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45章 雨夜惊魂01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再且伢婆子也火大得很,你家侄女这个德性你也敢介绍给我,那不是估计坑人么?

    就得让这两姑娘知道是谁在算计,又在算计啥。

    “要把人送进县老爷家是真的,吃香喝辣,穿金戴银也是真的,就是你得有那个命去享受才行,县公子他啊……不太好伺候。”

    “对伺候他的姑娘挑得很,就爱十到十三岁的姑娘,小了的不要,大了的也不要。”

    “这其实也没啥,主要是他那传宗接代的玩意大,再加上他需求又大,这么大点的姑娘哪受得住,就……就……”

    大烟面色难看,自家便宜妹妹年纪小可能不懂,她却是明白得很。

    本以为是县老爷家有人脾气不好,喜欢打人什么的,没想到会是这种奇葩。

    看大雁一脸茫然,大烟嘴角抽了几下。

    有些事情不是说了就能明白,女子不到身体开始产生变化,都不会真正懂得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哪怕你提着耳朵说上一万遍。

    如同大雁这般大的妮子,真要遭受了那样的事情,她也不会懂得这意味着什么,只知道自己被人伤了,给予足够的补偿,就以为养好就没事。

    不过到底已经十岁,有人在耳边一直提醒的话,会渐渐有意识。

    “你在想什么,嗯?”死色女,一脸荡漾,爷的小牛儿还不够大吗?哼。

    大烟耳朵被捏住,眨了眨眼睛,她遇到过的奇葩不少,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奇葩,说实话特别好奇。

    你说你有那本钱为毛不去找成年人,偏偏喜欢那么小的少女……甚至是童女,也太那啥了点。

    “有奇葩!”想虐!

    娇爷当然知道有奇葩,难以理解那种喜欢小童的人的内心想法,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还那么的小,那种人简直不要太变态。

    若是小牛儿细短还能勉强理解,可你丫的属于粗长型,就令人难以理解了。

    总而言之,这是个大变态。

    “那种人你千万别好奇……”要好奇就好奇爷的,小牛儿借你看一眼。

    大烟:→_→

    望着伢婆子几人赶马车匆忙逃离,问:“骚年,晚上看奇葩去不?”

    娇爷:“……我去!”

    什么是奇葩?大雁凑了上来,然而不等开口,让大烟拿棍子顶了回去。

    “小妮子凑什么热闹,小孩子要记得早点睡觉,不然容易不长个子。”

    “屁咧,再不长也肯定比你高。”

    “……不教你功夫。”

    “姐你最高了,全镇最高的就是你,连爹都没有你高,你快教我功夫。”

    “!”

    妮子,你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会挨打的我跟你讲。

    “妮儿真乖,姐祝你长得比你爹还要高。”大烟皮笑肉不笑,“回去姐就教你功夫。”

    大雁只当自家大姐说的都是好话,高兴得直跳,大眼睛笑成了弯月牙儿。

    娇爷一脸同情,傻妞儿,你大姐是在诅咒你呢!你爹一米八八,你要比你爹还高,那得一米九去,你还想嫁人不?

    男人呐,就喜欢你姐这样的,看着好欺负,好收拾,也好那啥……

    自以为了解男人的娇爷看了一眼大烟,完了俊脸一夸。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是个外嫩里糙的女流氓,一米八八的彪形大汉都会被拿鞋底追着打到怀疑人生。

    幸好个子不高,要长到一米九去,他也会怀疑人生。

    “你打算教她什么功夫,我能学不?”娇爷凑了上来,不求能打得过女流氓,但求能在女流氓底下不死。

    “你?”大烟从头到脚瞥了他一眼,一边走一边摇头,“讲真我就没见过比你还要弱鸡的,内外都不行弱鸡中的极品弱鸡。”

    娇爷:……

    死八婆,再骂我弱鸡,信不信我离家出走!

    说起来大烟也很无奈,就娇爷这体质,只能慢慢温养着,运气好温养个十年八年的,说不定勉强能修炼一下。

    要不然就那又细又脆的经脉,灵力一冲准稀烂得不能再稀烂。

    外家功夫那是更别想,光说那腰……都没有她的粗,下盘极度不稳,一不小心那就是摔跤,又或者扭着腰,连扎马步都坚持不到半刻,谁敢教他。

    不知想到什么,大烟绕着娇爷转了一圈,一脸的疑惑。

    在她原来的那个世界,长相越是完美的人,就越有可能是个天才。这不是没有依据的,先天修炼条件会影响到个人外貌,先天条件越好人就越是完美。

    这笨蛋是不是把好的都往脸上长,所以才会弱鸡成这样?

    “你在看什么?”

    “看你体积有多大,晚上要不要换个竹排,不过看样子你跟大雁也差不了啥,根本没有那个必要。”

    “……”

    ——

    傍晚时好好的,等大烟带着娇爷走水路一路刺激到县城时,突然就起了风。

    往天上一天,刚还满天的星,现在却无比暗深。

    开玩笑的吗?

    雨说来就来,一点征兆都没有。

    等二人脚踏实地时,风已经很大很大,地面上飞沙走石,旁边的树杈都给刮断一根。

    瘦得跟麻杆似的娇爷难以站立,仿佛一松手就要随风荡漾。

    “让你吃多点你不听,风一吹就要飞,说你是弱鸡都是抬举……”你,话都还没有说完,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只野鸡,扇着翅膀叫唤着被风刮上了天。

    她立马就住了口,仿佛看到在空中荡漾的娇爷。

    “……”娇爷。

    看什么看,那又不是本大爷。

    记忆中这里一般下大暴雨前都会有一场短暂的大风,风刮得越大雨就下得越大,雷声也有可能越响。

    现在风那么大,一会肯定很大雨。

    一时间估计回不去,也暂时去不了县老爷那里,两人找了个无人居住的旧房子避雨。

    刚进旧房子没多久,风变得小了点,倾盆大雨随之落下。

    “夏天的雨说下就下,真是麻烦。”旧房子也不知道多久没人住,跑进来就糊了一脑袋的蜘蛛网,娇爷被恶心得不行,一个劲地擦脸抹头。

    大烟占了个子矮的便宜,倒没被糊上多少。

    正摘着胳膊上的蜘蛛网时,余光瞥见一抹红影飘过,不自觉地就停下动作,抬头朝外面看去。

    ------题外话------

    跑tx那里看了看……嚯,一溜儿催更的,呵呵~

    坚持一下好吗,等上架一定给你们补回来,可以跟我记账的(¬_¬)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