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9章 他在偷看你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狗娃儿,好好看着,不能学他,知道不?”许大烟摸了摸狗娃的脑袋,一脸认真地说道:“不穿裤子容易着凉不说,还很有可能会被虫子咬。”狗娃一脸乖巧,点头:“狗娃听大姐的。”夏玖:“……”也不管裤子干还是不干了,直接拿来套上,又拿了自己的衣服套在外头。身上的那件虽然小了点,可夏玖实在是怕冷,根本没想过要脱下来。才烤干的衣服穿在身上,感觉无比的暖和,夏玖直到这时才有种活过来了的感觉,差点激动到泪流。可惜那件上好的毛皮大氅还没干,否则他还会连它也一并披上。心头一阵郁闷,刚还烤着火都感觉冷,一会要是不烤火了不得冷死啊?夏玖瞥了许大烟一眼,又看了狗娃一眼,这么冷的天气竟然连件棉衣都不穿。那是什么料子来着?瞅了好久,夏玖总算想起来,那是厚麻布,顿时一脸嫌弃。许大烟才不管夏玖是什么表情,又在想什么事情,收集完东西拎着三条七八斤的鱼,喊了狗娃一声:“狗娃儿,走了,回家去。”狗娃应了一声,小心用大叶子把自己挑出来的鱼肉包好,然后追了上去。这会儿快到吃午饭时候,田里的人再干一会儿活就会收工回去吃饭,留在村了里的人也没有闲着,因此一路上很安静,就算有人看着也没空过来问什么。夏玖以为许大烟会邀请他的,可没想到许大烟都走了百步了也没回头喊一声,甚至连他的毛皮大氅都没帮他拿上。这女人太没眼色!“哼,我自己拿!”夏玖拿起毛皮大氅,发现沉得要命,顿时就有些无语,可这件毛皮大氅是他最喜欢的,自然舍不得扔下。怎么办?夏玖冲着许大烟喊了一声:“死女人,你快来帮我一下。”许大烟停住,扭头一脸疑惑地看了回去。“这个太湿了,我一个人拧不干,你帮忙拧一下。”夏玖绝不会承认是故意的,实在是他连将这毛皮大氅提起来都很困难,等勉强拧干了这死女人肯定跑远了,心里头一万个不爽快。担心许大烟不肯回来,夏玖又道:“我这毛皮大氅可是花了三万两银子的才买到的,特别贵,丢了太可惜了。”其实许大烟心里头对银子没什么概念,可想到自己破了脑袋,连一两银子药钱都拿不出来,就迟疑了一下。“你拎着鱼,我帮你拿衣服。”许大烟把鱼递了过去。夏玖眼睛一亮,赶紧点头,伸手把鱼接过来。手猛地一沉,夏玖嘴角就是一抽。好沉!一条七八斤,三条就是二十多斤,其不算多沉,只是相对于羸弱的夏玖来说,就太沉了点。许大烟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拎不起?”夏玖仿佛看到许大烟眼底下的鄙夷,立马挺直了腰,大声道:“谁说的,不过是三条鱼而已,拎着就玩儿似的,一点都不沉。”许大烟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拿起毛皮大氅拧了拧水,感觉差不多了就搭在手上,抱起刚放在人地上的盆子,也不看夏玖一眼,直接朝村子走去。走了几步,又回头问了一句:“真拎得起?”夏玖很想说拎不起,可怕说出来丢人,还是硬着头皮道:“你这女人真是啰嗦,爷说拎得起就拎得起,用不着你管。”许大烟哦了一声,不再理会夏玖,一脸悠哉地往村子走回。后面的夏玖就苦逼了。对于打小连椅子都没挪过的他来讲,二十多斤的鱼不是提不起来,只是提不了多久就感觉到累。一路上虽然没有多远,可他从左手倒到右手,又从右手倒到左手,不断地来回转换着,还是累得几乎连胳膊都抬不起来。到最后他是两只手齐用,叉着腿跟许大烟走的。死要脸活受罪,夏玖总算是体会到了。村里头炊烟起,几乎每家每户都在做午饭,大一点的孩子都在帮忙干活,外头只有几个小娃儿在玩耍。不大的村子就这点人,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三岁小娃,又有谁不识许大烟大名?几个正玩得好的几岁小娃,看到许大烟从远处走来,吓得哇哇大叫着跑散,各自躲回了各自家中,然后躲在门缝里头看着。胆小的甚至没敢偷看,已经跑回大人那里哭了,还没走近就听到哭声。许大烟目不斜视,似乎没有看一般。后面的夏玖则一脸莫名其妙,甚至还往后看了一眼,确定以及肯定只有死女人,狗娃还有他三个人,多半个都没有。一群熊孩子跟见鬼似的,为毛?第一户人家就是阮家,刚被吓哭的就有年仅三岁的阮四郎,许大烟刚走过篱笆门,阮家屋里就跑出来人。那人看到许大烟,狠狠地瞪一眼:“又是你!”许大烟顿了一下,扭头笑眯眯地问:“阮子文,你用如此热情的眼神看着我,是不是舍不得我,后悔了,所以想请我进去吃饭?”阮子文顿时一僵,很快就又瞪了许大烟一眼:“滚,你不要脸的,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见着你就没胃口。”许大烟一脸认同:“不错不错,这样一来,我还帮你们家省了粮食,果然是个好媳妇的人选。”阮子文黑了脸:“这天下怎会有你这等厚脸皮之人?”许大烟用挂着皮毛大氅的手摸了摸脸,一脸认真地问道:“你一会儿说我不要脸,一会又说我厚脸皮,那我就是脸皮太厚了还是没脸?”阮子文:“……”摔,摔门回屋,不讲了。忽然感觉不对,又开门往许大烟身后看了一眼,然后就愣住了。好一个如珠玉般美……公子。阮子文差点瞎了眼,那么美的一个人竟然是个男子,更让他感觉瞎眼的是,这公子竟然跟在那个粗鄙的女子身后。这人是瞎了眼了吗?竟然跟在许大烟那个色女身后。阮子文怀疑这人被许大烟的外表骗了,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一下,然后就听到……“死女人,他在偷看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