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25章 怼得你怀疑人生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许大烟:……

    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偷看的,只是路过他们窗口往里头看一眼,谁知道会看到这一幕。

    好在许老三没把裤子脱了,不然她得去洗眼睛。

    不知道单氏是什么感觉,反正她感觉好别扭啊,好几天不洗澡的人,用抓了几把屁股的手再来摸你额头……

    换成是她,非得把对方打残不可。

    这样的房子也很不好,晚上关窗睡觉太过闷热,还一点点光亮都没有,不关窗又随时可能会被人偷看。

    就跟她现在,只是路过看一眼,就看到那啥。

    嚯!

    可能许大烟懵逼太久,许老三抬头的时候还站在那,大晚上黑咕隆咚的一个人影,把许老三给吓一大跳。

    许老三噌一下坐起来,颤声道:“谁,谁站在外头?”

    许大烟:“……你闺女!”

    许老三:“……”

    熊孩子你给老子进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半夜三更不睡觉,扒着老子窗口看啥,把老子给吓个半死。你他娘的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熊孩子来,要是老子跟你娘干点啥,岂不是都让你给看着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许老三脸都绿了。

    “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在外头干啥?”床就靠在窗口那边,许老三试着往窗口那爬了爬,想要把人给逮着却很难。

    “你丫想卖闺女,我睡不着,扒窗口看看你是不是黑的。”许大烟睁眼说瞎话,知道刚把许老三吓够呛,心里头很是舒坦。

    “爹,你心黑不?”大雁本来怕死想躲,但听着自家大姐的话,还是忍不住冒了头。

    许老三顿时感觉头好晕,好想死一死,一个闺女这样也就罢了,为什么俩闺女都这样。

    扒窗口偷看这毛病是啥时候有的?

    这是第一次对不对?

    一想到以往时不时被人偷看,而且这偷看的人还是自家闺女,许老三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俩啥时候有这半夜扒窗口偷看的毛病?”许老三觉得不搞清楚这件事,别说他现在老二起不来,就是起得来这辈子干那事也会有阴影。

    你能想象你正跟媳妇在干那事时,闺女正瞪大眼睛偷看的感觉么?

    反正许老三感觉很不好,人生一片凌乱。

    “这叫啥毛病?除了四婶以外,谁会闲得没事半夜三更扒你窗口看,白天累得跟狗似的,晚上只想睡觉好吗?”大雁翻了个白眼,她现在都困得不行,要不是跟大姐到县城去搞事情,她现在早睡觉了。

    许老三乍听到的时候还松了一口气,很快又感觉不对。

    什么叫除了四婶?

    “你那……除了你四婶是啥个意思?”许老三小心翼翼地问道。

    “意思就是啊……”许大烟意味深长地看了许老三一眼,无比同情地说道。“四婶特别喜欢扒你窗口看,每次都是吃完饭洗完澡要睡觉的时候,我姐俩那会偶而会睡不着,就开窗口往外瞅瞅,可是看到过不少次四婶蹲你那房窗口哦。”

    许老三:……

    “你俩为啥不说?”

    “我说了啊,可是让你揍了,揍得我三天下不了床。”

    “……”

    看到许老三那一副吃了翔的样子,大雁表示十分满意,从前她不太懂四婶为什么偷看有瘾,最近这些天明白了一些事情,隐约知道了点什么。再看到自家爹那个表情,除了幸灾乐祸以外,就没有别的了。

    不,还有点,特别解气。

    许老三能说什么,张了张口,发现自己啥也说不了。

    “别在那里瞎哔哔了,你们娘发烧,赶紧去打点水来敷敷。”这才想起单氏半天没动静,伸手推了推,又摸了摸,顿时吓了一跳。

    许大烟早就看到单氏不对劲,不过看样子也没多严重,就没有太过在意,闻言只是伸手把大雁提起来扔进去。

    “你去。”

    砰!

    大雁猝不及防,被扔了进来,头朝下摔到床上,两脚掉下来时正好踩许老三脸上。

    大雁:……

    许老三:……

    许大烟摸摸鼻子,表示真不是故意的,只是嫌麻烦让大雁去照顾人,顺便帮她一把快点进去。

    谁知道会是脑袋先着地,脚会落得那么准。

    “还愣着干啥,赶紧打水去。”许老三被气到没脾气,只是把大雁的脚推一边去,没有生气揍人的意思。

    逃过一劫的大雁‘哧溜’一下跳下床,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许老三瞪了大雁背影一眼,扭头看向窗口:“你愣在那干啥,还不赶紧进来照顾你娘,发热可不是小事。”

    许大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一点也不着急:“能有多大事,我姐俩哪次发烧不被你抽着撵着去干活,还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许老三:“……”

    无言以对,他竟无言以对。

    头疼!

    “那大耳刮子抽得那个神清气爽啊,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哪里还记自己在生病。讲真挺管用的,要不然我姐俩也活不下来是不是?要么说你是亲爹,绝逼不是黑心后爹呢不是?”许大烟说道。

    往事哪是那么好提的,许老三压根不乐意去想,可越是不愿意去想起,那一幕幕的往事就不断在他脑袋里头翻滚。

    没几个经得起琢磨的,全都是……往粗了琢磨是他瞎了眼,往细了琢磨,他连心都是瞎的。

    可他不想承认,死瞪着窗口那妮子。

    死妮子赶紧往后转,迈大步点走,赶紧走,老子一点都不想见到你。

    半夜也不让老子消停,胸口贼难受。

    许大烟哪里会这么轻易就走,她就是故意打击许老三的,故意让许老三难受的,要是许老三不难受,她也放心不下啊。

    所以说,看到许老三这么难受,她就放心了。

    大雁打了水回来,拧了块湿布放单氏额头上,这才伸手摸摸单氏的脸,又摸了摸手,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手心干巴巴的,还很凉,脸上却很热。

    “大姐,娘是不是不太好,咱说话那么久,声也不小,她一点动静都没有。”大雁心里头有些不安。

    “你问一下你爹,要不要给抽一耳刮子,说不准就抽醒了。”大烟说道。

    许老三:……滚犊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