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37章 爷肚子饿了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夏大爷,这么晚了还忙着呢?”许老三人还没到,大嗓子就喊了起来。大晚上的突然嗷这一嗓子,老大夫惊得手都抖了,差点没给吓死。“来就来了,大声嗷嗷点啥?”老大夫把掉地上的药材捡起来,没好气地说道。许老三讪讪地挠挠头,尴尬道:“真不好意思,把你老给吓着了。你老闲着没,夏公子他白日去玩,不小心掉沟子里摔着了,你老给看看?”老大夫没理许老三,先看了一眼人,瞅着精神头还不错,就对大烟说道:“先把人放屋里头去,等我把这点药晾好。”许老三又道:“一会你给我家大妮子看看?她那脑袋也不知道伤成啥样了。”老大夫就愣住了,回头瞥了许老三一眼,这当老子的就没瞧过自家闺女的伤?瞧许老三那样就知道没看过,这老子当的。“行了,你回去吧,有大烟在这里就行了。”老大夫不耐烦地挥手,连多看许老三一眼都不乐意。当爹当成这样的,真不耐烦看着。许老三还想留下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没想老大夫给撵了出去。等到人都走了,夏玖这才把脑袋伸出来,气道:“死女人,都怪你,爷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大烟道:“你要不掉河不掉沟,就不会丢人。”夏玖:“……”谁说他掉沟了,明明就是……受伤的原因夏玖一点都不想说,感觉太没脸了点。一直以来只要夏玖看中什么,想要什么,直接拿了或者让人送到府上就行,反正后面会有人跟着付钱,就算跟着的人钱不够,记个账让人直接到府上拿也行。下午他跑到镇上去,压根就没想过银子这回事,等拿了东西人家向他要银子的时候,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买东西是要银子的。银子是什么鬼?夏玖压根没有。一个馒头都买不起。好在他外面穿的那身衣服料子好,能够唬人,不至于拿棍子撵他。可没银子咋办?还是一个写信的老头好心提醒他,若是落魄了,实在没有银子的话,可以把身上的那件衣服当掉。本来穿得就少,感觉冷得不行,他不想当啊。可思来想去,还是进了当铺,在皇城价值千两的新款绸缎长衫,竟然只当了五两多点的银子。这点银子能干啥?夏玖先找人写信寄出去,告知自己还活着的消息,省得爹娘伤心过度一命呜呼,还砍了阿福的猪脑袋。完了他想去买身衣服,结果没走几步让人捂着嘴拖进没人的小树林里头,当场就搜身抢了银子。“老大,这妞儿真美。”“老子从来就没见过长得这么美的妞儿,玩起来肯定带劲。”“瞧她穿得破破烂烂的,肯定不是大户人家的闺女,玩死了也没人管。”“死啥死,悠着点,玩够了卖楼里去,还能赚一笔。”“还是老大英明。”……三个镇上流氓看着夏玖穿着女人的衣服,以为他是女的,抢了银子不说,还商量着要轮了他。结果扒了上衣一看,平的。不死心拽裤子。男的!三个流氓那个气啊,裤子都脱了,竟告诉他们是个男的。他们哥仨都是直男,而且是特别直的那种,哪怕你脸长得再好看,只要是你个男的他们都下不了嘴,宁愿去上老母猪也不上你。以为运气好,遇到了个极品美人,可以人财两得,没想到是个爷们。仨流氓被恶心得不行,气得连裤子都不提,轮起拳头就揍。“他娘的,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死娘娘腔,没事穿女人衣服,指不定是个兔子爷!”“说不准他正等着咱们干呢!”“草,别瞎说!”“可能是真的,呕……”娘希匹,仨流氓面面相觑,有种揍了人还让人占了便宜的错觉,搞不好这兔子爷倍儿喜欢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爷几个今儿个亏大了,竟让兔子爷占了便宜。这么一想,五两银子好烫手。卖身钱儿。呸!呕,别打了。快跑!夏玖身娇肉贵,比一般人都要羸弱,被打得差点没晕过去。浑身上下除了脸跟脚底板以外,估计就没几块好地方了。当时还庆幸自己保住脸面,不会让死女人发现,结果压根没藏住。不禁瞪了许大烟一眼,多事的死女人。“别用你那迷人的小眼神瞪我,我压根不吃弱鸡崽的这一套。”许大烟口是心非,看着这小眼神,就忍不住回想刚把他从河里头捞起来时候的风彩。风吹裙摆轻扬,小牛儿啊凉凉。老大夫端着一簸箕晒好的药材进来,咋看清楚夏玖的脸时,愣了一下,小伙子长得还挺俊,要不是当大夫的,还差点看走眼以为是个姑娘。转眼又觉得,这小伙子瞅得眼熟,好像哪里见过似的。想了想,没想起来。“让老夫看看,伤到哪了。”老大夫也干脆,想不起来就放到一边,先给把了把脉,好一会儿才松手:“还好,没伤到内腑,运气还不错。”……夏玖看见老大夫也愣了一下,只觉得老大夫很是面善,一时间没有吭声。“你多整点跌打损伤的药,他全身上下都是伤。”大烟伸手掐了夏玖的脸一把,没好气地说道:“他就只顾着脸,除了脸以外都是伤。”老大夫闻言揭了一下夏玖的衣服,眼角顿时一抽,直言道:“他这是让人给打了吧?”大烟点头,又摇头:“你就当他是掉沟里了吧,溜圆地滚了几十圈,才伤成这样。”夏玖:“……”老大夫:“……”骗鬼去吧,要多平整的地儿才会连一点划伤都没有。没啥破皮儿的地方,就是青紫的地方太多了点,分明就是被打的。咕咕(~o~)zz有人肚子在叫,某个本来想在镇上吃大餐的伸手揉揉肚子,一脸囧囧色。“老头儿,要帮忙不?”大烟瞥了一眼夏玖:“不用的话,我去给他弄点吃的。”老大夫挥了挥手,跟赶苍蝇似的:“去吧去吧,不用你碍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