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农家悍妻 第149章 雨夜惊魂05

时间:2018-04-09作者:舒长歌

    结果在预料当中,似乎又在预料之处,官府中无一人生还。

    官兵、杂役、丫环甚至是狱中之人,都无一幸免。手段极为残忍,无一具全尸,哪怕是拼凑到一起,也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

    其中死相最为惨烈的,便是县长公子。

    四肢是被一点点碾烂的,双腿间更是惨不忍堵,就连后面也被凌虐,肚皮被一刀划开,腔内已被挑空散落在地,面上五官尽毁。见到他的时候身体还在颤抖,或许还是唯一的活口,只是谁都知道人已经没救了。

    若非脸上的胎记,很难认出是他本人。

    武师与柳家人面色大变,被吓到差点站不住脚。

    呕!

    不知是谁起的头,一行八人再也忍不住,扶墙狂吐不止。

    这一幕既令人毛骨悚然,又恶心不已。

    胡乱视察了一通,一行人脚步踉跄地奔了出去。

    “快,快马加鞭去大青城禀报,县官府遭到袭击,府中连同两名武师在内总共一百八十多口人,无一生还。凶手极度凶残,现场无一具全尸,吴县长一家更是被残忍碎尸。”程武师不敢耽搁,赶紧让人去报告。

    然而官府无人可用,话落无一人应声。

    饶是程武师见识多,此刻也禁不住白了一张脸,心中惊惧不已。

    “你去!”程武师一把抓住柳鸣的肩膀。

    若非今日受柳家所邀前去喝酒,他亦会留在官府之中,恐怕也是难逃一死。

    一想到自己差点就成为地面上残败尸体的一员,程武师的脸色变了又变,遍体生寒,恐惧占满了心头。

    “快点去,不许有半点耽搁。”程武师手紧了竖。

    柳鸣肩膀头一痛,眉头皱了起来,低头道:“是,您松手,我现在立马就去。”

    程武师的手又紧了一下,这才缓缓松了开来。

    得以脱身的柳鸣往后退了一步,肩膀上传来的痛意使他紧了紧拳头,咬牙转身迅速朝柳家飞奔回去。

    他需要马匹,然而官府的马……亦无一生还,全被砍掉马头。

    凶手如此残忍,他不知自己是否有命活到大青城。然而他若能顺利把消息送到,这次的危险或许是一次机遇,能让程武师另眼相看,正式收他为徒的机会。

    “走吧,别留在这了。”客栈老板回了神,脸色煞白,扯娇爷作伴,要不然都不敢回去。

    娇爷抖着腿,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浑身力气都压在大烟身上。差点后悔死,早知道态度坚决一点,不出来看这热闹。

    “走吧。”大烟无声地扶住他的腰,这厮都要吓坏了还装x。

    有本事装逼,没本事走路。

    这一夜许多人彻夜无眠,睁眼怕打雷,总觉得雷电一闪,遍地残尸,恐怖血腥;闭眼更是满脑子鲜血与残骸,仿佛进了地狱。

    许多人都在猜测,到底是什么人出的手。

    手段如此残忍,令人悚然。

    “许大烟。”娇爷的神情别扭了一下,“看在你扶爷回来的份上,今晚的床分你一半,还不快点过来。”

    还真是少见,竟然不喊她死女人,改喊名字了。

    不过……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啊,岂不是很没面子?大烟瞥了他一眼,继续打坐修炼。

    “你快点过来,我保证不找你麻烦。”

    “……”

    “给你脸了行不,赶紧的,别他娘墨迹。”

    “……”

    “艹,你别给脸不要脸。”

    “……”

    娇爷垮了脸,手指头抠着床板,可怜兮兮地说道:“死女人你赢了行不,快靠我近点,要不然我睡不着。”

    睁眼怕雷闪,闭眼遍地残尸,好惊悚!

    大烟抹了把脸,默默地走过去。

    这位爷是她的克星么?看到老人倒地都不扶的她,竟然舍不得他难受,有种哔了那什么狗的错觉。

    “奇怪,你都没有洗澡,为什么身上是香的。”娇爷往里头躺了点,让出来一块地方,等到人躺下来,他赶紧凑了过来,悄悄伸手抱了个满怀,感觉特别香。

    “你刚洗了澡,为什么是臭的?”大烟反问。

    “……”娇爷。

    半夜三更讲什么话,赶紧睡觉……反正你嘴巴里也没什么好话。

    娇爷抬袖闻了闻,味道不是香的,但也不至于是臭的。凑到大烟脖子闻了闻,感觉香喷喷的,眼珠子一转,一口咬了下去。

    “吸,你怎么咬……”

    “死女人,吵什么吵,睡觉。”

    “!”

    人娇气声却挺大,大烟被震得一脸懵逼。听着耳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不自觉伸手摸了摸脖子,犹豫要不要报复回去。

    装睡装得挺像,有本事控制心跳。

    大烟转了个身,与之面对面躺着,仔细打量了一会儿。

    小样儿,眼皮都抖了。

    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微抬头唇印了上去……

    两唇相碰,都不自觉得颤了颤,却未松开。

    娇爷猛地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唇微微张开。某色胆包天的人见状,立马趁虚而入,与之纠缠到一起。

    一室旖旎,沉沦……

    蓦然大烟睁眼,一口咬了下去。

    吸!

    娇爷被疼醒,满目茫然,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像有点疼,不过没关系,可以继续……

    又被咬一口。

    没关系,继续……

    还被咬。

    娇爷:……

    “你咬那么使劲干嘛,轻点,来,咱继续。”娇爷早就忘了满地尸骸,满心满眼只有把这个女人睡了。

    唔,就是睡了。

    大烟又咬了他一口,虽没怎么使劲,但也够他疼一会儿的。

    不知是不是没咬出血,竟不吸取教训。

    “别咬,小牛儿借你用。”娇爷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半夜三更适合讨论人生大事,咱嘴对嘴好好讨论。”

    大烟:……

    尼玛,这污神是谁,快还我纯洁小骚男!

    啪!

    大烟一巴掌拍他脑门上,顺带把他掀翻到里面去:“别以为现在是大晚上就能做春梦,再不老实睡觉,我让你做恶梦。”

    娇爷摸着脑门一脸委屈,大晚上不做春梦白天做么?

    你勾引人,你还有理了!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嫌弃我了。好像我没嫌弃你似的,就你这样的,除了我还有谁会要你?”小牛儿好疼,死女人光知道点火不给灭火,好生气。
小说推荐