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34章 奇特的生物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骚年你不要太清纯,会惨遭蹂躏的。

    可知一些老怪就爱采撷你这种单蠢又鲜嫩的少年,弱鸡如你会连一个回合都撑不过去,只能选择重新做人。

    大烟手指头动了动,是不是该采了这朵娇花。

    屁咧,会血溅沙场的!

    “一边去,我这不是受伤,是来月事了。”大烟老脸只是红了一下,立马就淡定了,厚着脸皮把棉花扔过去,“你饭做不好也就罢了,想必月事带能做得了,赶紧给做一套的,我等着急用。”

    娇爷:……

    等等,月事是什么鬼?

    哪本书上说的来着,据说女人这种生物很是奇特,不,应该说是怪物,一种每月连续流血七天而不死的怪物。

    娇爷瞪大了眼睛,心里头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好吓人,许大烟竟然是个女人。

    虽然他一直叫她死女人,可一直以来他都把她当成十个男人来使唤,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个女人也是会流血的。

    可是女人这种生物……

    娇爷把大烟的手抓了过来,一根根手指头摸过去,直至将整只手摸十遍,一脸嫌弃:“你是女人吗?人家女人的手指头是柔若无骨,你手指头上全是茧,摸哪都是硬的,一点都不软。”

    大烟无端生起一股火气,阴着脸问:“你摸过别的姑娘的手?”

    娇爷瞪大了眼睛,无比嫌弃地说道:“开什么玩笑,女人这种生物那么恶心,我躲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去摸。”

    “你要没摸过,怎么知道女人的手是软的?”

    “你是猪吗?这还用得着摸吗?书中都说,女人的手柔若无骨,软得仿佛一捏就会断,让人舍不得使劲。你看你的手,跟铁耙子似的,感觉拿刀砍都不会断,用来伤人倒是好用。”

    “……”

    大烟发现自己竟无言以对,这特么是什么比喻。

    不过这解释,她接受了。

    “赶紧给我做月事带去,我都血染成灾了。”大烟推了推娇爷,把干净的布块塞到棉花上面。

    “我不会做啊。”娇爷一脸茫然,忽然又想到这女人说他没用,什么都做不了,将要推出去的东西又收了回来,扭头往外跑。“我去问你娘要怎么做,跟她学……呃……你干嘛?”

    大烟面无表情地把娇爷拉了回来,不是怕娇爷下不来台,是怕单氏受不了娇爷这大大咧咧地谈论这种事情。

    “会缝衣服吗?”

    “看过,没缝过,应该不难。”

    “来,我教你。”

    ……

    结果不言而喻,新鲜出炉的月事带先染了娇爷的血,不过终归是做了出来。

    仔细看了看,虽不太满意,但也能将就。

    是个有潜力的,日后可继续培养。

    娇爷博览群书,自认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呃,反正有关于女人月事这种小事,他也是有所理解。

    “难受不,要不要我给你煮点红糖姜汤喝?”娇爷伸手摸摸大烟的肚子,女人这种生物果然很奇特。

    瞧那裤子上的血,才这么一会功夫就流了那么多,每月连续这么流上七天不死还活蹦乱跳,简直就是奇迹。

    大烟:→_→

    骚年,请收回你那一副看到怪物的表情。

    “我难以想象喝到忘记放水的红糖姜汤,是什么样的感觉。”鬼知娇爷是怎么一回事,仿佛做饭忘记放水是天生自带的梗,每次咬牙切齿发誓下次一定会记得,然而到了下次还是照样忘记。

    “看在你现在很虚弱的份上,我暂且不跟你计较,一会记得回去喝红糖姜汤。”娇爷可是记得书中说,女人这几天脾气会很暴躁,为防自己遭殃,还是先……唔,虚与委蛇。

    放水,一定要记得放水。

    哼。

    大烟抠了抠手掌心,感觉很不放心,瞥了眼只看了一个的月事带,商量道:“要不你别煮了,给我多做几个这个,一个根本不够用,怎么也得十个八个的。”

    娇爷:“急什么,等给你做了红糖姜汤的。”

    大烟突然就发现,娇爷除了开始的时候脸红了一下以外,到现在都是一副秉公办事的样子。

    不过脸是绷着的,也没拿鼻孔看人。

    “看什么看,爷知道自己长得很俊俏,美得惊天动地,不用你的眼神来告诉爷。”娇爷瞥了她一眼,装作淡定的样子撇开脸,然而视线却不经意落到地上的裤子上。

    流那么多的血真没事?

    大烟心想,自己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且不论娇爷会不会娇羞,但一定会用鼻孔哼气,鼻孔看人。

    “听说女人来这个不能碰水,你裤子脏成这样,要我帮你洗不?”娇爷耳根是红的,说完就有些后悔。

    有毛病,那么好心干嘛?

    只是娇爷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并不想让别人碰到大烟的衣服,特别是这种情况时的衣服,哪怕是大烟的娘或者妹妹也不。

    大烟老脸抽搐了一下,有些无语,觉得自己似乎不太理解娇爷了。

    一时间有些茫然,娇爷是恁好心的?

    屁咧!

    中邪了咩,她有带血的月事带,要糊一个嘛?

    幸好娇爷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顶不住脸红夺门而出,要不然她真的会把那啥贡献出来。

    单氏一直往这边看着呢,见娇爷夺门而出,畏畏缩缩地走过来看情况。

    “咋,咋地了这……”单氏话没说完就停了下来,一脸震惊地看着她,“你,你这是来月事了?”

    大烟不想去猜测单氏这一脸震惊是什么鬼,她得把东西拿娇爷那里去,让娇爷给多做几个出来,顺便盯着娇爷放水。

    红糖姜汤若没有水,那滋味简直难以想象。

    “你,你这是月事带?”单氏刚想着要不要把自己的拿过来给大烟用,就眼尖看到大烟床上有一个,拿起来看了看,脸色就是一变。“你这死孩崽子,咋那么能浪费,竟然往里面放棉花。这棉花还是我洗干净收起来,打算给你姐俩做棉袄的,你……”

    大烟不耐烦地打断:“心疼啥,等完事了我给你买新的去。”

    要不是没有新的她能用这旧的,她其实很嫌弃的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