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69:出什么事了

时间:2018-05-21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出什么事了?”翁长泉问女儿道。

    “我想和柯北离婚”。翁蓝衣说道,这话说出来可是石破天惊了,但是翁长泉毕竟是她爹,而且还当过那么长时间的领导,自然不会为了这么一句话就恼火了,还要知道为什么。

    “理由呢,他有其他女人了?”翁长泉问道。

    “这我不知道,我和他离婚不是因为女人的事,是原则性问题,我感觉这个人太可怕了”。翁蓝衣说道。

    “这话怎么说呢?这么多年了,孩子都生了,突然这么说,难道这些年你看人的本事就这么差,没看出来他可怕,这时候说他可怕,到底是为什么,是他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翁长泉皱眉问道。

    一听自己老爹问到底是谁的问题,翁蓝衣瞬间就觉得自己身体的血压升高了很多,而且血流加快,因为她想到的是丁长生在她大腿根处用纹身枪纹的那四个字,简直是要自己的命了。

    “爸,最近省里的事你都听说了吧,车家河的女儿死了……”然后翁蓝衣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一直到今天从陈焕强那里听来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和翁长泉梳理了一遍,这才觉得自己嘴里好干,喝了口茶。

    “就是因为这件事?”翁长泉问道。

    “这还不叫事吗,他这是要我死啊,虽然陈焕强说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很明显,他是知道有杀手要去杀丁长生,我却一点都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多加防范的,但是阴差阳错,死的是车蕊儿,不是丁长生,我一直都在想,要是那一会我正好和丁长生在一起,那死的人是不是我?”翁蓝衣说这话的时候显得非常激动,翁长泉想要安慰她,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问过柯北了?”

    “问过了,矢口否认,他哪怕是说忘了,我也会原谅他,毕竟他很忙,这事转脸忘了有可能,可是他矢口否认,这说明啥,他心里有鬼,而且是对我的质问早有准备”。翁蓝衣说道。

    这下翁长泉没话说了,女儿现在认定了柯北不怀好意,所以现在说什么都是白费。

    “那个丁市长到两江了你知道吗?”翁长泉问道。

    “什么时候?”翁蓝衣问道。

    一大早他们分开,她就和陈焕强纠缠这些事,没有想到丁长生这一档子事,这才想起来他好像是说过今天要来两江上任的事,但是自己和他在一起时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事,一想到和丁长生在一起的那一晚,她整个人都是发抖的。

    “你怎么了?冷吗?”

    “没事,可能是有些感冒,谁陪他来的?”翁蓝衣问道。

    “耿阳生,这个老滑头陪他来的,还和我打了电话,说是晚上过来看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这些人,一天到晚都不让我安生”。翁长泉说道。

    “爸,你知道丁长生这个人吗?”

    “不清楚,但是他能让何家胜用两江市的市长换他离开省城,这么看来,他应该是有些门道的,要不然何家胜也不会这么忌惮他吧?”翁长泉说道。

    “没错,他和宗纪委的李铁刚非常好,还和合山市现在的市委书记梁文祥是莫逆之交,和仲华的关系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何家胜才如此忌惮,不惜用这个市长来换他滚蛋”。翁蓝衣说道。

    “把他放到两江来,何家胜是什么意思呢?”翁长泉自言自语道。

    “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打听到的消息是,何家胜召见了郎国庆,那意思是让郎国庆看紧了丁长生,你说这可能吗?”翁蓝衣冷笑道。

    “可能不可能都是人来操作的,就看丁长生有多大的本事了,要是还像在省里那样搅和,不知道郎国庆有什么招数可以制衡他”。

    “那就等等看了”。翁蓝衣说道。

    虽然下午要开会,但是中午依然上了酒,不但是郎国庆喝了,就连耿阳生也倒上了,丁长生要是不喝,那就说不过去了,但是丁长生有自己的办法,碰杯辗转腾挪之间,每一杯酒都能被他洒出去多半杯,当然了,这是在没人看到的情况下,否则,这是不厚道。

    “下午开会,我们可以晚一点,开完了会,晚上接着喝”。郎国庆举杯说道。

    耿阳生点点头,说道:“这是你的地盘,出了事你负责”。

    “丁市长,你说呢?”郎国庆再次问丁长生道。

    “耿部长说的对,这是你的地盘,出了事你负责”。丁长生笑道。

    郎国庆对这句话很受用,丁长生之前说的话他还没忘了,他说了不管两江的事,所以这句话再次说明,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这话他只听到了前半部分,谁不是喜欢听好听的那一段呢?

    “这能出什么事,来,满上,喝”。郎国庆确实是和郎君之有天壤之别。

    郎君之是属于那种看上去很有文化,文质彬彬的样子,可是郎国庆就显得满身的匪气,这可能和生活以及教育程度有关系,但是像郎国庆这样匪气十足的样子反倒是在丁长生的眼里很真实,可是郎君之这家伙和他之间斗心眼的这一幕幕,包括中间还夹着一个林涛,事情就显得复杂很多。

    不知道郎国庆要是知道了他儿子干的事,会有何感想,当然了,这种事只能是自己私下里知道就算了,绝对是上不了台面的,如果一旦这种事被其他人知道,那很快林涛就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就连郎君之的仕途也就完了。

    中午这顿饭本来吃的就不早了,等到吃喝完毕,大家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在这食堂里把市里科级以上干部都召集来开会。

    丁长生的酒量还可以,刚刚出去冻了一会,脸色已经恢复原样,只是走近了还有些酒气罢了,但是郎国庆和耿阳生两人喝的都不少,所以丁长生很担心这会开不成,但是看这两人一副没事人似的,也就没有阻拦,这里是两江市,自己说了不参与这里面的事,所以就得让郎国庆相信,自己也得有个应有的态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