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71:老狐狸

时间:2018-05-21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翁蓝衣做梦也没想到丁长生会追到了这里,虽然知道他来了两江,但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到自己家里来,所以当看到丁长生从耿阳生的背后闪出来时,她都忘记了呼吸。

    “哎呀,老省长,身体还好吧”。耿阳生上前一把握住翁长泉的手,说道。

    “还行,还行,阳生,我知道你忙,就不用来了嘛,还再跑一趟”。翁长泉客气道。

    耿阳生自然不会说自己正好是来两江市公干,所以过来看看,只是很认真的说道:“我怎么能不来,老省长在省城闭门不见客,我想见您,蓝衣都说您老没空,所以,我就追到乡下来了,好在这次我没提前和蓝衣说,不然她又要挡驾了”。

    翁蓝衣一直都在呆呆的看着丁长生,没想到他会出现,直到听到了耿阳生提起她的名字,再看耿阳生的时候,才明白耿阳生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翁蓝衣的失态引起了耿阳生的注意。

    “耿部长,你这是来告我的状了?”说完,笑眯眯的去倒茶了,这是故意的,就是不给丁长生和自己说话的机会,想起他的种种,她都快要不会走路了,可是倔强的性格让她不得不应付着眼前的情况。

    耿阳生一闪身,把丁长生让了出来,对翁长泉说道:“老省长,这是丁长生同志,我说要来给老省长拜个早年,他非要跟着来”。

    “翁老,过年好”。丁长生微微躬身,说道。

    翁长泉点点头,一边伸手和丁长生握手,一边对耿阳生说道:“啊,不得了,这么年轻就当了父母官了,不简单,我在省城就知道你,今天算是有机会见面了”。

    “不敢当”。丁长生微笑着说道。

    翁蓝衣端过来两杯茶,一杯给了耿阳生,一杯端给了丁长生,丁长生伸手接过来,丝毫没有异样。

    “长生,这位是翁总,你该早就知道了吧?”耿阳生明知故问道。

    “我和翁总早就认识了,而且还在一起吃了几次饭,目前还有个项目在合作,怎么能不认识,翁总,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不是还在省城嘛?”丁长生问道。

    丁长生丝毫没有异样的侃侃而谈,这倒是让心里有鬼的翁蓝衣有些不自在了,点点头,说道:“我现在该叫你丁市长了吧,两江是我的老家,你可要好好管理”。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尽力吧,不过,既然这里是翁总的家乡,我想翁总还是回家乡投资点项目吧,也算是为家乡父老做点实事”。

    “你以为我没做实事吗?”翁蓝衣问道。

    “哎呀,你们俩一见面就谈这些项目的问题,这样吧,我和阳生谈点事,你们去小客厅谈生意吧”。翁长泉说道。

    他完全没想过丁长生会和自己女儿有什么关系,再加上自己也确实是想和耿阳生谈点省里的人事问题,在年前已经有几个自己的老部下带来了一些人事安排的请求,翁长泉想趁着这机会和耿阳生交换一下意见,其实也就是给耿阳生施压,下一步干部调整的时候,优先考虑自己手里的名单。

    丁长生闻言,率先站了起来,还端走了自己的茶杯,这样的话,翁蓝衣骑虎拿下,家里也没有别的人和丁长生认识,能陪着他说话喝茶的也就剩下自己了,但是又怕和他单独相处,这让她很为难。

    不得已,俩个人到了小客厅,这里布置的全部都是中式的样子,坐在太师椅上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没想到我刚刚回来,你就追了过来,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丁长生喝了口茶,笑眯眯的问翁蓝衣道。

    “你给我闭嘴,这是什么地方你最好心里有数,别胡说八道”。翁蓝衣脸一红,小声怒斥道。

    可是这怒斥简直就是在撩拨丁长生的心神,他看着她,指了指自己的茶杯,说道:“茶没了,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要是让老省长知道了,肯定会说你不懂事的”。

    “我还有事,你自己倒自己喝吧”。说罢,翁蓝衣转身要走。

    “你走一个试试看,耿阳生是一只老狐狸,我们刚刚还谈的很热乎,这会你就要走了,把我自己一个人晾在这里,他一定会察觉出来什么事,所以,你要想大家都知道你我的关系,那你就走好了”。丁长生不紧不慢的说道。

    翁蓝衣无奈,只能是老实坐着,然后看到丁长生自己端着茶杯过来倒水,就想站起来逃掉,好在是丁长生倒完了水就坐回了座位,两人就这么坐着,多半是丁长生在说,翁蓝衣听着不说话。

    “那几个字,还疼吗?”丁长生问道。

    一句这个话,把本来已经渐渐沉下心的翁蓝衣再次搅和的乱七八糟,有些气愤的看着他,低声说道:“你混蛋,你要想办法给我弄掉,不然我恨死你”。

    丁长生笑笑,说道:“好吧,你要是真想弄掉,没问题,你在两江有地方住吗,我说的是除了这里之外,给我个地址,我去找你,到时候给你抹掉,早点下手,还可能抹掉的彻底点,要是晚了,可能就真的渗入到了肉里了,到那时候就真的难弄掉了”。

    丁长生内心里在给自己找借口,也在进一步的诱惑她掉进自己的陷阱里,纹身这东西,纹上去简单,真要是想要祛除掉,那简直是难了,再说了,丁长生也没想过要帮她弄掉,怎么可能呢。

    那四个字就像是门前的铁狮子,是帮着丁长生看大门的,像她这样的年纪,虽然是如狼似虎,可是她的老公却早已熬干了身体,根本就不能满足她,有那四个字,她就算是再饥渴,也不敢去找自己老公,找别的人,那更是门都没有,所以,那四个字简直是把她的外门给看死了。

    “你说的是真的?”翁蓝衣对这些事简直是一个白痴,所以根本没意识到丁长生又给她布下了一个坑,就等着她扑通一声自己跳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