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31章 这个家不能分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许老三:……

    这熊孩子生来是为了讨债的,是吧?

    “你娘咋样了?”许老三还记得单氏挨了打,心里头不放心。想着自己皮粗肉糙,挨顿打没有关系,单氏可是身上没几两肉。

    “没死。”大烟将单氏抱到床上,用灵力替单氏梳理了一下身体。

    许老三的心放了下来,又吊了起来,毕竟大烟的脸色看着不好。

    “分家吧,反正你已经半身不遂了,你媳妇胳膊也好不全,连半个劳力都算不上,对许家来讲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好好商量一下,说不准会放了你这奴才。”大烟声音冷漠,看向许老三的眼神不带丝毫感情。

    她哪有空老管这破事,闲着没事她不如修炼,又或者到后山逛逛。

    三房一直不分出去,她用了原主的身体,是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三房被坑死。

    她是希望许老三能立起来,可许老三这人执拗得令人发指。

    一开始她可能相信许老三这个人是真愚孝,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发现许老三这个人根本没有表面上看着的那么孝顺。

    只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固执地要孝顺那老俩口,到底在乞求点什么。

    明明就天生巨力,又有着一八八的个头,如此优越的先天条件,愣是把自己活成狗样,连带着也要把妻儿培养成忠诚的狗。

    大烟仿佛看到了帝国的奴隶,不止自己的命是属于奴隶主的,就连生下来的孩子也一并属于奴隶主的。由奴隶主掌握着杀生大权,听从奴隶主的任何指令,干得永远是最苦最累的事情,对奴隶主所赐要感恩戴德,不得有任何异议。

    若非没有在许老三身上看到有任何形式的烙印,她都以为许老三被打上了精神的烙印,所以才无法反抗。

    事实上是她多想了。

    世间万物皆有其不可逾越的规则,如同主仆这种类型的契约无法对同类进行烙印。

    哪怕换了个世界,想必这规则也不会变。

    “别用一副不敢相信,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表情看着我,你眼睛再大也是瞎的,现在你的眼神告诉我,你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畜生。”

    大烟的表情很是平静:“不管你怎么想,怎么纠结,我的态度都不会变。不过你要是想看到真正的畜牲,我可以在满足你这个要求。”

    许老三的表情是拒绝的,说道:“不能分的,这个家是不能分开的。”

    大烟早就料到这个答案,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分不分随你,说实话一个连媳妇孩子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是没有资格独立的。你可以继续待在这个家,奉献你的忠诚,但不能包括你的妻儿。”

    “你觉得你是顶天立地的,妻儿都是依附你而生的,没有你他们会活不下去。事实上却是,没有你他们能活得更好。”

    “你的存在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压力,不止压迫了他们的本性,还压榨了他们的劳动力。”

    “继续留在这个家里,他们永远也抬不起头,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鬼晚,做得比牛还累,吃得比猪差。”

    她不信许老三没有看到这一切,只是下意识去忽略,又或者说是强迫自己去忽略。

    许老三在装傻,而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傻的人。

    或许单氏的想法很简单,多年媳妇熬成婆,等俩老的百年以后就能真正解脱出来。

    事实上你得有命活到那个时候。

    夏大夫拽了拽娇爷的衣角,示意娇爷跟他一块出去,毕竟两人都还没有成亲,这属于别人的家事,他们爷孙是外人最好不要掺合。

    “我打算把房子建大,要是你们被扫地出门,我会专门留出三间房给你们住。”这本来就是娇爷的打算,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夏大夫一拍额头,孙子哎,你都还没把人家闺女娶回来呢,就揣掇着人家闹分家。

    “挨着天堑河那边还有一大片荒地,有多长且不说,光宽就有差不多三十米,别人不敢开,难不成你还不敢?到时候就等于是有田有房子,你到底在犹豫什么?”讲真大烟很想敲开许老三的脑壳,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大粪。

    “我一半身不遂的,能干啥?”许老三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大烟根本不给许老三机会,直接了当地说道:“纵然你有任何理由,任何借口我也只是听听,并不打算给你机会。你什么都干不了,那你就在这里坐吃等死,我会把大雁还有狗娃带走。”

    至于单氏……估计带不走,所以她不说。

    许老三低下了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狗娃小脸很是茫然,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不应该是担心爹娘的伤吗?为什么突然间就变成大姐要带他走,而爹成了坐吃等死的。

    谁能跟他好好解释一下,他才四岁,很懵懂好吗?

    “大姐,你是不是想把我卖了?”狗娃唯一能想到的是这个,要不然为什么明明都在一起好好的,却要把他带走。

    大烟脚一崴,差点栽倒,熊孩子在想啥。

    “别瞎想,就这你样的,倒贴都没人要。”大烟面无表情地伸手,将狗娃的头发揉乱。

    狗娃小脸垮了下来,听着好像比被卖了还要惨。

    那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人看着忍不住想笑,唯独许老三笑不出来。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都差不多嫁出去了,为什么还要来管娘家的事情,大雁跟狗娃都好好的,不用你带走。”许老三不愿意去想两孩子留在这里会有什么后果,只想着不能让孩子离开。

    那些死了孩子,或者没有生孩子的人,晚年大多都凄凉。

    最重要的是,他怕跟孩子分开久了,会变得陌生。

    难以想象会有一天,跟孩子见了面,却不叫他一声爹。

    “我就管了,咋地,不服来战!”大烟一脸鄙夷,虽然她在许老三身上动了手脚,使得许老三暂时失去了恢复的机会。

    可话说回来,若没有她的灵果,许老三也不会有这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