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76:匪夷所思

时间:2018-05-22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丁长生当然不知道这一切,所以新来的市长在年前被大家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这里的传统是过了腊月二十五,基本就是给自己放假了,不来也没人管,丁长生这个新市长当然不知道这些,所以问了一句怎么没人来上班,柯岩就不得不通知所有人都来上班。

    虽然其他科室不来的占了大多数,但是在市府办的人基本这个点都到齐了,丁长生没事晃悠着到了市府办,看到几个年轻人正在打电话,柯岩一脸的尴尬。

    丁长生笑笑,说道:“不来就不用打了,都到了年底了,谁家还没点事,让几个副市长来一下就行了”。

    就这样,这个会议丁长生还是等到了八点半才凑齐了市政府的副市长们,丁长生坐在长条会议桌的首位,昨天这些人大部分都见了个面,所以虽然认不清谁是谁,但是好像都见过似的。

    六个副市长分列两排,丁长生看看他们,说道:“不好意思,耽误大家过年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看起来气氛还倒是很融洽。

    “我来两江是很不情愿的,我在这里说的话是负责任的,会抽烟的自己拿”,说完,丁长生自己拿了一支烟,然后把自己的烟盒扔了出去。

    于是会抽烟的副市长们纷纷摸过去抽出一支点上。

    “我接着说,来这里我是很不情愿的,如果有机会,我也不会在这里长久的待下去,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这次来是不是挡了你们谁的路,在这里我先道个歉,我来之前你们是怎么分工的,还是怎么分工,不做调整,我也没有三把火,你们原来怎么烧的还是怎么烧,是煮粥还是炖肉,都是你们原来的活,愿意和我说一声就说一声,不愿意和我说一声也无所谓,总之一句话,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对这个安排,有意见吗,有意见当面提”。丁长生说道。

    开始时丁长生说自己来两江不情愿,大家还以为他是客气话,没想到接下来的这番话,让这些副市长们直接目瞪口呆了,还有这么表态的,所以都看着丁长生,想知道他是认真的还是说反话,可是让他们惊奇的是,丁长生一脸的平静,看不出来一点表情。

    于是纷纷看向了常务副市长党荣贵,党荣贵是常务副市长,还是市委常委,所以在这些人里面,他是副市长的头头。

    “呃……丁市长,我不知道您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您是市长,这么做,恐怕……”

    “对内,对内,我说的对内,对外嘛,咱们再商量,我的意思很简单,我在两江,不想管事,你们干你们自己的,不要给我压担子就好,这是我的真心话,真的,这么说吧,我的心不在两江,未来我还可能会频繁的请假,算了,和你们说你们也不明白我的意思”。丁长生说道。

    党荣贵和几位副市长相互对视一眼,说道:“明白了,我们明白丁市长的意思了,我们一定按照原来的规矩办事,一定……”

    其他几位也都是相继点头,这个本来是严肃无比的市长办公会被丁长生开成了这个样子,几分钟后就传到了郎国庆的耳朵里,郎国庆却没有几位副市长那么轻松,他倒是想着丁长生能在这里干点事,这样还可以分散一下丁长生的注意力,这下倒好,来了就是一句话,不干活,你们爱咋干咋干。

    这样的态度丁长生和郎国庆表示过,郎国庆没当回事,没想到丁长生当着几位副市长的面,也是这个态度,这样的话,那就是意味着丁长生铁了心不想在这里干了,那注意力在哪,不还是在省城吗?这可不是郎国庆喜欢的,因为他的任务就是要把丁长生困死在两江,不让他再对省城的事情染指。

    丁长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得出来,柯岩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办公室主任,丁长生坐在大班椅上,打开了电脑,找到几部电影,将脚翘在办公桌上,开始看电影。

    丁长生在市政府的种种行为,通过秘密渠道,源源不断的到达了郎国庆的耳朵里,郎国庆的眉头越拧越紧,但是却想不到一个合适的办法。

    这个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一看是儿子打来的电话,郎国庆的心情稍微好点了。

    “喂,爸,是我,我们可能晚点回去,雪下得太大了,路上不好走,安全第一”。郎君之说道。

    “没关系,你们随便吧,早点晚点没关系,安全就好”。郎国庆说道。

    “那好,我们晚上回去再说”。郎君之说着就要挂电话。

    “等一下,我问你件事,这个丁长生,你了解多少,林涛不是他以前的下属吗,对他了解吗?”郎国庆问道。

    “爸,你问这事干嘛?”郎君之一愣,问道。

    “不干嘛,他现在就在两江,做的有些事实在是匪夷所思,我越来越是觉得看不懂这个人了,很奇怪”。郎国庆说道。

    “哦?他不回去过年了吗?”郎君之问道。

    “不回去了,我把他留下值班,我也好过个年,但是这家伙,唉,算了,你回来再说吧,到时候有你在,有林涛在,我们一起吃个饭,也好帮我了解一下这家伙,说不定你老爸的前途就在这家伙身上了”。郎国庆说道。

    “行,没问题,我和林涛一会就走,走的慢点晚上也能到家了”。郎君之说道。

    挂了电话,郎君之看向卧室里收拾衣服的林涛,走过去,倚在门框上,说道:“爸说丁长生这个人他是越来越看不准了,你能看准他吗?”

    “爸是老狐狸了,都看不懂他,我能看懂啥,你不是自认为很了解他吗,难道也看不懂他?”林涛面无表情的说道。

    “可是我觉得你比我了解他,你知道他想要什么,只是你不想给他罢了,这次他在两江,我们也回去,爸说有机会一起吃个饭,好好了解一下这位新市长”。郎君之说完,抱住了林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