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86章 你就是欠我的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就夏玖那小子,身子骨弱得都不成样子,真要娶了大烟那死妮子,还不得天天挨欺负?说不准这会正想着法子摆脱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那姓夏的老东西我虽然看不太顺眼,可挡不住他心黑要的钱多,这几十年下来不定囤了多少家产,咱们燕子要是嫁过去,这辈子说不准就不愁吃喝了。”“再说了,大烟那妮子有什么好,瘦瘦小小的一个,哪里比得上咱们燕子。咱们燕子这样的,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指不定刚嫁出去就生个大胖小子,我还嫌夏玖那小子配不上咱们燕子呢。”许春燕使劲点头:“对,我娘说得对,爹你快想想办法,我不要夏公子娶大烟那死妮子,要娶也得娶我才行。”老许头想了想,摇头,瞪了她俩一眼,没好气道:“那死妮子最近邪门着呢,你俩最好别惹她,刚她老子都那样了,她还上前踢了一脚,换成是你可不好说。”许婆子嘴角哆嗦几下,也蔫了下来,一副泄了气的样子:“咋就生了这么个六亲不认的黑心玩意,真是愁人。”许春燕脖子一缩,心有不甘,却也是不敢说什么。那死妮子心黑着呢,心窝那里到这会还疼着。可让她就这么放弃又实在不甘心,她就没有见过比夏公子长得还要好看的人,哪怕是阮子文都比不上。以前夏公子啥也没有就罢了,现在夏公子是夏大夫的孙子,那不就是什么都有了吗?夏大夫家条件那么好,凭什么便宜大烟这嫁不出去的死妮子。越想越不得劲,肉吃到嘴里都没了味儿。与此同时三房也笼罩在一片阴影当中,听着许老三由大哭转成嘤嘤哭的声音,谁也没有心情吃饭。没有许老三在上面顶着,三房以后的日子说不准更难过。许老三一直以来坚持的信念,在得知自己瘫痪的消息后崩溃,感觉人生一片黑暗,简直生无可恋。“先吃饭吧。”单氏叹了一口气,把饭端到许老三跟前。“你坐得起来么,要不要我喂你?”许老三堵气一把推开:“我不吃!”轰隆轰隆……俩小的下意识往窗外看,以为要打雷下雨,只有站在许老三边上的单氏知道,那是许老三的肚子在叫。对于一个一顿能吃五个人份量的人来讲,一整天没有吃上饭感觉会很要命。许老三很想自暴自弃,不吃不喝把自己饿死,可肚子却一点都不争气,都伤心欲绝了还是忍不住想要填饱肚子。“行了,你一整天没吃饭了,等吃饱了再哭也不迟。”单氏也算是服了,从来不知这男人竟然这么能哭,都哭了快一个时辰了。哭得她心里头酸酸的,也想跟着一块哭。许老三又难过又气,任肚子饿得直打雷,也死活不肯吃饭。单氏把饭盆子放到许老三枕头边上,叹气道:“你也不想想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遇到一百多头野猪,能活着回来已经很不错了。人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死了就啥也没有了,咱们家还得靠你,你得振作起来。”大雁跟狗娃对望了一眼,突然就打起精神,很自觉地把饭碗端了起来。如果爹靠不住,那就要靠自己。单氏也不管许老三了,转身坐到桌旁,跟俩孩子一块吃饭。许老三扭头看过去,就见到俩孩子狠狠往嘴里刨饭,心里头立马跟堵了啥似的,再想到之前被大烟踢的一脚,嘴角也抽搐了起来。吃,就知道吃,没见老子难受?白养活那么大了。可能是被孩子没心没肺的样子给刺激到,又或者实在是饿了,许老三一胳膊撑着身子,趴躺在床上吃了起来。一盆饭吃完,只吃了个五分肚,许老三盯着盆子久久不语。突然间就不想死了,这辈子活到这么大,能填饱肚子的次数两巴掌能数得过来,而且也仅仅是填饱肚子,压根就没有好吃不好吃一说,有时候肚子饿狠了不说是野菜,就连树皮也能吃得下。连顿过瘾的都没吃上,就这么死了实在不甘心。不死心地又摸了把腿,明明直接摸在皮肤上,感觉却好像隔了一层棉皮,仔仔细细地去感受才有那么一点点知觉。明明刚伤着的时候他还爬树,腿也勉强还能用。抬头看了一眼单氏,不自觉陷入回忆当中……十四岁那年,镇上来了个武师,许多人都想拜那人为师,他也去了。那武师说他是个可造之才,他很幸运地被选上了,激动地回来想要告诉爹娘这件事。没曾想爹娘不答应他跟着那人走,以性命威胁他留下来。他心情不好跑出去溜达,遇到掉进水里的一姑娘,顺手就救了上来。也是那一眼,他有点相中这姑娘,再加上爹娘的逼迫,就留了下来。他有想过这或者是天意,就顺应天意娶了这姑娘,才十五岁就当了爹。如果重来一次,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自己当初会不会跟那武师走?心情很是矛盾,也很复杂。其实许老三知道,关键并不在于单氏,而是在于爹娘的态度。若非他闹着要跟那武师走,他估计娶不上单氏,甚至娶不上媳妇。他捶了捶脑袋,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可他实在是太闲了,闲到没办法不去胡思乱想。“你撑着点,我给你换身衣服。”单氏见许老三身上穿的还是白天那一套,又脏又破的,就想换下来洗洗补补。“滚,都怪你,我这样都你害的。”许老三一把推开单氏,这是迁怒了,连带着看见单氏感觉不痛快。觉得他的人生不该如此,明明有一个改变的机会,可以十分辉煌。“我欠了的不成?你就作吧,看我还管你不?”单氏的一只手还伤着,本就做不了什么,心里头也受了不少憋屈气,被许老三这么一推,也来了气,将衣服砸到许老三脸上。许老三被衣服盖了脑袋,心里头怨气越发的大,狠狠地将衣服扯下来扔到地上。“你就是欠我的了!”要不是因为你,老子现在就是个武师,还能治不了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