笑笑,没再吱声。

    众人此时才明白,这个年轻人就是新来的市长,耿阳生待郎国庆和丁长生寒暄完,问道:“接下来怎么安排?”

    郎国庆看向丁长生,说道:“长生,你看呢?”

    这个试探,让丁长生非常不舒服,怎么说你也是这里的主人,至少现在我还是客人,你问我,这是尊重我呢,还是让得罪人,这里的所有事情都是你安排的,你问我怎么办?

    丁长生说道:“如果大家没意见的话,就先吃饭吧,这都几点了,不吃饭,开会也没劲”。

    “那好,就先吃饭”。郎国庆点点头,说道。

    于是三人走向了市委食堂,别看办公楼破败不堪,但是这食堂在市委大楼的后面,是一座二层楼,却是新盖的房子,所以装修的相当现代化,可是一进食堂的大厅,把丁长生吓了一跳。

    两个铁架子上吊着四扇子猪肉,而旁边的盆里都是一些猪下货,灰色的地板上还有杀猪时的血迹没有清理掉,搞的这里就像是一个屠宰场似的。

    “耿部长,给你备的年货准备好了,晚上拉出去冻上,回头给你装车里拉回去,你要是没有特殊的要求,我就让厨子给你一块块切好?”郎国庆问道。

    “别的要求没有,割肉的时候,给我切几块上好的方肉,我家婆娘喜欢上供,这过年的,连一块方肉都不大好找,你给我切好了放一块,三块吧,给我切三块”。耿阳生吩咐起来一点都不客气,就不怕这事传出去。

    “没问题”。郎国庆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秘书,示意秘书去做这件事,肯定就没问题了。

    三人到了包厢里,这是一个巨大的桌子,除了丁长生和耿阳生之外,还有班子里的其他常委,都围着桌子坐下,桌子依然没有坐满。

    这些人大部分耿阳生都认识,但是郎国庆依然做了介绍,那意思很简单,就是为丁长生介绍的,丁长生倚在椅子背上,看着被介绍到的这些人,有些人还绕过桌子来和他打招呼,丁长生都是站起来礼貌回应,然后等到对方回到了座位,互相谦让一下再坐下。

    就在丁长生等人推杯换盏时,翁蓝衣也到了两江市,只不过直接回了家,进门时,老爷子翁长泉正在温室里侍弄他那些花草呢,客厅里堆满了来看他的人送来的礼品,各式各样的,保姆正在清理。

    “爸,怎么还收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被人看到多不好”。翁蓝衣问道。

    “唉,说是不收,怎么挡得住,我在省城时,这些人去省里,我躲到乡下来,他们又追到这里来,不胜其烦,你怎么自己回来了,柯北呢,还没忙完?”翁长泉问道。

    翁蓝衣没回答,只是对保姆说道:“李姐,我还没吃饭,给我做点吃的吧”。

    翁长泉一看这态度有些不对,将剪子收了起来,然后坐到了翁蓝衣对面,给她倒了杯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