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048章

时间:2018-07-26作者:舒长歌

    ,精彩小说免费!

    相比之下,阮家人心里头更不平静,一晚上基本上没怎么睡,好不容易才熬到天亮回自己家去。

    看着家里头一片乱糟糟,心头也糟糕透顶。

    然而生活还得继续,只能是早些去请人回来,把房顶收拾好。

    幸好现在是大夏天,厚衣服跟被子都放好在箱子里,并没有被雨给打湿,只有薄衣服被淋湿。

    家里头将就着清理一下,大多数东西都是能用的,只有少部份的坏掉。

    家里头正忙碌着的时候,就听人说玉雨公主昨夜淋了雨,如今正生了病。

    老阮头迟疑了下,到底是开了口:“既然公主她生病了,你就去看一下吧。”

    哪怕是做做样子。

    如今算是上了贼床,就算再不情愿,也得认了这命。

    除非公主要分,否则别想摆脱。

    阮子文紧抿着唇,轻点了下头。他的确是一点都不想见到玉雨,可对方身份高贵,不是他想不见就能不见的。为了不落人口实,哪怕再不情愿,也要去做。

    他不止自己一个,身后还有一家人。

    现实容不得他任性。

    而他也从来都不是一个任性之人。

    心知玉雨公主是个挑剔的,阮婆子很是用心地做了一份糕点,让阮子文带着去看望玉雨公主。

    阮子文抿辰接过,心头却很是不悦,娘亲的岁数已经不小,再加上生他的时候岁数太大了些,伤了身子,如今干点活都很是吃力。

    其实娘亲做糕点的手艺很好,比集上买的糕点还要好吃。只是玉雨公主向来看不上,每次送过去的,都会被扔掉,连一口都不会去尝。

    其实阮子文是不想带去的,不乐意让玉雨公主糟蹋了娘亲的心意。可每次娘亲都会做,若然不带着去,娘亲一定会说服他带去。

    再且空手去,也不好。

    “娘亲日后不必如此费心,反正……她从来就不稀罕。”阮子文走了两步,还是忍不住回头说道。

    阮婆子正捶着腰,闻言扯着嘴角笑了笑,朝阮子文挥挥手,示意他快些去。

    她又何尝不知,然而家中拿得出手的,也只有这个了。庄户人家,没那么多的钱财,去买那些贵重的东西。而公主身份高贵,花了再大的价钱去买的东西,也入不了玉雨公主的眼。

    阮子文看着娘亲累极了的样子,心头一痛,担心会被阮婆子看出端倪来,连忙低垂下眼睫,遮挡住眼中不断翻卷着的痛意。

    如果……如果……

    可惜了,这世界没有如果。

    阮子文转身,迈着沉重的脚步,朝老许家方向走去。一路上他都在思考,怎么才能解决眼前的状况。如果能让家人好过一些,他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和离是不能的。

    他曾断断续续地得知一些事情,陛下并不同意他们二人和离,若玉雨公主执意要与他和离,那么就会削去她的公主之名,直接扁成平民。

    公主的称号,对玉雨来说,何其重要。

    既然和离这条道不通,那么就只剩下好好过日子,然而与玉雨公主……又怎么能好好过日子?

    阮子文不断地思考着。

    有夏玖在前,他的容颜根本不能吸引到玉雨的目光,论身份地位,更是比不上。

    不知想到什么,阮子文停顿了一下。

    或许还有另一个法子。

    “站住!”

    到了老许家门口,阮子文被嬷嬷挡了下来,并一脸鄙夷地看着阮子文,不让阮子文进去。

    阮子文停下脚步,看向嬷嬷,不自觉眯起了眼睛。

    其实玉雨公主这个人虽性格不好,但也是一个单纯之人。别人不知事情是怎样的,他却是知道个一清二楚,十有八九的事情,都是这个嬷嬷揣掇的。

    只是玉雨公主信任这嬷嬷,又太过自大,压根不去思考这些事情。

    不管嬷嬷说什么,都会信。

    “听说公主生病了,我来看看她。”阮子文语气清淡地说道。

    嬷嬷冷哼了一声,“装什么样,别以为老奴眼瞎,看不出来你心夹着黑。明明就巴不得公主去死,好将公主的嫁妆占有,还装出一副关心公主的样。”

    阮子文面色不变,虽家里人曾那么想过,利用公主的嫁妆去买些铺子,出租或者是做生意,趁机将家族强大起来。

    可要做那些事情的前提,都是建立在公主同意之下,从未想过要去掠夺。

    如果公主不肯,他们也不会逼迫。

    而自从见识过公主的为人,他们压根就不再指望公主,反倒将希望放在了阮家年轻一代的身上。

    并非念书,而是练武。

    阮家身在鱼尾村这个地方,占尽了天时与地利,比去肖想公主的嫁妆,更容易使家族发展起来。

    “若公主实在看不上在下,可以选择休夫,在下毫无怨言。只是在下与公主的关系,一日未曾解除,我便还是你的主子。你如此对我说话,莫不成是以为,我教训不了你?”阮子文冷下了脸。

    有些人,总是给脸不要脸。

    这个嬷嬷,必须要除去。

    嬷嬷不经意看到阮子文眼中的杀意,不由得心头一寒,猛然间想起。

    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尽管公主不待见这驸马,可也没有办法解除这关系,如此下去迟早二人会在一起。

    到时候……

    如今这驸马爷是让着她,可倘若驸马有一天上了位,那她这嬷嬷可就危险了。

    嬷嬷如此想着,眼神也渐渐变冷。

    明知结果绝有可能公主会与驸马成为真正的夫妻,嬷嬷还是没有想过要去讨好阮子文。

    毕竟之前可是得罪得不轻。

    嬷嬷自认为要是自己被人整得那么憋屈,是绝对不会原谅对方,一旦有翻身的机会,必定要将对方弄死,便认为阮子文也是那样的人。

    心里头已经在琢磨着,要怎么弄死阮子文。

    又或者将公主与之分开。

    阮子文可不知嬷嬷在想些什么,更没想到嬷嬷又在琢磨着阴损的招儿,绕过嬷嬷朝里面走进去。

    等到阮子文已经走过去,嬷嬷才猛然清醒过来,赶紧追了上去。

    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驸马靠近公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