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9章 许家的情况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许老三睡觉跟打雷似的,听得她直皱眉头,倒有些佩服单氏,这样都能睡得着。咕咕……不知谁的肚子在叫,主人却睡得跟猪似的,一点要醒来的意思都没有。白日里劳力挥霍过度,到了晚上却没有任何补弃,这日子过得让大烟瞧不起。只是有些可怜原主的弟弟,才那么小个人,经常吃不饱饭。平日里原主爹娘出外干活,以为狗娃在家里有吃有喝,殊不知狗娃多数时候饿肚子,等别人吃饱喝足了才有可能捡点剩下来的吃。运气好能吃个半饱,运气不好连口汤都喝不上。毕竟是原主父母,许大烟也不想评价点什么,小心把狗娃抱走。“大姐。”狗娃迷迷糊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大姐屋里,闷闷地喊了一声,也没去想是怎么一回事。许大烟把糕点拿了出来,小声道:“吃吧。”大雁咽了咽口水,背对着姐弟二人躺过去,怕看着受不了。白天就没吃上什么东西的狗娃,晚上才喝几口奶,早就饿得不行,见着糕点赶紧拿起来吃。吃到一半的时候,一脸不舍地停下来,把另一半举到大烟嘴边:“大姐你也吃,我吃,吃饱了。”许大烟摸了摸狗娃的脑袋:“你吃吧,大姐吃过了。”狗娃这才乖乖地吃了,完了还舔舔手指头,把碎渣也一块吃进肚子。“大姐,我困了。”狗娃肚子里有了货,又开始犯困。“困了就睡。”许大烟没打算把狗娃抱回去,若早上那夫妻俩问起,大不了就说狗娃自己跑过来的。反正狗娃嫌许老三打呼噜跑来这边,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很快狗娃跟大雁都睡了过去,许大烟也睡意渐起,只是并没有立马躺下去就睡,而是盘腿尝试着引气入体。这里的灵气还算充足,人生来自带五行属性,若无意外定然能修炼。因着曾经修炼过,对于引气入体一事,自然是轻车熟路,很快便进入佳境。灵气在身体里运行了一小周天以后,渐渐纯熟,身体开始自主运行吸收灵气,脑子里就在想着另外的事情。许家人口相对来说,不算太复杂,上下不过才二十几口人。老许头跟许婆子是在战乱时逃亡来到这里的,许婆子比较能生,这辈子也不知生了多少个,光站住的有六个,五男一女。用东南西北起名,老大叫许向东,老二许向南,到了老三的时候本应叫许向西,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许老三的名字并没有排着走,而是叫许有力,老四许向西,老五则叫许向北。老六是个姑娘,跟老五是龙凤胎,叫许春燕。或许有人怀疑许老三不是许婆子亲生的,但事实上许婆子生许有力的时候难产,生了七天七夜才生下来,差点没了命。村里头老一辈的妇人都能作证,许第三的的确确是许婆子生的,毕竟当时不少人去帮忙了。肩膀上还有胎记,做不得假。只是不管是老许头还是许婆子,都不待见许老三,生下来不到三天就给扔到山坳里头去,是当时许家还在世的许老太太给捡回来的。一把屎一把尿给拉扯到七岁,躲战乱身体亏空得厉害去了以后,老许头跟许婆子才勉强接受。这许老三说起来也怪,小时候连口奶都没吃上,却还是长得牛高马大,一身的力气,一个人干活能顶得上四五个人的。说长得不像老俩口,五官却有三分与许婆子相似,倘若长得精细一点的话,至少能有五分相似。许家孙子辈的名字,也皆有老许头起,轮到三房的却没管。老大今年三十八,娶妻邓金花,生了两男一女,大的今年二十,叫许进财,已经娶妻小杨氏;二的今年十七,叫许进宝,女娃今年十三,叫许仙儿。老二今年三十五,娶妻王翠兰,只生了两个闺女,大的许晴儿今年十九,已经出嫁;二的叫许敏儿,十四岁。老三今天三十一,娶妻单来娣,可俩闺女的名字就算了,按理说狗娃应该也叫许进x,乡下孩子长到三岁算是站住,应该到了起名的时候,可老许头一直拖着没给起名。许老三本以为孩子还小,所以老爷子没给起,就老实等着。这一等,老四的孩子生了。老四今年二十三,娶妻史香来,生了一对双胞胎小子,到今年也不过才两岁,却在过年的时候就起了名字,一个叫许进金,一个叫许进银。老五跟老六今年不过十五岁,未婚。许老三惦记着让老许头给狗娃起名,就越发的孝顺,不想等到连老五也成亲生子,狗娃还连个名字都没有。事实上老许头根本不乐意给狗娃起名字,问了好几次都让许老三看着办,并且态度强硬,起什么名字都行,就是不能带‘进’字。许老三不理解啊,就固执地认为自己不够孝顺,于是加倍地孝顺俩老,认为总有一天老许头看在他孝顺的份上,给狗娃起个名字。想到这,许大烟就呵呵了,许老三不是一般固执。一个妥妥的彪形大汉,一胳膊就能抡起三百斤的东西,就是瞪个眼珠子都能把人给吓坏,却偏让许家上下给欺负得没脾气。不对,也不是没脾气,脾气都往自家媳妇孩子身上出了。许老大念过两年书,在县城酒楼里厨房里当了个管事,把二小子也带了去,挣了多少年的银子也不见往家里头送,连过节也不见得往家里头送东西,家里头的妻儿都靠家里头养着。许老二则一年有大半的时候都在媳妇娘家待着,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回来,空着手回来,走的时候大包小包拎着走。许老四好吃懒做,一到干活的时候就‘犯病’,娶了个媳妇也是懒且馋的,不过以看孩子为名偷懒,倒没人说她什么。只是一天有大半的时间,都把孩子丢给大雁去看,衣服也是别人洗的,她则不知道在干嘛。许老五在县城念书,听说书念得比阮子文还好,就是运气不太好,才没考上童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