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177章 必死无疑

时间:2018-05-22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在办公室里看了一天的电影,吃饭的时候去了食堂,食堂里三三两两的有些吃饭的同事,但是都没和丁长生打招呼,只是由柯岩陪着吃完了饭,回到了办公室里继续看电影。

    “丁市长,明天正式放假了,您有什么安排吗?”

    “哦,明天我值班,我还没看值班的人员配备,市政府这边还有谁?”丁长生问道。

    “巧了,明天陪你值班的党副市长,他对市里的情况比较熟悉,明天值班应该比较轻松些,北山是值班的重点地区,那里是林区,山上有不少的林木,防火的任务比较重,但是今年下大雪,防火的任务基本就没了,三十下午,是各家各户上坟的时节,所以往年防火的任务很严峻,但是今年这场大雪,估计没大事”。柯岩说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也去忙吧,我待会就回去睡觉,这几天忙活坏了,大家都早点休息,早早的过年”。丁长生说道。

    回到了办公室待了一会,一想到自己不走,市政府办公室这些人也肯定走不了,所以还不如早点回去,免得这些人背地里骂自己,回去泡个澡,舒舒服服的睡个觉,比啥都强。

    回到了市委招待所,这才想起来答应车家河的事还没办。

    “车书记,我是丁长生,我问了一圈,都没有周一兵的消息,不知道这家伙去哪了,你确定这小子没有外逃?”丁长生问道。

    车家河叹口气说道:“肯定不会,他外逃能干啥,省里市里又没有说要查他,他跑什么?我看八成是出事了”。

    “那也没办法,再等等吧,看看如果真的没消息,只能是报警了,我们找人怎么比得过警察,对吧?”丁长生说道。

    “嗯,这我知道,就这样吧,你在两江怎么样?”车家河问道。

    “很好啊,现在准备洗澡睡觉了,乡下嘛,没那么多的夜生活,睡觉时间有保证,你也早点休息吧”。

    “好,就这样,再帮我留意点周一兵的消息”。车家河说道。

    周一兵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叶茹萍曾告诉丁长生说糟蹋她的那些男人都死了,她没说周一兵的下落,但是此时,周一兵就在北原市一个秘密的地下室里,叶茹萍是晚上到这里来,这里有专人看守,都是叶茹萍花重金从外地找来的专业人员。

    “今天说了多少事?”叶茹萍问道。

    “不多,都是车轱辘话来回说,这是口供”。说罢,把位置让给了叶茹萍,电脑上都是周一兵交代的事情,当然了,周一兵到了这里,是必死无疑,只是在死之前,叶茹萍要把他的价值吃干榨净,一点都不能剩下。

    周一兵长期是车家河的狗腿子,所以叶茹萍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从周一兵的嘴里榨取尽可能多的关于车家河的消息,无论是什么消息,只要是事关车家河的,都要一点一点的抠出来。

    叶茹萍看了看,然后使了个眼色,于是一桶凉水从周一兵的头上浇下,此时的周一兵已经顾不得疼和冷,只是想睡觉,所以,在叶茹萍来之前,让他睡了几分钟,这会又浇醒了,他睁开眼,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叶茹萍,嘴唇动了动,说道:“叶总,有本事你杀了我,这么折磨我,算什么?”

    “我只要关于车家河的消息,你替他做过多少黑事,说出来,我饶你不死,你不说,受罪的可不是你自己,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罢,把今天派人拍摄的和周一兵儿子的对话放给他看。

    “如果我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明天是大年三十了,我让他来陪你过年,怎么样,当然了,还有孩他娘”。叶茹萍狞笑着说道。

    “你这个混蛋婆娘,你敢……”

    “风水轮流转,我有什么不敢的,我说过,我要对付的不是你,是车家河,我要让车家河死无葬身之地,你不配合我,那你就等着,你和你的孩子,老婆,还有情妇,孩子,都要为车家河陪葬,既然你愿意这么忠诚,那我无所谓啊,杀一个也是杀,多杀几个又能怎么样?”叶茹萍说道。

    “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周一兵大骂道。

    “去把他的耳朵割掉一个,看着碍眼”。叶茹萍动动嘴唇说道。

    旁边一个人立刻拿着剪刀放在了周一兵的耳朵上,旁边还有几个人摁住他,那人再次看了一眼叶茹萍,得到了叶茹萍肯定的信号,手上的功夫很快,立刻剪子就合拢了,周一兵的耳朵咔嚓就掉在了地上,然后有其他的人立刻上前为他上药包扎,他现在还不能死,所以,一定要保证他死不了。

    “啊……”疼痛感瞬间就传遍了他的全身神经,但是叫喊并不能让耳朵不疼。

    周一兵的四肢被牢牢的固定在一个宽大的模板上,所以他根本就是动弹不得。

    叶茹萍走过去,看了她一眼,然后把手伸向了他的裤当里,在所有人面前公然开始玩弄他的根,回头对刚刚拿剪子的家伙说道:“准备好剪子,这次要换个大号的剪子,或者是刀也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刀工如何。

    周一兵这才明白她肯走过来抚弄他的原因,她是要登自己波奇之后,然后阉了自己。

    “叶总放心,我的刀工一向是干净利落,手起刀落,绝不拖泥带水”。

    叶茹萍摇摇头,说道:“不,那样不够疼,这次我要你用钝刀子,一点点的割,什么时候割断什么时候算完”。

    “也没问题,我可以每次割三分之一,最后再割断”。

    周一兵听着这两人的对话,简直是要吓死人,于是立刻对叶茹萍说道:“叶总,你想知道什么我立刻说,都说,都告诉你,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个小人物,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可怜可怜我吧”。

    “好,只要你说出来,我就可以饶你不死,从头开始,把你这些年干的黑事都和我说一遍,可你要是胡说,照割不误”。叶茹萍松开了他的根,然后用湿巾使劲的擦拭自己的手。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